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23章 她跑了
  接到陳雪的電話,我虎軀一震。

  她竟然看到陳小妍了?

  陳小妍失蹤這么久,卻突然出現在我們來調查的這棟大廈,這是巧合嗎!

  此時由不得我想太多。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立刻對項龍和宋飛道:“快去停車場,攔截一個女人!”

  “誰啊?”

  “陳小妍!”

  我沒空解釋太多,瘋狂地朝停車場趕去。

  到了停車場,我一路搜尋陳小妍的蹤跡,每輛車都看得很仔細。

  我不明白陳小妍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兒,但她害我入獄,又藏有很多秘密,甚至連陳雪都在找她,無論是因為什么原因,我都必須逮到這個女人,讓她交代一切。

  可時代大廈的停車場實在是太大了,我找了大半個停車場,也沒看到陳雪的蹤影。

  而宋飛不認識陳小妍,只能跟著項龍一起找。

  “找到沒有?”

  “沒有。”

  “不是,陳雪真看到她姐了嗎?會不會是看錯了?”

  我急得跺腳,誰都可能認錯陳小妍,但從小和陳小妍一起長大的陳雪,怎么可能會認錯她姐。

  就在此時,一輛白色寶馬從我們身邊經過,而車上開車的女人,正是陳小妍。

  “陳小妍!”

  “是她!她在車上!”

  我怒吼一聲,連忙就追了上去。

  “陳小妍!停車!停車!”

  嗖——

  一道人影飛快從我身邊追了上去。

  宋飛的速度,堪比奧運冠軍附體,很快就甩開我和項龍。

  但陳小妍顯然知道有人在追她,立刻就踩油門加速。

  一人一車,很快便消失在我和項龍的視野里。

  等我倆追出停車場的時候,陳小妍和宋飛都已經消失了。

  沒多久,陳雪也追了下來。

  “人呢?”

  “跑了……”

  我嘆氣道:“她開著一輛寶馬車,我攔都攔不住,有人已經去追了,不知道能不能追上。”

  陳雪愣在原地,眼睛有些發紅,似乎受打擊不輕。

  畢竟她一直在找她姐的下落,如今找到了,可陳小妍卻在故意躲避她,她怎么能不難過。

  我忙走到一邊,給陳賀打了個電話。

  “陳小妍也是你妹妹吧?”

  突然接到我的電話,被我這么一問,陳賀頓時一愣:“對,對啊,怎么了?”

  我問:“她是不是失蹤了?”

  陳賀如實道:“早就失蹤了,一年前我們就報了案,但警方一直沒找到她,我們都以為她在外面出了事,是不是已經不在了。”

  “到底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問我這個?”

  我說我看到陳小妍了,陳雪也看見了,但陳小妍故意不認我們,而且已經跑了。

  “啥!”

  陳賀顯得很震驚:“她跑什么?”

  我說我也不知道,先就這樣吧。

  掛了電話,宋飛已經回來了,上氣不接下氣。

  “兄弟,你讓我追人還行,追車也太難為我了,那娘們根本不怕交警啊,紅燈她都敢闖。”

  “不過車牌我給你記下來了。”

  人追車肯定是追不上,宋飛能把車牌記下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我讓他先休息一下,然后就給馮經理打了個電話,讓他幫我查一下這個車牌的登記信息。

  馮經理問我這個車牌是誰的,我只能說跟我們現在調查的事有關。

  他也沒再多問,說立刻叫人去查。

  掛了電話,我走過來安慰陳雪。

  “你剛才,叫她了嗎?”

  “叫了……”

  陳雪點點頭,仍然很失落。

  我說:“既然我們今天看到了她,證明她活得好好的,沒出什么事。而且她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在這兒,我們既然能看到她一次,就能看到她兩次。”

  陳小妍的突然出現,至少可以說明一件事,她在一年前是主動失蹤的,而不是遭遇了什么。

  而且她現在活得好好的,還開上了寶馬,證明她日子過得不錯。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因為什么事而失蹤,甚至還要瞞著家里人,這一年多以來,她竟然也不跟家里人聯系。

  安撫好陳雪,我讓她發一張陳小妍的照片給我,我和項龍拿著這張照片,去詢問了大廈里的保安和管理員。

  讓我沒想到的是,不管是這里的保安還是管理員,甚至連打掃衛生的保潔阿姨我都問過了,他們竟然全都沒見過陳小妍。???.

  這只能說明一件事,陳小妍是偶然出現在這兒,她就來過這里一次,所以才沒人記住她。

  時代大廈里面有不少小公司,甚至還有個大酒店,每天肯定是人來人往。如果要在這里記住一個人,他出現的頻率至少要四五次往上。

  “難道真的是巧合……”

  可有時候的巧合,哪怕只是一次,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巧合。

  我們正好來這里調查老人失蹤案,就遇上她了,她會不會跟老人失蹤案有關系呢……

  但人已經跑了,我不可能再揪住陳小妍的事不放,而不管眼下要辦的事。

  我只能先把許磊和方源他們叫過來,讓他們先在整個大廈里面逛逛,看能不能發現什么有用的線索。

  陳雪情緒不穩定,我便讓許磊他們多照看一下陳雪。

  安排好后,我帶著宋飛和項龍準備直接去那家酒店。

  “剛才你們說什么失蹤,到底出什么事了?”宋飛問我。

  我把要調查的老人失蹤案,個中細節都跟他講了一遍,包括陰間寄信的細節。

  宋飛聽完,頓時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又是人口失蹤……”

  盡管他是在自言自語,說得幾乎沒有聲音,但我還是看到了他的口型,忙問他剛才說什么。

  宋飛掩飾道:“沒什么,我說這可能就是普通的人口失蹤案,有人在裝神弄鬼罷了。”

  我說:“就算陰間寄信是有人裝神弄鬼,可監控的事,實在是說不清。”

  整個大廈有幾百個監控,不可能一個監控都沒有拍到那些失蹤的人。

  所以用常理來解釋這起失蹤,根本沒辦法解釋。

  宋飛笑道:“現代科技在不斷更新換代,犯罪手法也是會不斷升級的,就是為了應付這些高科技。”

  “要解釋失蹤的人為什么能在監控密布的地方失蹤,很簡單,那就是監控拍到過他們,但不是拍到他們本人,而是拍到了能裝下他們的東西。”

  “比如行李箱,垃圾車,甚至是垃圾桶,或者其他能裝人,但又是很常見不會引人懷疑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