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93章 九死一生
  曹爽的尖叫聲,已經把整個別墅區的人和保安都吸引了出來。

  我們趁著人群混亂,連忙追了出去。

  剛才捅傷莊北的行兇者是個男人,身形和裝束我都記得很清楚。

  跑出別墅區沒多遠,我們就看到了那個男人。

  “這個人是誰啊,他為啥要捅莊北?”

  項龍一邊跑一邊問我。

  “不管他是誰,千萬別讓他跑了!”

  此時已經追到了一條巷子里,那個男人似乎也察覺到后面有人在追他,頓時跑得更快。

  但我們仨跑得比他還快,這段時間以來,我和項龍不是被人追就是被鬼追,再被人追一段時間,我倆都能去參加奧運會了。

  而陳雪本來就能跑,我最開始跟她相遇的時候,我追了她好幾條街我都沒追上她。

  眼看距離已經越來越近,幾乎是伸手就能抓住那個男人了。

  可就在路過一個拐角的地方,我迎面就跟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那人仿佛是鋼鐵做的一樣,這一撞,竟然直接就把我撞飛了出去。

  “草……”

  我差點背過氣去,連忙催促陳雪和項龍:“你們別管我,快去追……”

  但陳雪和項龍不僅沒去追,反而還顫抖地退后了兩步。

  我抬頭一看,頓時也僵住了。

  我剛才撞的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我們的老熟人——周玉輝!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靈魂都開始顫栗了。

  老宋才剛提醒過我,沒想到這才過了不到十幾分鐘,我竟然就遇到了這尊殺神。

  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幾位,別來無恙啊。”

  周玉輝背著手,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們三個。

  盡管我看不出他有絲毫的殺意,但我卻是無比清楚,今晚我們仨要懸了。

  時隔將近兩個月,周玉輝好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現在完全不像一只鬼了,反而越來越像一個正常的‘人’。

  而且他還戴了一副金絲邊眼鏡,要是不認識他的,還以為是哪所大學出來的老師。

  “周,周老板,好久不見,你又帥了……跑啊!”

  話說到一半,我大吼一聲,拉著陳雪和項龍就跑。

  這一次,我們跑得比剛才追人還快,根本不敢有絲毫松懈,要是被周玉輝抓住,明年的今天,陳賀就得給我們仨挨個燒紙了!

  可不管我們怎么跑,跑得有多快,一回頭,周玉輝每次都在我們不遠處。

  而且他始終都背著手,根本沒有追我們,我一看這情況,頓時就不妙了。

  照這么跑下去,就算我們跑得力竭,也根本擺脫不了他啊!

  好在我們已經看到我們的車了,立刻沖上去拉開車門,準備開車逃跑。

  可根本不等我們上車,就見車內坐著一個人,那人同樣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們。

  我們嚇得三魂不見七魄,頓時尖叫起來,連滾帶爬地遠離那人。

  “宋……宋青云!”

  我瞪大眼睛,差點沒尿褲子。

  老宋真是個預言家啊,他說我會遇到周玉輝和幕后之人的其中一個,甚至是兩個都遇見。

  結果這才過了多久,我還真就兩個都遇見了!

  這宋青山,就是幕后之人那邊的人。

  “上一次有宋飛那小子在,讓你們僥幸逃脫了,這一次宋飛不在了吧?我看你們……”

  宋青云緩緩從車上走下來,臉上綻放著猙獰的笑容,不過,他話還沒說完,頓時就僵住了。

  因為他看到了追我們的周玉輝。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這宋青云是害死周玉輝全家的兇手,他怎么可能不怕周玉輝。

  而且周玉輝的樣子,顯然比以前更厲害了。

  “咕咚——”

  我頓時聽見了咽口水的聲音。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接連讓我遇到故人。”???.

  周玉輝背著手,冷笑地看著宋青云,眸子里散發著精光:“宋匹夫,這次我看你往哪跑!”

  我看到宋青云腿都在打擺子了,轉身就想逃跑。

  可我哪會讓他逃走,他要是逃了,死的就該是我們了。

  “項龍,抓住他!”

  我吼了一聲,幾乎是同時和項龍撲了過去,一人抓住宋青云的一條腿。

  宋青云嚇得臉色狂變,死命掙扎:“草!你們有病啊!給我滾開!”

  “宋青云,你死期到了!”

  我冷笑地看了他一眼,又回頭看向周玉輝:“周老板,我們跟你沒什么大仇,但這個人害死你全家,他是你最大的仇人,而且他背后有個大人物,你今天要是不弄死他,你以后怕是沒什么機會了。”

  我說完,宋青云臉都嚇白了。

  旋即便是一陣狂風朝我和項龍襲來,宋青云當場就飛了出去。

  他重重砸在地上,滿口是血,臉上滿是恐懼:“你……你怎么會變得這么厲害?”

  周玉輝背著手,一步一步朝他走去:“老天爺憐惜我,是我命不該絕,詛咒的強大,竟然中和了我練五行煞帶來的副作用。”

  “我熬到今天,除了要找到解除詛咒的東西,唯一的信念,就是弄死你這個雜種!”

  話音剛落,周玉輝再次化作一陣狂風。

  整條街道的樹木都被吹得四處搖擺,漫天都飄搖著枯枝樹葉。

  趁著周玉輝和宋青云纏斗,我們仨連忙鉆進車里,開著車就先跑了。

  都說九死一生,今晚真是九死一生了!

  不管我們遇到周玉輝和宋青云這二人當中的哪一位,我們都必死無疑,但巧就巧在,這兩個人竟然同時出現了。

  周玉輝要殺死宋青云的信念,甚至比他要解除詛咒的信念都要強,這也就給了我們活下來的機會。

  陳雪腳踩油門,直接踩到底了,根本不敢松油門。

  我和項龍同樣驚魂未定,半天說不出話來。

  車子開了將近兩個小時,我們都快把車開出城了,最后在快出城的一個服務區停了下來。

  今晚經歷了這么危險的情況,其實我已經有些打退堂鼓了,我很想讓陳雪直接把車開出城,離開這座城市。

  但我還是問了問陳雪和項龍的意思。

  “要是走了……可就沒那一百萬了……”項龍弱弱道。

  陳雪吸了口氣,直接把車停到了服務區,然后說就在這里先住一晚。

  顯然,他倆都不打算離開。

  畢竟要是走了,那一百萬可就沒了。

  “要錢不要命啊你們。”

  不得不說,他們跟我真是太有默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