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60章 遼東胡家
  “我有一些線索,是關于陳小妍的。”

  孟妍妍似乎想起了什么,說:“我遇見陳小妍的時候,是在遼東那邊,新柳市。”

  新柳市?

  陳小妍怎么會跑得那么遠……

  蘭江市在南方,而新柳市在北方,坐火車都得坐一天一夜。

  “她身上的傷勢,像是胡家暗器造成的。”孟妍妍又說道。

  我皺眉道:“胡家?遼東的胡家?”

  我好像聽說過,但又沒什么太大的印象。

  “墨家一脈于秦漢時期興盛,于五代十國時期衰敗,而于北宋時期又有一個支脈開始興盛,一直到清末才又開始衰敗。”

  孟妍妍微微瞇起眼睛,似乎在回憶:“根據我爹所講,這個支脈稱為胡家,胡家一脈的祖先在墨家血脈里乃是旁系,在那個年代,旁系于家族之中是根本沒有什么身份地位的。”

  “五代十國期間,墨家一脈遭遇仇人報復,整個家族死傷無數,逐漸有衰敗的趨勢。而身為旁系的胡家祖先,知道墨家已經撐不了多久,便盜取了家族中只有嫡系才能繼承的墨家機關術上冊。”

  “在墨子的傳承里面,墨家思想是為根本,而機關術卻是墨家興盛的關鍵。在動蕩不斷的年代,墨家后代阻止不了戰爭,只能靠著墨子留下來的墨家機關術,以保證本國不受外族侵擾,更能抵御仇人的報復。”

  “機關術的上下兩冊,讓墨家一直高枕無憂了幾百年,直到五代十國,墨家遭遇大劫,家中族人死的死逃的逃,而胡家祖先在逃亡期間盜走機關術的上冊,后蟄伏起來,將機關術的上冊傳給后代,所以胡家這一脈,算是墨家機關術的正統傳承者。”

  墨家的機關術,在古代就如同現代的大型熱武器。

  而胡家只是得到了機關術的上冊,便興盛了近千年,可見墨家機關術之厲害。

  “那你說的遼東胡家,其實就是墨家的其中一個支脈,盜走機關術上冊的那個家族?”

  “沒錯。”

  孟妍妍點點頭:“胡家靠著一手機關術,傳承千年,一直為歷朝歷代的皇家效力,因此積累了不少財富。只是在清末時期,熱武器興起,機關術便失去了它的優勢,胡家也在那個時候徹底開始衰敗。”

  “不過胡家雖然衰敗,但他們積累的財富還在,經歷家族衰敗后,他們一直小心翼翼地活著。直到半個世紀以前,靠著祖上積累的財富,胡家開始棄武從商,靠著家族底蘊,成就了現在的胡氏集團。”

  我頓時想起來了!

  遼東胡氏集團,盤踞一方的首富,金融行業的大佬!

  我記得還在上大學的時候,我好多金融系的同學,都渴望畢業以后去胡氏集團發展。光是能入職那家公司,就已經是百里挑一的佼佼者了。

  “你的意思是,陳小妍的死,跟胡氏集團有關?”

  “這只是我的猜測。”

  孟妍妍道:“胡家雖然早已經不再打打殺殺,但他們畢竟傳承了墨家機關術的上冊。這個家族之所以能歷經千年還存在,就是因為有墨家的傳承,那本書就相當于是胡家的傳家之寶,胡家肯定還有人會機關術。”

  “而根據我爹所說,機關術并非只是打造兵器和機械,墨子的傳承包含眾多,這些只是一部分,即為‘墨守’。而機關術的內容不止有墨守,更有墨攻,即包含暗器,侵襲,破壞,以及更多玄妙的東西。”

  “其實‘蜀中唐門’這個被杜撰出來的門派,實際上就是以古代的胡家為原型而誕生的。”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

  連蜀中唐門都出來了,這個門派我倒是聽說過,常見于各種小說和影視劇。但凡有蜀中唐門的出現,這一定是一個極其神秘而且強大的門派,擅長于暗器和用毒,同時也是極其陰險的一個門派。

  想不到,蜀中唐門竟然還有原型,而且就是胡家。

  “我剛才說過,陳小妍的傷勢很像是胡家暗器造成的,而且我是在遼東那邊跟她相遇,我想應該沒有這么巧的事。”

  孟妍妍望著遠處還在吃零食的陳雪,嘆氣道:“陳小妍的死,和胡家肯定脫不了干系,只可惜我的法力已經被閻君收回了,除了給你提供線索,我恐怕也幫不上什么忙。”

  “別這么說。”我道:“你提供的線索已經很重要了,如果陳小妍真是胡家害死的,我一定會查出真相。”

  孟妍妍道:“可是胡家是整個遼東地區的強龍加地頭蛇,也許就連玉龍集團都不敢得罪胡家,你想查出真相,怕是不容易。”

  我也望著陳雪,嘆氣道:“我盡力吧,至少要給陳雪一個交代。”

  要去遼東那邊調查,除非是我休假,或者是有要去外地的任務,這樣我可以偷偷去。不然那么遠的地方,我根本去不了。

  孟妍妍笑了笑:“就為了給陳雪一個交代,你就敢去調查胡家。”

  “我差點忘了,你可是敢跟閻君叫板的人。”

  說完,她轉身又去忙了。

  我朝著陳雪走去。

  跟孟妍妍聊了一個多小時,陳雪的旁邊又堆了不少零食袋。

  見我過來,她愣了一下,遞給我一包零食。

  “算了,我可沒你這么貪吃。”

  我笑了笑,扯開零食袋,又遞給她。

  她沒有吃,突然認真地看著我:“李木……我姐好像失憶了,她記不起以前的事。我本來想問她為什么要誣陷你去坐牢,但她好像也記不起這件事,所以……你能不能不跟她計較這件事了?”

  “我想她肯定是有什么苦衷,等她記起來,我一定讓她給你一個交代。”

  交代?

  可是當事人已經死了。

  俗話說人死債消,這件事,我也該放下了吧。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她計較了。”

  我笑道:“這件事以后也別提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陳雪頓時有些驚訝,沒想到我會輕易就放下這件事。

  “嘿嘿,我就知道你心胸最寬廣了,賞你一包零食。”

  她又遞給我一包薯片。

  我有些哭笑不得,正要伸手去接,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打開一看,竟然是雷兆明給我打來的。

  “李木,你現在不在公司?”

  “馬上回來一趟,有個任務交給你們九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