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15章 兩件大事
  燒烤攤快收攤了,我和老宋這才回酒店休息。

  這一晚聊了很久,整理出來很多有用的東西,但仍然迷霧重重。

  當年到底發生過什么事,以及欺騙了所有人的那個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和老宋仍然找不出答案。

  時隔二十年,答案都沒有浮出水面過,肯定也不是這么容易就能找出來。

  眼下最為重要的,只有兩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搞清楚項龍和唐追之間的關系。

  等天一亮,我就打算把項龍和唐追的DNA樣本送去檢測。

  而第二件事,也是關系到我和陳雪生死的一件大事,那就是第二塊玉佩又被我搶到了。可之前我答應過雷兆明,我會找到第二塊玉佩,并且上交給他。

  但我只要把第二塊玉佩給他,我掉包第一塊玉佩的事,很快就會穿幫。

  以公司的辦事風格,要么嚴厲地懲罰我,同時收走兩塊玉佩,要么就一勞永逸,直接弄死我。

  如果我死了,陳雪肯定也不能繼續留在我們公司,沒有公司的庇佑,西區那邊也不會放過她,她同樣也死定了。

  到底應該怎么辦?

  ……

  次日一早。

  我根本沒睡著,趁著天亮就偷偷取了項龍的一根頭發,然后前往附近最大的一家醫院。

  我把項龍和唐追的頭發全都交給了醫生,并且告訴醫生我可能不方便來取檢測報告,等結果出來后,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了。

  回到酒店,項龍他們也醒了,我們準備啟程回蘭江市。

  老宋要留在彭城,說是還有事要去辦,就不和我們同行了。

  幾個小時后。

  我們回到了蘭江市。

  陳賀領著陳雪要去人事部,說是給陳雪辦理入職手續。

  “先等等吧。”我連忙阻止了他。

  陳賀一臉茫然:“等啥啊?不是你說要讓陳雪留在公司嗎?”

  “我靠,你是不是反悔了?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要把我妹踹了?”

  我和陳雪同時瞪了他一眼,沒心情跟他開玩笑。

  “陳雪的情況比較特殊,雖然之前已經跟公司提過了,但我肯定還要去向雷董請示一下,也算是打個招呼。等我打完招呼,你再帶陳雪去辦入職手續也不遲。”

  當然,這只是我撒的一個謊。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到現在都沒想出一個完美的謊言去繼續欺騙雷兆明。

  如果待會兒我去找雷兆明,被他拆穿了我的謊言,我肯定難逃一劫,陳雪自然也就沒有入職的必要了。

  “李木,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陳雪突然問道。

  我頓時有些心虛,瞪大眼睛道:“我瞞你什么了……”

  陳雪死死盯著我道:“雷兆明又不是什么善類,他明明知道我是其他公司的人,怎么可能會收留我。”

  “更別說,我還意圖搶過他的東西。”

  “你是不是……跟他做了什么交易?”

  我咽了口唾沫,緊張得不得了。

  我差點忘了,陳雪這丫頭不是那么好騙的,她比我都聰明。

  “難道雷董喜歡男人……”

  陳賀若有所思道:“李木,你們是不是有什么屁眼交易?”

  “草!你才有屁眼交易呢!”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看向陳雪:“你電影看多了吧,哪有這么多見不得光的交易,我一個屌絲,哪有資本跟人家做交易?”

  我笑道:“你放心,我在東區的地位,就相當于蘇梅在西區的地位,雖然我沒她那么屌,但我好歹也是整個部門的管理者,雷董事長要用我的地方還有很多,我只是塞個人進來,沒那么嚴重。”

  “以后你就安心在公司待著,沒人敢再抓你回去。”

  說完,我朝項龍遞了個眼色,轉身便朝電梯間走去,準備去見雷兆明。???.

  到了電梯間,我已經控制不住地開始發抖了。

  項龍低聲問道:“你不讓陳賀帶陳雪去辦入職手續,是因為你沒底吧?你到底想好怎么應付雷兆明了沒有?”

  “我不知道……”此刻,我連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項龍瞪大眼睛:“你搞個毛啊!你不是說你有辦法應付公司的嗎!”

  “我又不是諸葛亮啊大哥……你以為我是幕后之人啊,什么都能瞞天過海。”我說著,腿也開始抖起來了。

  我吸了口氣,偷偷塞給項龍一個東西。

  項龍一看手中第二塊玉佩,頓時也害怕了:“你想干嘛……”

  我說:“待會兒你找借口,先把陳賀和陳雪騙出公司,如果我一個小時之內沒給你發信息,我可能就是被雷兆明拆穿了。”

  “如果事情到了這一步,他肯定不會放過我,到時候你就帶著這兩兄妹離開,去找老宋,別回公司了。”

  此時電梯門已經打開,項龍一把拉住我,不讓我進去。

  “李木!”

  我推開他的手,凝重道:“如果我出事了,記得千萬別來找我,公司的能量你是知道的,帶著陳雪他們,有多遠走多遠。”

  說完,我走進電梯,轉身看著他。

  不知道這是不是最后一眼,直到電梯門關閉,我甚至都有些站不穩了。

  但我知道,我越是緊張,越是會讓雷兆明看出我在撒謊。

  所以我不能緊張,我得激動,我得開心。

  雷兆明能坐穩東區董事長的位置,能跟其他三家公司相抗衡,足以說明他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我跟他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只要我露出一丁點的破綻,我就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從電梯里面出來,我渾身放松,帶著邀功的笑臉,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

  里面頓時傳來雷兆明威嚴的聲音。

  推門而入后,還不等我開口打招呼,雷兆明就起身朝我迎了過來。

  “喲!我們的大功臣回來了!”

  “李木,快,過來坐。”

  雷兆明依然對我熱情似火,忙把我請過來坐下。

  他哈哈大笑道:“聽說你今天要回來,我一早就來公司等著了。”

  “看你這興奮的樣子,你是來給我報喜的吧?”

  我臉上洋溢著笑容:“您可真是神機妙算,這次雖是九死一生,但您要的東西,我還真給帶回來了。”

  說著,我就要把東西拿出來給他。

  但雷兆明卻打斷了我,忙拉著我來到他辦公桌前:“哈哈,不急,你過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