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85章 匿名包裹里的東西
  由于我給陳賀的車砸了個坑,我賠了他五千。

  但陳賀又把項龍打傷了,他又賠了項龍五千。

  那五千塊錢他都還沒捂熱,就沒了。

  從醫院出來,已經是凌晨時分,陳賀全程黑著臉,沒給我好臉色看。

  “我去,我都把錢賠你了,你瞪我干啥?誰叫你要打人家項龍了?”

  項龍此時纏得跟木乃伊似的,兩只手都捧著腦袋:“就是,誰叫你要打我了,老子差點沒讓你打死,以后我腦殘了你得對我負責啊。”

  陳賀:“臥槽,那是我打的嗎?”

  “媽的,跟你們出來準沒好事,下次別叫老子了,草!”

  回到酒店。

  陳雪洗完澡出來,剛要回房休息。

  我忙叫住她:“陳雪,以后你就留在我們公司吧,等辦完眼下的事,我帶你回去辦入職手續。”

  陳雪頓時愣在原地,似乎沒想到我會留她在公司。

  她沒有很快答復我,好像在猶豫什么。

  “開什么玩笑!”陳賀驚訝地看著我:“你覺得公司會同意嗎?”

  我知道陳賀的意思,畢竟陳雪是西區的人。

  而且這一次,我們為了救陳雪出來,跟西區的人發生了這么大的沖突,公司怎么可能會收留陳雪。

  可這兩兄妹不知道的是,我賭上了我自己的命,才把陳雪留在公司的,并且雷兆明已經同意了。

  “放心吧,我已經跟公司溝通過了,陳雪可以留下來。”

  聽到我的話,陳雪和陳賀全都震驚地望著我。

  “看我干啥,我好歹也是個主管啊,整個部門都是我說了算,我這點權利都沒有嗎?”

  我翹著二郎腿,咳嗽了兩聲,讓項龍也說兩句。

  但項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腦殘了,一直在那里發呆。

  “咳咳……龍哥,說話呀……咳咳!!”

  “項龍,你癡呆啦!”

  項龍這才回過神來,忙道:“啊對,陳雪,你就留下來吧,那什么你不留下來,李木就不能每天看到你了,他會得相思病的。”

  臥槽!

  這個神經病,他在瞎說什么!

  “哦!”

  只見陳雪點了點頭,紅著臉忙跑進了臥室。

  我頓時氣得朝項龍撲了過去:“你大爺的,你老瞎說干什么!”

  項龍一臉壞笑:“裝,繼續裝,心里可美了吧,不用謝哥,哥是雷鋒。”

  “你是個雞吧!”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等陳賀也回房后,我拉著項龍進了臥室。

  好在酒店有電腦,我立刻拿出一個U盤。

  “這啥啊,大晚上的,你不會要跟我看那種玩意吧?”

  項龍一臉嫌棄地看著我:“你好下流哦,你可以去找陳雪跟你一起看嘛。”

  尼瑪!

  這賤人怎么三句話都不離陳雪啊。

  “這是那個匿名包裹里的東西,方源和郭強已經拿回來了。”

  我瞪了他一眼,直接把U盤插進電腦里。

  和上次一樣,這里面也只有一段視頻,我和項龍頓時就有些緊張起來。

  這視頻內容拍得有些莫名其妙,是一個女人戴著口罩和帽子,去某家快遞的站點郵寄一個包裹。

  但這個女人寄的顯然不是正常包裹,她偷偷塞了幾百塊錢給那個快遞員,然后在紙上寫了什么東西,寫了一大串,似乎是收件方的地址。

  我連忙放大視頻,想看清她寫的地址是哪。

  但視頻本來就不是很清晰,一放大過后,我根本看不清她寫的什么。

  正當我有些愁眉不展,項龍一屁股就把我擠開了。

  只見他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敲出了滿屏我看不懂的代碼,緊接著,他又下載了一個軟件,竟然不到幾分鐘就把視頻給修復成高清了。

  “臥槽!龍哥,你也太厲害了吧!”

  我真的對他刮目相看了!

  剛才那滿屏的代碼,他顯然是深藏于腦海之中的,沒有超高記憶力的人,怎么可能記得住這么復雜的東西?

  “這算個屁啊,知道熟能生巧嗎,真正的黑客能敲出來的東西可比我多多了。”

  “行了,看地址吧。”

  我倆再次放大視頻,而這一次,我們終于看清那個女人在紙上寫下的地址了。

  這地址竟然是蘭江市豐城區……我們入住的那家酒店!

  我和項龍面面相覷,大眼瞪小眼。

  收件地址是我們住的那家酒店,而我們又在那家酒店收到了一個包裹,這視頻里面的女人所寄的東西,該不會就是我們手中的U盤吧?

  “她……她啥意思啊?”項龍一臉懵逼地看著我。

  我也懵了。

  這個U盤里的視頻內容,就是這個女人寄包裹給我們的過程,而她寄給我們的東西,又就是這個U盤。

  她到底想表達什么?

  我仔細觀察著這個女人的筆跡,忽然覺得有些熟悉。

  我連忙翻開我的手機,從相冊里翻出來一張照片,然后對比上面的筆跡。

  這一對比過后,筆跡完全一模一樣。

  我愣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視頻里的女人。

  項龍也連忙拿過我手機,開始看了起來。

  隨后,他發出一聲驚呼:“我去,這封情書上的筆跡,跟視頻里的筆跡一模一樣!這情書是誰寫的啊?”

  我怔怔地說道:“是陳小妍……”

  項龍震驚道:“你前女友?你還留著你前女友的情書?”

  我說我的手機一直都沒換過,這些情書是以前拍的,而我又沒有整理相冊的習慣,所以這些情書就保留了下來。

  “難道……一直給我們寄匿名包裹的,是你前女友,陳雪的姐姐?”

  項龍不解道:“她為啥要寄這些東西給我們?她到底想干啥?”

  我搖搖頭,說我哪知道。

  我只知道,第一個匿名包裹的內容,是陳雪拖試睡員進廁所的過程,當時我們以為是有人要用這段視頻來要挾我們。

  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極有可能是陳小妍知道陳雪的狀況,所以故意把那段視頻寄給我,好讓我知道陳雪出了事。

  由此可見,陳小妍還是很在乎她這個妹妹。

  但今晚這段視頻,我完全不清楚陳小妍想表達的意思。

  難道她就是為了讓我發現,寄匿名包裹的是她?

  可這個視頻里面的女人,戴著帽子和口罩,我又不能完全肯定這就是陳小妍。

  想了想,我翻出來一張陳小妍的照片,發給項龍。

  “你有沒有辦法幫我比對一下,視頻里的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陳雪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