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14章 接近真相
  “看來之前我們的推斷,沒有一條是對的。”

  我看著老宋道:“你知道今晚那個人是誰嗎?”

  老宋笑了起來:“他說他叫唐追,我聽見了。”

  “當年一起被圍剿的人里面,也有他對吧。”

  “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也知道他的身份。”

  “張凌霄,唐追,霍靈,柳芊芊,當年被圍剿的,就是這四個人。”

  我點點頭。

  當年的事件,老宋雖然不是親歷者,但他的師父和師妹都是其中的關鍵人物,他肯定對那次的事件進行過嚴密的調查。

  “那您知道,當年這四個人,被人收留過嗎?”我問老宋。

  老宋頓時一怔,搖搖頭,顯然是不知道。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自然要把屠夫大爺給我講的故事,再給老宋講一遍。

  老宋聽完,頓時有些震驚,但他震驚的不是張凌霄四人被人收留過,而是屠夫大爺口中的張凌霄四人,跟他了解到的張凌霄四人,完全不一樣。

  “你說的這個老屠夫,在隆山市?他是不是姓趙?”老宋問道。

  我點點頭,屠夫大爺的確姓趙。

  “您也認識他?”

  老宋說他當然認識,雖然沒什么交集,但也聽說過屠夫大爺的名號。

  這位屠大爺,不會捉鬼,也不是圈子里的人,但他的職業決定了他的天賦。他一輩子都在殺豬宰羊,無形中自帶一股煞氣,而這股煞氣,又是邪祟最為忌憚的東西。

  “很多圈內人處理不了的麻煩,都找他幫過忙,他的名號還是很響亮的。”

  老宋皺眉道:“只是我沒想到,他竟然收留過當年那四個人。”

  我一看老宋的反應,就知道他有些接受不了屠夫大爺講的故事。

  畢竟屠夫大爺說的如果是事實,那當年那一百多號人,就是在濫殺無辜,說是烏合之眾也不為過。

  而這一百多號人里,又有老宋的師父和師妹,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那您認為,屠大爺講的是真的嗎?”我看著老宋。

  老宋半天沒說話,反問我道:“你覺得他講的是真的?或者說,他講的就一定是客觀事實?”

  我看老宋果然不肯承認他師父有錯,便說:“在您給我講的故事里面,您師父丁大師落敗而歸,之后精神出現異常,一直悔恨地說他錯了,他們都錯了。”

  “這個他們,會不會就是指他和那一百多號人?而他說出來的話,也正好能對應屠夫大爺講的故事。”

  我干咳兩聲,有些尷尬道:“老宋,我不是指責你師父丁大師,而是如果我們想查清真相,就得尊重事實,你說對不對……”

  老宋估計是找不到話來反駁我了,抹了把臉,一臉糾結。

  半晌,他嘆氣道:“如果今晚那個人是唐追,那幕后之人就不會是張凌霄或者張凌霄的后人了。”

  老宋的回答,算是間接認可了屠夫大爺講的故事。

  看來他也開始懷疑他師父了。

  我當然不好當面說他師父的壞話,便道:“一百多個人,追殺四個無辜的人,我不相信這一百多個人里面就沒有明事理的人。”

  “也許丁大師和其他人,包括這場所謂的正義之戰,都是被別有用心的人給利用了。”

  老宋若有所思道:“難道是為了這塊令牌……”

  “可惜當年的人,全都失蹤了,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除非那一百多個人還活著,并且有人能找到他們。”

  我說:“知道真相的人,不一定只有當年失蹤的那些人。”

  老宋很快反應過來,激動道:“你是說,利用我師父他們的那個人?”

  我點點頭:“這個人既然利用了丁大師他們,他肯定是想看到鷸蚌相爭,然后他自己來做那個漁翁,坐收漁翁之利。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不會去參加那場戰斗,只會在從旁觀戰。”

  “所以,那個人肯定沒死,他還活著,并且他還是那場大戰的始作俑者。”

  “他想要的,可能就是墨家令牌,也可能是所有的玉佩。”

  我猜測,這個人要么就是幕后之人,要么就是四大公司里的人。

  也有可能,這個幕后之人,就隱藏在四大公司里面……

  四大公司本是一家人,只是在周玉輝死后,就開始分家了。如果四家人里面,其余三家人全都死完,那整個玉龍集團,就全是這一家人說了算。

  這個幕后之人,會不會就是四家人里的其中之一,他想要的,不止是令牌和玉佩,他更想要整個玉龍集團都掌控在自己手中。

  畢竟,玉龍集團在全國都是百強企業,這其中的利益,那是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

  之前我和老宋猜測,這個幕后之人是在幫張凌霄他們復仇,所以才會針對玉龍集團的人。可現在已經得出了結論,他不是在復仇。一個人要做一件事,總會帶有一些目的,那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想蠶食整個玉龍集團。

  這個人實在是狼子野心,狡猾至極,他當年瞞天過海,不僅欺騙了那一百多個人,害死了張凌霄他們。現在又故技重施,又開始瞞天過海,以‘復仇’為幌子,處處針對玉龍集團的人。

  如果今晚不是唐追現身,我和老宋恐怕到死都不知道他真正的陰謀。

  最讓我膽寒的是,這個人到底隱藏在哪家公司,我完全沒有思緒。

  要是他就隱藏在東區……我恐怕就是在與狼共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