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54章 大發現
  宋飛打暈三個保鏢后,直接把這三個保鏢捆了,然后沖我和項龍招招手,便躲到了不遠處。

  他怕被蘇萬聰認出來。

  此時我和項龍已經拉開了保時捷的車門,把蘇萬聰從里面拖了出來。

  蘇萬聰見是我們,又驚又怒,直接威脅道:“你們好大的膽子!敢綁架我,信不信我讓你們走不出這座縣城!”

  啪!

  我抬手就是一巴掌,冷笑道:“還敢裝逼,搞清楚你現在的狀況,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剁了你,你爸都不知道你是被誰殺的?”

  緊接著,項龍也是一巴掌,抽得比我還狠:“你不是要打斷我們的腿嗎,草,你繼續囂張啊!”

  我倆一人一個巴掌,接連扇得蘇萬聰臉都腫了。

  他一臉怨毒地看著我們,不再裝逼了,也算是個聰明人:“你們到底想干什么!我都說了,曲珊珊的死跟我沒關系,我早在半年前就跟她分手了!為什么你們個個都說是我害死的她!”

  看這蘇少一臉委屈的樣子,好像不是裝出來的。

  看樣子,宋飛說的應該是真的,曲珊珊的死跟他真的沒關系。

  “你憑什么說不是你害死的?”

  我看著他:“你有什么證據證明你的清白?”

  蘇萬聰咬牙切齒道:“我他媽一個富二代,有花不完的錢,玩不完的女人,老子干嘛要害人!”

  “那個曲珊珊,她死的時候已經有身孕了,但我半年前就跟她分了手,她顯然已經跟了別的男人,為什么全都懷疑到老子頭上,不去懷疑她那個男朋友!”新筆趣閣

  我忙道:“她那個男友是誰?”

  蘇萬聰吸了口氣:“我不知道,但肯定是我們公司的人,曲珊珊只是個普通職員,以她的姿色,也看不上普通職員,所以這個人在我們公司肯定有點權利,但是誰我真的不知道!”

  看到蘇萬聰委屈的樣子,我都不忍心扇他了。

  我又問他:“你跟曲珊珊交往了多久?”

  蘇萬聰:“三個月。”

  擦!

  三個月就把人家甩了?

  “這三個月里,你有沒有發現她有什么不同尋常的舉動?”我問道。

  蘇萬聰一臉茫然:“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直接拿出手機,把汪海洋和劉文濤夫婦的照片,全都給他看了一遍。

  “曲珊珊有見過這三個人嗎?”

  蘇萬聰仔細辨認著照片上的人,點頭道:“認識,這三個人她都認識。”

  我和項龍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里看到了震驚。

  還真認識!

  難道所有模仿殺人案里的鬼,生前都互相認識?

  我連忙給老宋打了個電話,讓他把名單上的其他人的照片全都發過來。

  老宋這次沒罵我,很快就把照片發來了。

  我把這幾張照片又一一給蘇萬聰辨認:“那這幾個人呢?曲珊珊和他們認識嗎?”

  蘇萬聰連連點頭:“認識,我在曲珊珊的手機里看到過一張照片,是她和這些人的合照,而且他們全都穿著同款式的衣服。我當時還問她這些人是誰,她說是一個教會里的教友。”

  我頓時咽了口唾沫。

  這些模仿殺人案里的鬼,生前果真都認識!

  原來這就是他們的共同點,他們全都加入了一個教會,是這個教會里的成員。

  但這個教會肯定不是什么正經教會,正是因為他們全都加入了進去,所以才會出現在那份名單上,之后一一死去。

  我有些不解的是,在第一起試睡員遇害案里,劉文濤夫婦都曾在玉龍集團工作過。而第二起遇害案里,汪海洋也在玉龍集團工作過,在這起案件里牽連的史大鵬,甚至是被史大鵬砍死的那兩個人,也都在玉龍集團工作過。

  而且,他們全都是二十年前的老員工。

  那按照這個規律,曲珊珊應該也在玉龍集團工作過,而且還得是二十年前的員工,可她今年也才二十幾歲啊,二十年前她才多大?

  也就是說,如果曲珊珊不在這個規律里面,那她牽連的人里,肯定有人在玉龍集團工作過。

  而她牽連的人,必然是推她下樓的那個人,也就是她那個沒露過面的男友。

  這個男友,現在至少是四十歲往上。

  “曲珊珊死后,你們公司有沒有四十歲往上的中年男人也死了?而且這個中年男人在你們公司有一定的權利”我忙問

  蘇萬聰想了想,搖頭道:“沒有,誰那么短命啊。”

  我頓時有些興奮了,照此看來,害死曲珊珊的人,范圍又被縮小了不少。

  這個人現在在公司,而且四十歲往上,有一定的權利,這樣的人在公司頂多不超過十個,只要打聽一下他們的生活作風,再比對一下他們二十年前的履歷,肯定就能判斷出來這個人是誰了。

  我怕那三個保鏢醒過來,此時也思考不了太多,只是把該問的都跟蘇萬聰問一遍。

  但之后所問的東西,蘇萬聰也不知道了,照這牲口的說法,他就是跟這些女人玩玩,沒空管她們那么多的私事。

  現在該問的我都問完了,我看著蘇萬聰:“蘇少,你看今晚這事,我知道你肯定要報復,不如我們做個交易?”

  蘇萬聰冷冷看了我一眼:“你說。”

  我笑道:“現在你們公司的人,都說是你害死的曲珊珊,我也很肯定的告訴你,曲珊珊不是跳樓,而是被人從樓上推下來的,但這個人肯定不是你。”

  “不如這樣,我負責找出謀害曲珊珊的真兇,洗刷你的冤屈。而今晚的事,你也就別跟我哥倆計較了,畢竟你今天還想打斷我們的腿,咱就一筆勾銷吧,你覺得怎么樣?”

  蘇萬聰猶豫了幾秒,嘆氣道:“行吧,說句實話,雖然我這個人喜歡玩女人,但我從來沒傷害過她們,曲珊珊畢竟也跟我有過一段情,我也想知道是誰害死的她。”

  “只要你們幫曲珊珊找出害死她的人,今晚的事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