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03章 四十九
  聽完老宋的話,我差點就要崩潰了。

  我沒有聽老宋的話,直接掛了他的電話。

  二十條人命,除開我和項龍,也有十八條人命,這十八條人命即將在我眼前消亡,我能坐視不理嗎?

  我不能讓這個‘陰差陽錯’,因為我的介入,而變成現實啊!

  此時地鐵已經在其中一個站停了下來,我注意到有一個乘客的臉,已經恢復了正常。

  我頓時有些驚訝,不明白這是什么寓意,不過很快我就明白了。

  這個乘客要在這一站下車,所以他的死亡預兆消失了。

  只要讓地鐵上的人下車,他們就能躲過一劫。

  但讓我崩潰的是,下了一個乘客后,竟然又上來三個乘客,這三個乘客是一家三口,一對父母領著一個小孩。

  除開我和項龍以外,現在地鐵上已經有二十個人了。

  二十個人,加上之前已經死去的二十九個人,正好對應起卦的四十九個人。

  我不明白,為什么這幾節車廂上,正好只有二十個人。

  作家是怎么辦到的?

  但此時容不得我多想,我連忙沖了上去,準備將所有人都趕走。

  “快走!你們快離開這里!否則你們都會死的!”

  我來回跑向三節車廂,驅趕所有的乘客。

  但好像根本沒人聽我的,甚至有人罵我是神經病。

  “草!你有病啊,你才會死呢!”

  “快叫安保員進來,把這個神經病趕走,他嚇到我女兒了!”

  “這到底是哪里來的神經病啊?”

  此時項龍也趕緊朝我跑了過來,抓著我想帶我離開:“臥槽,你到底怎么回事?誰要死了?”

  地鐵的車門馬上就要關閉了,我看到后來上車的那一家三口,臉也變得灰白了起來。

  現在根本不容我多解釋,我告訴項龍,這三節車廂的二十個人,都會死,我看到了他們的死亡預兆。

  如果他們不下車,通通都會死!

  項龍也嚇了一跳,他知道我有鬼心,也不懷疑我說的是真是假,連忙跟著我一起驅趕這些乘客。

  “我兄弟說的是真的,你們可能真的要出事!”

  “快下車!所有人馬上下車!”

  此時不知道是誰按了地鐵上的警報鍵,四周頓時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不一會兒,十幾個安保員跑進了車廂,神色慌張地看著我和項龍。

  “安保員,快帶走這兩個神經病!”

  “他們在這里鬧事,還說我們都要死!”

  那十幾個安保員,頓時就朝我和項龍沖來。

  “我沒有發神經!”

  “這里真的會有人死!”

  我眼睛都紅了起來,咆哮道:“你們相信我,有人要殺你們,快走啊!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二十雙眼睛,仍然不屑一顧地看著我。

  我突然明白,老宋為什么要我見死不救了,因為我根本沒辦法救他們,他們沒有人聽我的。

  我改變不了他們要死亡的命運。

  但我不明白,我明明改變了第一批人的命運,既然我能改變,為什么我改變不了這批人的命運!

  很快,我和項龍被按倒在地上,被人強行從地鐵上拖了出去。

  直至車門關門,地鐵再次啟動,我整個人都癱了。

  大概也就幾秒鐘的時間,一條火龍頓時照亮了整條隧道,緊接著,是地動山搖的爆炸聲。爆炸產生的強烈沖擊波,直接震碎了地鐵站所有的鋼化玻璃,我和項龍,乃至那十幾個安保員,頓時被沖擊波震飛了出去,重重撞在墻上。

  我當場便昏迷了過去。

  ……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了。

  我隔壁床上,躺著還沒醒過來的項龍。

  老宋和陳雪,就坐在一旁,看到我醒來,頓時松了口氣。

  “我昏迷了多久……”

  “兩天兩夜。”

  老宋嘆了口氣。

  我紅著眼睛,問那二十個人,還在嗎?

  老宋不敢看我,沒有說話。

  陳雪看著我,搖了搖頭。

  我一邊流著淚,一邊去摸自己的手機,我打開網頁,搜索這兩天的新聞。

  兩天前的地鐵爆炸,已經登上了頭版頭條,直到今天,都還在頭版頭條上。

  二十條人命,眨眼間便消失,甚至尸骨無存,而爆炸的起因,竟是因為那三節車廂的某個部件老化,才導致的起火。

  也就是說,這是一場意外事故,并不是人為的。

  “我看到了……看到了那個作家……”

  “是他,是他改寫了所有人的命運!”

  我捏緊拳頭,身子止不住地發抖,眼睛也變得猩紅起來。

  “這根本就不是意外事故!”

  老宋嘆氣道:“意外事故就是最好的結局,否則你能怎么辦,去告訴警察,還是遇難者家屬,說是鬼魂干的?”

  “你得慶幸,查出來是意外事故,而不是人為,否則你跟項龍醒來就被抓了。”

  我才知道,這兩天馮經理來過了,出了這么大的事,他必須得來一趟。

  那天爆炸,我和項龍算是提前‘預知’了爆炸發生,所以我們兩個是爆炸案最大的嫌疑人。

  無論調查結果是怎樣,我倆都說不清楚。

  所以公司就派馮經理出面,解決了我和項龍的‘麻煩’。

  “二十個人,就這么沒了……”

  “我明明知道這二十個人會死,也救不了他們。”

  說著,我眼淚已經止不住了:“如果我根本沒插手這些事情,這二十個人就不會死,是我間接害死了他們。”

  老宋的臉色很難看,沒有安慰我,估計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而且,不止是我插手了這些事,他也插手了。

  他站起身,猶豫半天,離開了病房。

  陳雪也離開了。

  他們很清楚,這個時候不管說什么,都勸不了我,只能讓我自己冷靜。

  可二十條人命,我冷靜得下來嗎?

  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我就離開了醫院,連衣服也沒換,穿著病號服,晃晃悠悠地走到了事發的地鐵站。

  但我不敢過去,只敢站在街道對面,望著擺滿整條街道的鮮花。

  這是市民自發給那二十位遇難者送來的,以此祭奠二十個無辜的亡靈。

  我就這么靜靜地看著,一直站到了天黑。

  老宋不知道什么時候找來了,站在我旁邊,同樣望著街道對面。

  良久,他開口道:“四十九個人,已經死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