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21章 陰間來信
  聽完楊隊的敘述,我也開始有些懷疑是鬼魂作祟。

  畢竟酒店的監控,是拍到這些失蹤的人離開的,可大廈里的其他監控卻沒拍到,這顯然不合邏輯。

  除非這些失蹤的人站在離開酒店之后,有意避開大廈的監控,這樣才能形成大廈監控拍不到他們的情況。

  可這些失蹤的人都是老人,而且歲數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他們沒事跑去躲監控干什么?

  而且楊隊長還說了,不管這些人怎么避開監控,但總會有他們避不開的地方。尤其是一樓大堂,幾乎每個角落都裝有監控,而且監控一直正常顯示,不可能有人能離開大廈而不被監控拍到。

  也就是說,距離第一個失蹤的老人,已經過去兩個月了,他截止到目前為止,至少在那棟大廈里面待了兩個月。可這兩個月里,無論是警方,還是老人的家屬,都已經在那棟大廈找了無數遍,根本沒找到那位失蹤的老人。

  “李木,你怎么看?”

  馮經理看著我,想讓我給出點建設性的意見。

  可我就是聽了個故事,還沒去實地看過,我能給出什么意見。

  我說還是要等去那棟大廈實地考察一下才能知道。

  “楊隊,如果僅僅只是這樣,我覺得您應該不會隨便來找我們吧?”我看著楊隊道。

  楊隊頓時眼睛一亮,意味深長地看著我:“李主管真是有本事的人啊!沒錯,如果僅僅只是這樣,我們只會往人口失蹤的方向去查。”

  “讓我決心到你們這兒來的契機,還是那幾封信。”

  我和馮經理面面相覷:“信?誰寫的信?”

  楊隊忙拿出一個文件袋來,遞給我和馮經理幾份資料。

  “就是這幾封信,這是那幾位失蹤的老人親手寫的。”

  “我們跟老人的家屬確認過,的確是他們本人的筆跡。而且這些失蹤的老人,每隔一個月,就會往家里寄一封信,給家人報平安。”

  “最近的一封信,是上周寄來的。”

  我頓時有些愕然,忙翻看起這些信件。

  信件共有十四封,出自七個人的手筆,但七個人所寫的信件,內容竟然一模一樣。

  “我在這邊很好,勿念,就是沒有錢花,要多燒些錢來。”

  十四封信件上的內容,全都是這幾句話,一字不差,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落款那一欄,是不同人的姓名。

  這些姓名,自然就是那些失蹤老人的名字。

  臥槽!

  陰間來信啊!

  什么地方才用得到燒的錢?當然是陰間了。

  什么人才用得到這些錢?當然是死人了。

  這些老人,難道都死了嗎?

  既然他們死了,為什么不去投胎,而是要每隔一個月往家里寄一封信,而且還叫家里人燒錢給他們?

  這些寄信的人又是誰?

  馮經理看完這些信,顯然有些發毛了,端著茶杯的手都在發抖。

  楊隊臉色難看道:“這些信……實在是解釋不通。”

  “而且我們從沒遇到過這么詭異的事,聽說你們公司是專門處理這些的,所以……”

  馮經理點點頭:“很多時候我們公司要處理一些事,都需要警方給予我們一些支持,現在警方有需要我們的地方,我們也義不容辭。”

  “李木,這件事就你們部門去處理吧,有沒有問題?”

  我點點頭:“沒問題。”

  關鍵我有拒絕的余地嗎?

  況且整個公司,整個部門,也就只有我們九部門能處理這種事,要是交給其他部門,估計當天人就跑完了。

  楊隊起身跟我握手,顯然把我當成了救星:“李老弟,這事就拜托你了,實在是上頭給的壓力太大,我希望你們能盡快幫我解決這件事,否則我混了大半輩子才熬來的位置,恐怕就得不保了。”

  我點點頭道:“楊隊放心,我肯定盡全力去調查這件事,但說實話,具體情況我也不了解,我不敢給你一個時效,保證能什么時候解決,希望你能諒解。”

  凡事不能隨便打包票,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

  楊隊說道:“我能理解,主要……我擔心會有人繼續失蹤,萬一家屬把這事鬧到網上去,你知道現在這信息傳播速度,到時候如果鬧得全國皆知,肯定會造成一些恐慌。”

  和楊隊溝通了一些合作細節,他交給我幾張臨時申請下來的證件。

  當然,我們不是警務人員,不可能擁有警察的證件,但這次的事,的確需要我們全程來辦理,所以楊隊的單位,聘請我們作為外圍的顧問組,這個證件就相當于是顧問。

  雖然不算是警務人員,但有了這個證件之后,行事肯定要方便許多。

  接下來,馮經理去送楊隊,而我也立刻回到部門,把部門的人全都召集了起來。

  一聽說來活兒了,陳賀拔腿就溜,頭也不回。

  “我擦!”

  “他跑得比兔子還快!”

  眾人頓時有些無語。

  我倒是無所謂,因為我壓根就沒把陳賀當成九部門的人,再說他自己都說過了,他只是掛職在九部門而已。

  就沖他這膽子,他去了我還得給他叫救護車。

  接著,我把情況跟項龍他們講了一遍,他們聽完后也跟我一樣,疑惑大于恐懼。

  “領導,你要說他們變成鬼了我信,可要說他們變成鬼了還給家里寄信,這也太鬼扯了吧。”

  許磊忍不住說道。

  我說我也覺得扯,可鬼神之事,本就實屬難言,誰知道真相是什么。

  如果說真的只是一起普通的人口失蹤案,那倒也省事,只要我們能證明這是一起人口失蹤案,那就把證據找出來,讓后交給楊隊,那我們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

  眾人點點頭,便準備啟程去那棟大廈進行實地考察。

  項龍道:“不是,陳賀那哥們兒跑了,車鑰匙還在他那兒呢。”

  只見陳雪晃了晃手中的鑰匙:“在我這兒,我剛才給他順了。”

  我們幾人頓時瞪大眼睛。

  她,她順了……

  她啥時候順的啊?

  神偷啊她是!

  正當我們幾個五體投地時,人事部的小姑娘來了,說有個人來公司面試,讓我去看看。

  可我現在有事要辦,哪有時間去面試新人,便讓人事部的人代勞一下。

  “李主管,這個人說他認識你,一定要你親自去面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