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70章 召喚曲珊珊
  晚上九點,我才和項龍從酒店出來。

  “咱們為啥要去曲珊珊家附近,不去她跳樓的宿舍呢?”

  項龍不解地問我。

  按照他的理解,也是大多數人的理解,人變成鬼之后,會在自己死去的地方逗留。

  但經歷過月光路兇宅的事以后,我知道鬼是不會在自己死去的地方逗留的。

  因為鬼魂接受不了自己生前被人害死,所以它會恐懼自己身死的地方。

  那晚曲珊珊裝成陳雪引誘我去另一棟樓的天臺,就是如此。

  否則她偽裝的陳雪,直接引我去宿舍樓的天臺豈不更省事。

  聽完我的解釋,項龍也恍然大悟。

  跟蘇萬聰要了曲珊珊家的地址后,我和項龍便打車直奔她家。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從市區到曲珊珊家,居然坐車都坐了將近一個小時。

  曲珊珊的家在郊區,而且是很偏僻的地方,住的樓也都是80年代的老樓。

  看得出來,她家里的條件并不好。

  我和項龍沒有上樓,而是在路邊坐著,拿出準備好的東西。

  一個曲珊珊用過的發卡,從蘇萬聰那里拿來的。

  一套嬰兒所穿的衣服,剛買的。

  我們把這些東西全都投進火盆里,然后一張接一張地在里面燒黃紙。

  除了黃紙以外,旁邊還立了六炷香,一半燒給曲珊珊,一半燒給曲珊珊的孩子。

  夜晚,偏僻的老樓附近荒無人煙。

  我和項龍一邊燒著黃紙,一邊念道:“曲珊珊,我們知道你是被人害死的,今晚幫你做個了結,希望你現身一見。”

  “曲珊珊,我們知道你是被人害死的,今晚幫你……”

  我們一遍又一遍地重復這幾句話,按照老宋的意思,心誠則靈,所以不停地誦念。

  黃紙成灰,火盆里的東西也燃燒了起來,發出綠色的火光。

  但這陣綠火并沒有把曲珊珊母子招來,反而招來了一輛面包車。

  我和項龍連忙朝那面包車看去,只見熟悉的開車人,熟悉的車牌,正是那晚撞我們的那輛面包車!

  “快閃開!”

  我大叫一聲,忙和項龍朝人行道跑去。

  “哐!”

  一聲巨響,火盆頓時就被撞飛了出去,灑出漫天火星。

  那司機見一撞不成,似乎也不準備再撞了,畢竟上一次他開車追我們那么久都沒撞得上,這次他也學聰明了。

  只見他提著刀就從車上追了下來,準備直接動手砍死我們。

  我不知道那個人到底給了他多少錢,居然讓他這么賣命。

  我和項龍拔腿就跑,一邊跑還不忘召喚曲珊珊母子。

  “曲珊珊,我們知道你是被人害死的,希望你現身一見!”

  “曲珊珊,希望你現身一見!”

  念著念著,前方突然出現一個長發披肩,垂著腦袋的女人。那女人抱著孩子,毫無征兆地出現,直接就擋住了我和項龍的去路。

  我倆頓時愣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跑了。

  而那殺手見突然出現一對母子,也下意識地停了下來。

  此時,那女人猛地抬起頭,腦袋呈九十度地扭轉,露出詭異的笑容。

  那張已經摔得破碎的臉,根本看不清這女人本來的模樣。

  “啊!!有鬼!有鬼啊!”

  殺手當場嚇得尖叫起來,扭頭就想跑。

  說實話,別說他受不了了,我和項龍都受不了曲珊珊這副‘尊榮’。

  那殺手跑了沒多遠,突然就定住了,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

  剛才還站在我們面前的曲珊珊,此時卻已經站在了那殺手前面。

  我和項龍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就見那殺手突然掐住自己的脖子,整個人緩緩跪了下去。

  他似乎有些怕死,巨大的求生欲望竟促使他轉過了頭來,求助的眼神直接望向我和項龍。

  我倆趕緊把頭低下,權當看不見。

  這人收錢辦事,只要誰給他錢,讓他殺誰就殺誰,這種禍害留在世上,不知道會害死多少人。

  反正紅衣厲鬼殺再多的人都可以去投胎,又不用承擔果報,就讓她殺吧,權當她自己積點德了。

  不一會兒,那殺手腦袋一歪,竟自己把自己掐死,倒在了地上。

  我和項龍沒有絲毫憐憫,但卻是有些恐懼。

  因為曲珊珊弄死殺手后,已經朝我們走過來了。

  “她好像要對我們動手……”

  項龍渾身發抖道:“你不是覺醒了鬼心嗎,你快震震她啊……”

  我吸了口氣,強行冷靜下來:“不行,我要是動手,今晚就沒有談判的余地了。再說我又殺不了她,與其跟她爭斗,倒不如將她喚醒,這樣能救更多的人。”

  眼看曲珊珊越來越近,我強壓著內心的恐懼,對她道:“曲珊珊,我知道你被人控制了,你一直都在制造毫無意義的殺戮,你最該報復的人,應該是推你下樓的那個人!”

  “那個人是你孩子的父親,我向你保證,他今晚就會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價。這里是你的家,你的父母就在樓上,你希望兩位老人家看到你死后變成這樣嗎?”

  “你希望你的孩子還沒出世就背上殺戮的罪名嗎?”

  “你殺再多的人都可以去投胎,但你的孩子不能!曲珊珊,你是一個母親,為了你的孩子,你醒醒吧!”

  我承認這段臺詞是我提前背好的,但我絕對沒有忽悠曲珊珊的意思。

  她是紅衣厲鬼,她殺再多的人都不用承擔果報,可她孩子不是紅衣厲鬼,如果她再不送她的孩子去投胎,這小娃娃恐怕就不能投胎了,只能永生永世做一只游魂野鬼。

  聽完我的話,曲珊珊果然停下了腳步,臉上詭異的笑容瞬間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迷惘和痛苦,以及凄厲的哭泣聲。

  那尖銳的聲音,聽得我和項龍想撞墻。

  正在這時,兩束遠光燈朝這邊投射了過來,不一會兒,一輛奔馳車停在了路邊。

  車門打開后,屠夫大爺拎著一個人從車上下來,殺豬刀一直架在那個人的脖子上。

  那人原本是一臉憤怒,可沒想到一下車就看到了身穿紅衣的曲珊珊,頓時嚇得屁滾尿流,連殺豬刀都不怕了,扭頭就想跑。

  我和項龍連忙追了上去,一腳把他踢了回來。

  “何經理,何金生!”

  “你特么繼續演啊!你怎么不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