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64章 死里逃生
  掛了老宋的電話,我的心許久沒平靜下來。

  要殺滿四十九個人,就為了卜卦,這個幕后之人是有多喪心病狂。

  老宋那邊已經死了十幾個試睡員了,距離四十九個人也越來越近了。

  在這最后關頭,幕后之人肯定不允許有人阻礙他的大計。

  而我,就是他最大的障礙,除了老宋以外,我是發現最多真相的人,所以我也是危險的……

  但現在,我內心的憤怒更多過于害怕。

  四十九條人命,老天爺難道就這么看著嗎?

  就算最后這個幕后之人遭到了報應,可那四十九條人命,難道就白死了?

  我吸了口氣,暫且先讓自己冷靜下來,準備先回酒店再說。

  憤怒歸憤怒,但保命還是要緊的,無論如何,我今晚都不能再出門了。

  可此時,我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車子好像沒走了……

  剛才和老宋講得起勁,我都沒注意到車子是什么時候停下來的。

  我連忙朝車窗外看去,只見車子已經開到一條水庫來了。

  這水庫周圍沒有任何圍欄措施,我頓時就有些緊張起來,忙對司機道:“師傅,你怎么不走了?”

  說完,那司機卻是沒回應我,就好像石化了一般。

  這深更半夜,已經是凌晨了,司機沒事把車停水庫干什么?

  更奇怪的是,我剛才在車上跟老宋講大半天,普通人聽到這樣的對話,早就拿我當神經病了。可這司機也是頭都不回,就好像根本沒聽見一樣。

  “師傅,您是不是有事啊?”

  我聲音都顫抖了起來:“您要是有事,那您先忙,我就下車了……”

  說完,我就要去開車門。

  可很快我就發現,車門被鎖死了。

  臥槽!

  這司機到底想干什么!

  “你幾個意思!”

  我有些生氣:“要么你就開車,要么你就讓我下車,你信不信我投訴你!”

  誰知我剛說完,司機突然踩了油門,但他開的方向卻是讓我頭皮發麻。

  這人居然把車往水庫里開!

  “停車!快停車!”

  “你他媽是不是瘋了!”

  我嚇得尖叫起來,抬手就給了那司機兩巴掌。

  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我這兩巴掌打過去,那司機還是沒有任何反應,我一看后視鏡,他居然是閉著眼睛在開車。

  一瞬間,我什么都懂了。

  老宋說得沒錯,幕后之人要除掉我,他已經來了!

  此時此刻,我完全顧不上驚慌,生死關頭,我如果不冷靜,肯定死路一條。

  好在車門雖然被鎖了,但車窗沒有被鎖上。

  我連忙放下車窗,把陳雪抱了起來,用盡全力把她扔出去。

  此時車子還在繼續移動,陳雪被扔出去肯定會受傷,但我哪管得了這么多。

  “啊!”

  車外頓時傳來陳雪的慘叫,顯然是被我摔醒了。

  我連忙踩在座椅上,也要鉆出去,可司機突然一個加速,頓時又把我晃了回來。

  我再想繼續往外鉆,卻已經晚了……

  一段下坡路,出租車直接開進了水庫里,河水頓時從窗戶涌入了進來。

  也就幾秒鐘的時間,車身內部就被水灌滿了,車子正迅速往河底沉沒。

  但此時,我依舊不慌。

  小時候在村子里,一到大熱天,村子里唯一那條河,就是我和小伙伴的游樂場。

  當時那條河,雖然不比這水庫深,但也有三米深的樣子。

  我姥每天下午都要拿掃帚來河里攆我,但我第二天照常又去。有一次她拿著掃帚在河邊堵了我兩個小時,我在河里硬是游了兩個小時沒敢上岸。

  小時候練出來的水性,此時終于派上了用場。

  我屏著呼吸,沒敢耽擱時間,連忙從車子里面鉆了出來。

  好在車子下水之前我就打開了車窗,這才有機會從車里出來,否則在封閉狀態下,光是水的壓強,我就打不開這車窗,只能被活活憋死在車里。

  從車里游出來之后,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車子已經在迅速往下沉了。

  我想到車里的司機,頓時有些不忍,但也根本沒辦法去救他,只能先自己游上岸再說。

  爬上岸后,我趴在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這周圍,肯定有一只鬼,在影響那個司機的神志,否則他不會把車開進水庫里。

  但這鬼到底是誰?它現在還在附近么?

  我看了一眼陳雪,陳雪已經醒過來了,但神志似乎還不是很清醒,她正坐在路邊,抱著大腿瑟瑟發抖。

  此時我也沒空管她,連忙朝四周看去,想看看附近有沒有人。

  我的手機已經被水泡壞了,根本不能報警。

  那個司機還在河里,我不可能就這么走了。

  突然,還真讓我看到了人煙。

  只見百米開外,有對中年夫婦在那生炭,不知道是不是在燒烤。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根本沒發現有車輛墜河。

  不過這二半夜的來燒烤,估計是城里人來郊游的吧,也不怕撞鬼。

  我連忙朝著那對中年夫婦跑去。

  “大哥,大姐,麻煩你們借一下手機,剛剛有車……”我一邊跑一邊沖他們喊著。

  可還沒喊完,我就僵住了。

  只見那對中年夫婦,慢悠悠地朝我轉過身來,竟然是我認識的人。

  那張已經被熏得有些發青的臉,不是燒炭自殺的劉文濤夫婦又是誰!

  “啊!!”

  我嚇得跌坐在地,差點沒崩潰。

  怎么會是這兩口子?

  難道這附近的鬼,就是他倆嗎?

  我慌忙從地上爬起來,腿都嚇軟了,走幾步摔幾步。

  我回頭一看,發現這兩口子在追我,但他們不是用跑的,只是笑著朝我走來,好像根本不怕我逃。

  “陳雪!快跑!”

  我一邊跑,一邊沖前面的陳雪吼道。

  可陳雪根本沒反應,依然抱著自己的大腿,滿臉恐懼。

  我沖過去把她背到背上,一路狂奔。

  此時背著她,我反而有了勇氣,不管怎樣,我得讓陳雪活下來。

  順著這條大馬路,我一直往前跑,跑了不知道有多久。前面似乎有個行人經過,但夜晚太黑,我只看到那人好像是個男的。

  我頓時如同看到救星,忙沖那位大哥喊道:“大哥,救命!后面有鬼在追……”

  我一邊喊著,也離那人越來越近。

  此時,我終于看清那人的裝束。

  那和劉明明差不多的扮相,好像從深山老林里逃出來的一樣,不是汪海洋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