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62章 你會后悔
  我強忍著胃里的翻滾,解開安全帶,起身站了起來。

  陳雪他們都睡著了,我只能一個人跟了上去,想看看那個人到底是誰。

  那人直接進了廁所,將門反鎖。

  我也不急,就堵在廁所外面,等著他出來。

  大約過了幾分鐘,里面傳來沖水的聲音。

  很快門就開了,看著里面的人,我頓時愣在原地,嚇得后退一步。新筆趣閣

  這人就站在門里面,垂著腦袋,好像根本不打算出來,也不抬頭看我。

  如此詭異的舉動,讓我有些緊張。

  我壯著膽子問道:“你是誰?我們是不是認識?”

  這個人,我越看越覺得熟悉,但怎么都想不起來是誰。

  他依然垂著頭,始終都不肯抬起頭來,用略微低沉的聲音說道:“別去參加交流會,否則你會后悔。”

  我瞪大眼睛,立刻上手去抓他,想看清他的臉。

  可正當我右手觸碰到他的肩膀,他直接就抬起了頭來。

  那張臉頓時映入我眼簾,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嚇得我狂吸一口涼氣。

  “臥槽……”

  我猛地睜開眼睛,下意識就想站起來,但束縛著我的安全帶,又把我拉了回去。

  只見整個飛機上大半的乘客,全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一旁的陳雪他們,更是莫名其妙。

  “兄弟,你咋了,吸引空姐的注意啊?”前排的宋飛轉過頭來。

  我這才反應過來,剛才是個夢。

  而且這個夢,真實到我現在都沒緩過來。

  “先生,您怎么了?”

  此時空姐朝我走來,一臉關心地問道:“您是身體不舒服嗎?”

  我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忙搖頭道:“不,不好意思,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謝謝。”

  很快,空姐走了。

  陳雪看著我:“你做噩夢了嗎?是不是太緊張了?”

  我想起剛才做的夢,正想告訴陳雪他們,但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沒說出來。

  “你是在擔心這次的交流會,會被其他公司的人針對?”

  陳雪笑道:“我覺得,你不用太擔心,他們經歷的事,未必有你經歷過的危險,資歷又不代表什么。”

  “你可是有鬼心的人呢。”

  陳雪朝我眨了下眼睛,安慰我。

  我點點頭,頓時平靜了許多。

  但我真不是因為交流會的事,而是,我剛才做的那個夢,還有夢里……那個人。

  宋飛也聽到陳雪的話,也轉過頭來安慰我:“兄弟,你還真因為這事兒鬧心了?好歹你也是我們領導啊,你得拿出你領導的氣勢。”

  “要說對付那些臟東西,我不在行,但對付人我信手拈來。誰要是敢動你,我讓他當天領盒飯去。”

  聽到宋飛的話,我也安心不少。

  這次去參加交流會,面對的是人,而不是鬼,所以只要有宋飛在,我還怕啥?

  那個夢……我估計也是因為我太過緊張了吧。

  只是個交流會而已,能有什么危險?

  ……

  一個多小時后,飛機在新柳市機場降落。

  從機場出來,我們直接打車去了郊區的一戶農家樂。

  這著實讓我沒想到,商業型的交流會,居然在農家樂里面進行,這有種我要看剛出的新劇,但我姥非逼我看鄉村愛情一樣。

  不過到了地方我才發現,這農家樂還是挺上檔次的,下榻的酒店,同樣也是五星級。而且只要出示我們的工作證,就可以辦理入住。

  在前臺拿到房卡后,我們就去房間放好行李,準備稍作休息。

  由于我在飛機上睡了一會兒,便沒什么困意,而且我們都已經到了,想必其他分公司的人,應該也到了吧?

  我打算去跟這些人打個招呼。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我要是先主動示好,想必他們也不好再羞辱我。

  可從房間里面出來我才發現,這一層樓,好像就只有我們公司的人入住,其他房間一點動靜都沒有,似乎根本就沒人。

  難道其他分公司的人還沒來?

  “他們已經來了。”

  身后傳來許磊的聲音。

  許磊似乎知道我想干嘛,沖我笑道:“領導,你別忘了,交流會的舉辦地點不是我們公司定的,既然是其他公司定的,那至少有一家人已經來了。但他們卻沒來這層樓入住,您還不明白嗎?”

  我愣了一下,頓時反應過來。

  既然我們已經入住了,那至少有一家人也應該入住了,但這層樓卻并沒有其他人。

  也就是說,他們不在這層樓。

  我們所在的樓層是三層,也就是普通的單人房。而五星級酒店有更好的房間,譬如豪華套房,豪華單間,而這些房間幾乎都在頂樓。

  這棟樓共有五層樓,干我們這一行的,最忌諱的就是‘四’這個數字,所以他們不會在四樓。

  也就是說,其他三家公司的人,全特么在五樓住豪華套房,故意給我們公司的人安排在樓下!

  臥槽!

  都還沒見面,就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了!

  “唉,誰叫我們公司的這個部門成立得晚呢,我聽說其他三家公司的調研部,成立都好幾年了。咱們在人家眼里,就是一群新人,也難怪他們不把我們放眼里。”

  許磊也無奈地嘆口氣。

  但凡咱們公司強勢一點,估計也不會被人家這么對待。

  由此可見,咱們公司其實一直在被其他三家人打壓著。

  “算了,這幫人也就這點手段。”

  我無所謂道:“有資歷又如何?他們能做到的,我們也能做到,但我們能做到的,他們不一定有這本事。”

  但凡這幫人有本事,也不會兩塊玉佩都落我手里。

  說完,我和許磊就準備回房間。

  就在此時,樓上傳來一陣腳步聲,還有聊天說笑的聲音,一聽就是一群人在拍某個人的馬屁。

  我一聽他們拍馬屁的對象,頓時臉色一變。

  根本不等我回房,那個被拍馬屁的人就叫住了我。

  “喲,這不是李主管嗎?”

  “李主管,好久不見啊。”

  聽到這陰陽怪氣的聲音,我硬著頭皮轉過身來,嘿嘿笑道:“蘇經理,好久不見,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