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84章 這就是母愛
  盡管我沒媽,但我也知道慈母多敗兒。

  這張玲都被他兒子害成這樣了,居然還護著這個逆子?

  此時她站在劉尋前面,顯然是怕我繼續傷害劉尋。

  “你干什么!”

  我有些生氣地吼道:“他害死你們兩口子,天理不容,喪盡天良,你這個當媽的是怎么當的!”

  話音剛落,我又被張玲扇飛了出去,臉都快給我扇變形了。

  “姐,我錯了。”

  “你趕緊把你兒子帶走吧,這事我們不管了。”

  我真服了這個張玲了。

  我明明是想用劉尋來喚醒她,可沒想到她這么護犢子。新筆趣閣

  母愛的確是很偉大,但有時候也很盲目啊。

  可就在這時,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一把刀,毫不留情地刺穿了張玲的身體,動作之快,根本不給我們反應的機會。

  最重要的是,我們根本沒想到他會再一次對張玲下手。

  “草!你干什么!”

  項龍沖了過來,忍著一身傷痕,忙把劉尋撲倒在地。

  劉尋,又一次傷害了他媽……

  我和陳雪已經看懵了,誰都沒想到這個劉尋竟然這么沒人性,他媽還在保護他,他居然還要拿刀捅他媽!

  我趕緊沖了上去,把那把刀從張玲體內拔出來。

  而此時的張玲,已經虛弱了不少,臉上滿是淚痕。

  估計她也沒想到,自己從小到大疼愛的兒子,怎么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傷害她的事。

  “你還有人性嗎?”

  我咬牙切齒地看著劉尋:“你這么做,不怕天打雷劈嗎!”

  “她……她是鬼啊,她已經不是我媽了!”劉尋一臉恐懼道:“我不殺她,她會把我們所有人都殺了!”

  臥槽!這畜生!

  “項龍,把他往死里弄,弄死這狗東西!”

  項龍顯然傷得不輕,但依然不影響他揍這畜生。

  就連陳雪都忍不住上來踹了兩腳。

  我抱著張玲,都有些麻木了,人的善惡,原來真的可以有兩個極端。我一直以為,就算是再壞的人,內心深處都會有柔軟的地方,可劉尋顯然沒有。

  我估計就算是地獄里的惡鬼來了,都得給他磕兩個頭,叫他一聲祖師爺。

  “夠了!”

  突然,我懷里的張玲叫了一聲。

  她掙脫我懷里,虛弱地朝著劉尋爬過去。

  劉尋看著她,依然滿臉恐懼:“你別過來!別過來!”

  看到自己的兒子,竟然如此害怕自己,張玲滿臉痛苦地朝他伸出手:“小尋,我是媽媽……”

  “你不是!你不是我媽!你快走!”

  “小尋……”

  張玲一臉失落:“你小的時候,不是這樣的,你小時候很善良啊,為什么你會變成這樣?媽要走了,以后你要好好做人,知道嗎?”

  說完,張玲緩緩站起身來。

  她面向我們,突然跪在地上,哽咽道:“我答應你們,馬上去投胎,但是我請求你們,放過我兒子劉尋,好嗎?”

  看到這一幕,我們三個心里都不是滋味。

  一個母親,被自己兒子害成這樣,卻還要給別人下跪,以保全她兒子。

  我無法理解張玲的母愛,但不得不說,我也被感動了。

  “張女士,你為了這么一個逆子,值得嗎?”

  “你看看他的樣子,他會感激你嗎?”

  張玲苦澀地看著我:“你不是一個母親,體會不到母親有多愛自己的孩子。我沒有教好她,是我的錯,可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孩子去坐牢。”

  “他害死自己的父母,一輩子都要遭受良心的譴責,一輩子抬不起頭做人,這些,已經是他的報應了。”

  “求求你,放過他,好嗎?”

  眼看張玲已經快給我磕頭了,我長吸一口氣,也只能點點頭:“我答應你,我放過他,你安心去投胎吧。”

  我可以拒絕任何人,但拒絕不了一個母親的卑微。

  “謝謝!謝謝!”

  張玲緩緩起身,看向劉尋,似乎還有話想對劉尋說。

  可看到劉尋那恐懼的樣子,她最后也只剩一聲長嘆,轉身便走了。

  這一別,就是一輩子,張玲五步一回頭,仍然舍不得她兒子。

  直到她徹底消失,我注意到劉尋松了一口氣。

  “我如果有這樣的母親,我一輩子都會珍惜她。”

  我看著劉尋,也不準備收拾他了,冷冷道:“你傷害了在這個世上最愛你的人,以后永遠都不會有人對你這么好了。”

  “劉尋,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怕你媽嗎?”

  聽到我的話,劉尋頓時臉色一變,把頭扭向一邊,不敢看我。

  “你不是怕她變成了鬼,你是不敢面對她,也不敢面對你曾經做過的丑事。”

  “你做的事,天理不容,當你花著那些錢的時候,你會想到那是你弒父弒母得來的,希望那些錢你能花得開心。”

  “滾吧,滾得越遠越好,別臟了這里的空氣。”

  我十分平靜,且鄙夷地對他說完這些話。

  劉尋失魂落魄地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地離去。

  項龍不甘心地拉著我:“你真把他放了?好歹讓他去坐牢啊,這種畜生,就這么放了他豈不太便宜他了!”

  我搖頭說算了。

  一來我答應過張玲,答應死人的話,得說話算數。

  二來,我剛才說的那些話,一直在暗示劉尋。他的內心不可能沒有恐懼和愧疚,否則他也不會這么抗拒他母親。

  我剛才說的話,就是在放大他內心的恐懼和愧疚,就好像一個人雖然不怕鬼,但讓他晚上去墳地里走一圈,他還是會感到害怕,因為他會自我暗示。

  劉尋雖然不會去坐牢,但他一輩子都要受煎熬,這比坐牢更讓他難受。

  “臥槽,你這人太可怕了,蔫壞蔫壞的,我得離你遠點。”

  項龍疼得直吸涼氣,還不忘損我。

  我也白了他一眼:“走吧,該去醫院了,你不怕失血過多啊。”

  此時陳賀也已經清醒了過來,他先前襲擊我們,顯然是被張玲迷了心智。現在張玲去投胎了,他自然也醒了。

  我們幾個正準備上車回去,陳賀突然發現自己的車被人砸了個坑出來,頓時就激動了。

  “臥槽!誰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