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57章 精神病院
  兩個小時后,我和項龍到了渠州那家精神病院。

  但我沒急著進去。

  “你愣著干啥,進去啊。”項龍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如果我們就這么進去,能把人帶走嗎?”

  “陳雪是被西區公司的人強行送進去的,難保這家精神病院沒有西區的人,或者西區的人就在附近守著。”

  “我們要是強行把人帶走,可能還沒見到陳雪,就先讓西區的人給抓了。”

  幾大公司的人一直都不合,要是我們也被抓住,救不了陳雪不說,恐怕我和項龍也要被關押在精神病院。

  “那咋辦?”

  “要不你裝精神病?”

  我看著項龍:“你裝精神病,我送你入院,等我找到陳雪在哪,我就聯系公司的人,讓公司派人來支援我們。”

  項龍瞪大眼睛:“臥槽,你為了救你馬子還真是喪心病狂啊,居然想都不想就犧牲我。”

  我瞪著他:“胡說什么,那可是陳賀的妹妹。”

  項龍一臉幽怨:“行吧,我跟你做兄弟真是倒了血霉了。”

  很快,我就找了根繩子,把項龍綁了起來,帶著他直接進了精神病院。

  負責接待我們的醫生,顯得很是熱情。

  畢竟這里的費用是很高的,而且是整個渠州環境最好的精神病院。

  “你好,這位是你的什么人?他具體有哪些癥狀?”

  “醫生,這是我哥,我也不知道他啥毛病,就喜歡打人。”

  我剛說完,項龍立馬就踹了我一腳,直接把我從椅子上踹了下去。

  我擦!

  這哥們真狠啊,假戲真做,踹我這么狠。

  醫生也嚇了一跳,連忙沖外面吼道:“保安!保安快進來!”

  很快,外面四五個保安沖了進來,直接就把項龍按在地上,把他腳也捆住了。???.

  “唉,你這哥哥病得不輕啊,我初步診斷他是暴躁型精神分裂,這種精神分裂極具攻擊性,很難治療,他必須留院才行。”

  “留留留!”

  我揉著屁股,沒好氣道:“趕緊把他拖走,要是再把他留在家里,家里人都快被他打死了。”

  醫生點點頭,直接沖那幾個保安揮手,讓他們把人先帶下去。

  項龍被帶走后,醫生便讓我交治療費用,一個月得要一萬。

  一萬塊錢一下子就沒了,我心疼得要死,但為了救陳雪,也不得不花這錢。

  “那什么,你們這兒環境怎么樣?不會虐待病人吧?”我問道。

  醫生笑了笑:“你放心,我們這兒是全市最好的精神病院,貴有貴的道理,我們是不會虐待病人的。”

  我搖頭,說我不放心,畢竟那是我哥,我得親自看一下這里的情況才行。

  醫生見我交了錢,也不好拒絕我,便叫來一個護士,帶我去到處看看。

  我發現這里的醫護人員全都長得人高馬大的,就連護士都是腰圓膀粗。估計是怕精神病患者發病,所以得要雄壯的人才控制得住。

  不得不說,我的童年陰影又開始發作了,一看到操場上的精神病患者,做著各種匪夷所思的行為,我就覺得有些恐怖。

  我一直在掃視著整個操場,想尋找陳雪的身影,可找了一圈下來,沒看到她。

  接著,我又跟著護士來到了病房區。

  這里的病房可跟醫院的病房不同,房門都是上鎖的,而且這里的房門都是特制的,只有鑰匙才打得開,想踹開根本不可能。

  門上有一塊小玻璃,可以看到屋內的情況。

  護士一直跟我介紹著他們醫院,向我保證絕對不會虐待病人。

  但我沒空聽她講這些,一直在尋找陳雪的身影。

  終于,我找到陳雪了,她就在其中的一間病房里,被綁在床上,渾身動彈不得。

  看她有些呆滯的樣子,似乎真的受了很嚴重的刺激,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

  看到她這樣,我心里十分難受,就算不是我認識的人,一個好好的大姑娘,突然變成這樣,還被人綁在床上,任誰都會心疼。

  我強壓著怒火,問護士:“為什么有的病人可以在操場上活動,有的病人要被綁在病房里?”

  護士以為我是好奇,笑著解釋道:“因為有的病人不是病得很嚴重,并且不具備攻擊性,所以可以在操場上活動,但有的病人不是這樣,就必須關在病房里。”

  “這樣是為了防止他們不傷害到其他病人,也不傷害到自己。”

  我沒有多說什么,畢竟我還要來救人,要是引起醫院的戒備就不好了。

  接下來我也沒心情再逛了,直接離開了精神病院。

  出來以后,我就給公司打了個電話,打給我們調研部的馮經理。

  我把這里的情況跟他講明,讓他派點人過來支援我,救出陳雪和項龍。

  可沒想到,他竟然拒絕了。

  “李木,你又不是不知道幾大公司之間的恩怨。”

  馮經理語重心長道:“更何況這陳雪本就是西區的人,你要我派人去把她搶回來,這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到時候兩大公司又有了矛盾,后果更嚴重你懂嗎?”

  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也找不到話來反駁馮經理。

  我承認他說得對,可難道我就眼睜睜看著陳雪一直被關在這種鬼地方嗎?

  “馮經理,可是項龍也進去了,項龍是我們公司的人,難道項龍就不管了嗎?”

  “這事真的不好辦啊。”

  馮經理嘆氣道:“我聽雷董說你認識宋大師,這個宋大師可不是一般人,既然你跟他很熟,你可以去求助這個宋大師,相信他會幫你的。”

  說完,他根本不等我再說,直接就掛了電話。

  草!

  公司這幫孫子,要我們拼命的時候,我們何曾有二話?

  現在找公司幫忙,屁都不放一個。

  不過我也能理解,畢竟幾大公司之間都有積怨,如果誰先挑起事端,誰就沒理。

  但人我肯定會救的,哪怕只有我一個人,我也得把陳雪救出來。

  現在還搭上了項龍,我實在太對不起這哥們了。

  想了半天,我撥通了陳賀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