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57章 你要給我打工
  再次回到那部電梯里。

  我們所有人都帶著劫后余生的慶幸。

  而此時,孟妍妍也在這部電梯里面。

  可是,我們誰都沒敢說話,渾身依然在發抖,就連孟妍妍也不敢開口說話。

  因為那個女王閻美美,此時也在這部電梯上。

  “孟阿姨,這個通道,是當年收留你的那個人建造的?”電梯里,閻美美突然開口問道。

  孟妍妍點頭:“是的。”

  閻美美嘆息一聲:“陰間的秘密,不是陽間的人能夠窺探的,百年以前的修道者,也不敢隨便泄露陰間的秘密,竟然還有人敢打通陰陽兩界的通道。”

  “這個通道我必須關閉,防止你以后再從這個通道逃出來。”

  孟妍妍低著頭,捏著衣角:“可是如果關閉了這個通道,那些老人……”

  閻美美哼道:“人家本來就陽壽未盡,卻被你帶到陰間來了,這嚴重違反了陰間條例,這筆賬,十年之后我還是要找你算的。”

  “按照條例,陽壽未盡的人,必須要送回陽間,我已經讓人把他們送走了。”

  聽到閻美美的話,我頓時有些慶幸。

  看來真的是因為我說的那番話,她才暫時放過了孟妍妍。

  陰間的規則,是他們自己制定出來的,他們既是制定者,也是審判者,所以對于規則的遵守尤為看重。

  而且她身為陰間的王,就必須遵守自己制定出來的規則,如果她違背了規則,她就失去了身為王的威嚴,肯定不能服眾。

  不得不說,這一次算是我們最危險的一次,但凡閻美美不遵守規則,不光孟妍妍要被抓回去,我們估計也得陪她留在陰間。

  雖然結局不太完美,十年之后孟妍妍依然要回去,但這已經是我們能爭取到的最好的結果。

  很快,電梯回到了時代大廈,停在了二十五樓。

  我們剛從電梯里面出來,眼前的一幕,頓時讓我們一愣。

  只見許磊和陳雪他們,正一動不動地站在走廊上,仿佛定格了一般,就連臉上的表情也定格了。

  “他們……”

  “放心。”

  孟妍妍解釋道:“他們沒什么事,只是被閻君定住了。閻君來陽間行事,任何人都不能窺探。”

  我頓時松了口氣。

  此時我還注意到,走廊的墻面竟然滲出了密密麻麻水珠,那些水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成了冰晶,就好像整個走廊都化為了冰窖。

  孟妍妍再次解釋道:“閻君的陰氣太重,陰盛陽衰……”

  我靠!

  閻王不愧是閻王,居然能把陽氣都凍住。

  “好了,把那個人帶過來吧。”

  閻美美依舊是那副冰冷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在跟我說話:“如果他符合我們的要求,我就帶他走,如果不符合,我就只能帶孟婆走。”

  我顫抖地摸出手機,當場撥通了周玉輝的號碼。

  真不是我要出賣周老板,實在是陰間缺人,我想給周老板換一份工作。

  堂堂玉龍集團的前任董事長,他怎么能留在這里當保安呢?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傳來周玉輝的聲音。

  我忙道:“周老板,我查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有關第三塊玉佩的,我在門口等你……”

  一聽到第三塊玉佩,周玉輝頓時就激動起來:“你等我!”

  掛了電話,宋飛和項龍又一臉鄙夷地看著我。

  我無語了:“為啥你們老喜歡看我,我臉上有字啊?”

  宋飛:“你臉上寫了出賣兩個字。”

  老宋淡淡道:“這對于周玉輝來說是最好的結局,他今天不害人,不代表以后不害人,之前他已經害了不少人了,罪孽深重。”

  “讓他代替孟婆去行使職責,幫那些鬼魂投胎輪回,也算是贖罪。”

  我嘿嘿笑道:“老宋說得很有見地,我這也是為周老板著想,幫他積點陰德,嘿嘿!”

  老宋瞥了我一眼:“不過你出賣人家是事實,靠,跟你小子合作太危險了,以后我得離你遠點。”

  我:“……”

  很快。

  周玉輝出來了。

  他滿臉興奮的樣子,似乎正等著我告訴他有關第三塊玉佩的下落。

  可看到我們一群人站在電梯門口,又看到陳雪他們被定在原地,周玉輝瞬間就察覺到了一絲危險。

  “李木!你他媽什么意思!”

  周玉輝陰沉著臉,死死盯著我。

  我有點心虛,不敢抬頭看他。

  閻美美意味深長地看著周玉輝,冷冷一笑:“竟然能在這個年代看到半煞,真是不容易,看你的樣子,應該沒少殺人吧。”

  “不過既然死了,就應該去該去的地方,你違反了陰陽兩界的規則,就要接受懲罰。”

  周玉輝臉色一變,一股強大的威勢頓時從他身上擴散開來:“草,你特么誰啊,既然知道老子身份還敢這么拽!”

  我們幾個頓時為周老板捏了把汗。

  他不知道閻美美的身份,敢這么囂張倒也正常,

  不過待會兒那頓毒打他是免不了了。新筆趣閣

  “我是誰?”

  閻美美也沒生氣,高冷地笑道:“以后我就是你的老板,你要給我打工,懂了嗎?”

  周玉輝氣笑了:“給你打工?你算老幾啊?”

  “黃毛丫頭,不知死活!”

  話音剛落,周玉輝頓時化為一道殘影沖來,鋪天蓋地的邪氣讓墻面上的冰晶都炸裂開了。

  可下一秒,幾乎是毫無懸念的,周玉輝猛地跪在了閻美美面前,滿臉錯愕。

  只見閻美美一只手按著他的腦袋,冷笑道:“在陰間,我算老大,所有人都要聽我的,你,更是如此!”

  話音一落,周玉輝又跟先前的我一樣,直接被閻美美拎了起來,一身邪氣瞬間蕩然無存。

  何為秒殺,我想再沒有什么場面能如此應景了。

  周玉輝懸空亂晃,整個人無助到了極點,看得我都有點心疼他。

  這位曾經的大佬,雖是牛逼,又變成了讓人懼怕的半煞,可他也僅僅只是能夠欺負我們這些普通人,就連宋青云都能夠隨意戲耍他。

  而這一次,他更是踢到鋼板了。

  陰間之王,就算他已經完全轉化為了煞,也只能被人家吊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玉輝漸漸生出了恐懼,一臉驚恐地望著閻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