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76章 為了救陳雪
  今晚大醉而歸,我和項龍都陪屠大爺喝了個盡興。

  最后項龍背著屠大爺,我扶著項龍,好不容易把屠大爺送到了酒店。

  這老爺子還有半年活頭了,今日一別,在他有生之年未必還能相見。

  我們這也算是無聲的告別了。

  在酒店守了半小時,見屠大爺開始打呼了,我和項龍這才放心離開,回到自己的酒店。

  次日一早,我們兩個暈頭轉向的,宿醉的感覺簡直要人命。

  我洗了把臉,清醒了一下,就準備給雷兆明打個電話。

  如果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去聯系他的,因為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完全沒有跟他對話的資格。

  但這件事,我必須要請示他。

  “你要把陳雪帶到公司來?”

  電話里,雷兆明的語氣顯得很不滿:“李木,你私自去闖西區的地盤,已經惹得公司的高層對你很不滿了,如果不是我替你說好話,你覺得你還能回公司嗎?”

  “四大公司之間的關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現在還想把陳雪帶回來,你到底在想什么?”

  雷兆明果然對我不滿了。

  打這通電話之前,我就已經預料到會是這種結果。

  但我仍然硬著頭皮,想勸雷兆明把陳雪留下,因為只有這樣,西區的人才不敢輕易動陳雪。

  我捏緊拳頭,已經豁出去了:“雷董,我從西區那邊得到一個消息,盒子里的東西,很可能不止一件,還有其他的幾件,而最近發生的事,就跟第二件東西有關。”

  一旁的項龍聽到這話,頓時大驚失色。

  電話里的雷兆明,更是有些震驚,我聽到他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你說什么?你確定嗎?”

  “我確定!”

  盒子里的東西,就是被我換掉的,我哪能不確定。

  我又硬著頭皮道:“您應該知道,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死了很多人,但我已經查出來很多事了,我有信心拿到第二件東西。”

  “我唯一的請求,就是希望您能留下陳雪,否則的話,她肯定會沒命的。”

  這一次,雷兆明沒有馬上拒絕了。

  他沉默了許久,似乎在思考,過了一分鐘才問道:“你跟那個陳雪,到底是什么關系?”

  我看了項龍一眼,撒謊道:“她是我女朋友……”

  雷兆明吸了口氣道:“好吧,留下陳雪的事,我會跟其他人溝通一下,但你要清楚,如果你不做出成績,我是很難堵住那些人的嘴的。”

  “李木,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我點點頭:“您放心,我保證拿到第二件東西。”

  掛了電話,項龍頓時激動起來:“我草你大爺的,你是不是瘋了?你告訴雷兆明東西不止一件,這不是把你自己往火坑里推嗎?”

  “你小子為了個女人,連命都不要了?”

  我沒有回答項龍,臉色同樣很難看。

  我知道我這么做會有什么后果,我剛剛已經跟雷兆明承諾過了,一旦我拿不到第二塊玉佩,公司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我如果拿到了第二塊玉佩,第一塊玉佩被我調包的事,就會穿幫,公司還是不會放過我。

  我給自己挖了一個必跳的坑,也難怪項龍會生氣。

  可我又有什么辦法?我如果不用玉佩的事來和雷兆明提條件,他根本不可能把陳雪留下來。

  整個東區公司,都是他說了算,那些高層的建議,根本不重要。

  對我有意見的不是那些高層,而是雷兆明。

  “我沒辦法,為了救陳雪,我只能這么做。”

  我看著項龍道:“陳雪救過我的命,你是知道的。”

  項龍一臉無語,也知道說出去的話已經收不回來了,又罵道:“你真是個瘋子,你就沒想過該怎么收場嗎?”

  我搖搖頭,說我也沒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吧,最壞的結果,就是穿幫。我反正早晚都要穿幫,等事情到了那一步,我再想別的辦法吧。

  樂觀是我的天性,總之沒到咽氣的那一刻,我都能掙扎一下。

  昨晚屠大爺給我上的課,讓我刻骨銘心,他老人家說得對,我們做好人,不是要求有什么附加條件,如果我對救過我命的人都要先衡量一下利弊,我未免太冷血了。

  “草,泡妞泡到你這個份上也是絕了,喜歡就喜歡唄,還老不承認。”項龍在一旁罵罵咧咧著。

  我瞪著他道:“我發現好像一沾上陳雪的事,你就顯得特別激動,我看喜歡陳雪的人是你吧?”

  “說!你是不是喜歡她!”

  項龍頓時激動得朝我扔枕頭:“臥槽,你這屎盆子扣的,倒打一耙啊,誰喜歡陳雪誰心里沒點逼數嗎?你出去讓人看看,你臉上是不是寫滿了你喜歡陳雪幾個字。”

  我和項龍正鬧著,一個電話突然打了進來。

  讓我沒想到的是,蘇萬聰竟然又聯系我了。

  他在電話里向我表示感謝,說他已經把我發給他的視頻在全公司都播放了一遍,已經洗脫了他的冤屈。為了感謝我和項龍,他要請我們吃飯。

  其實我和項龍已經準備離開隆山了,這一通電話打過來,我們也不好拒絕。畢竟那晚給人揍了一頓,過去冰釋前嫌吧。

  很快,我和項龍就去前臺退了房,然后打車去蘇萬聰說的飯店。

  到了飯店包廂,我和項龍剛進去,門頓時就關上了,兩個保鏢走了過來,將房門堵住。

  我一看這架勢,又看到蘇萬聰身邊坐著幾個同樣穿著名牌的年輕人,心里頓時明白過來,這不是感謝宴,而是鴻門宴。

  “蘇少,你這是什么意思?”我不滿地看著他。

  “什么意思?打了我們聰哥,這事就這么算了?”

  坐在蘇萬聰旁邊的一個年輕人,十分囂張道:“在隆山這個地方,就沒人敢動我們聰哥,你們他媽算老幾?哪只手打了,自己剁!”

  說完,一把刀扔了出來,我和項龍頓時就變了臉色。

  狗日的蘇萬聰,居然不講信用,說好的我們幫他洗脫冤屈,那晚的事就算了,這孫子居然恩將仇報。

  媽的!他跟何金生還真是賤得不相上下啊!

  “算了,念在你們幫我洗脫冤屈的份上,就不讓你們斷手斷腳了。”

  蘇萬聰冷冷看著我和項龍道:“跪下來給我磕個頭,你們動手打我的事,我就不再追究,否則你們今天別想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