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26章 裝逼失敗
  我屬于死鴨子嘴硬的人。

  一進工廠我就有點慫了。

  這二半夜的,又是這么個環境,還有人在這里出過事。剛踏進來,我瞬間就感覺這里面陰風陣陣。

  但來都來了,我也不能打退堂鼓,要是原路返回,我肯定要被外面那三個人嘲笑。

  我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此時,我掃了一圈整個工廠,發現這工廠確實廢棄已久,很多地方都長滿了雜草,連廠房的墻皮都脫落得很厲害。

  雜草叢生的空地上,隨處可見銹跡斑斑的鐵皮。

  我注意到廠房有片區域,直接被熏成了一片黑色,聽說這家工廠之所以廢棄,就是因為之前出了一場火災事故。

  那場火災事故燒死了七八個工人,自從便導致這家規模不大的工廠,直接倒閉停工。

  據說是老板賠錢賠了個底掉,已經傾家蕩產了。

  我拿著手電筒,畏畏縮縮地四處搜尋著,看能不能發現那個試睡員的蹤跡。

  可晚上實在是視線不夠好,這雜草叢生的地方,又看不清腳下的路,也不知道我踩到了什么,突然就摔了個狗吃屎。

  “臥槽……”

  我疼得狠狠罵了一句,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爬起來,抬頭就看到一個讓我崩潰的東西。

  我原以為我是眼花了,但等我仔細一看,才發現我根本沒有眼花。

  那特么……居然是一截大腿!一截人的大腿!

  只見上面茂密的腿毛,足以說明這是一截男人的大腿。

  “啊!我尼瑪!”

  我嚇得尖叫起來,剛轉身要跑,忽然又看清剛才絆倒我的那個東西。新筆趣閣

  那是一截人的手臂,不知道是左臂還是右臂。

  但我此時哪還分它是左右,我差點要暈過去了,繞開它拔腿就跑。

  “項龍!項龍!救命啊!”

  我一手扛著刀,一手拿著手電筒,十分狼狽地嚎叫起來。

  外面頓時傳來一陣腳步聲,很快項龍三人就跑了進來。

  我心里一暖,看來他們還是很在乎我的死活的。

  “怎么了?你叫啥?”項龍一臉驚恐地望著我。

  “有有有……”我一臉恐懼,氣都有些喘不上來。

  “有鬼?”陳賀瞪大眼睛,差點哭出來:“我就說別來了,你特么非要來,快跑啊,待會兒鬼該追出來了!”

  “不是鬼,是死人啊!”我急得跳腳。

  “死人?難道……是那個失蹤的試睡員?”

  許磊瞪大眼睛,和項龍對視一眼后,直接拖著我就往那邊走。

  我嚇懵了,掙扎著不敢過去,可還是被這兩個人拖了過去。

  “哪呢?你說的死人在哪?”

  項龍他們找了一圈,卻是沒看到我剛才看到的東西。

  “不是死人,是死人的大腿,還有一截手臂!”

  我指著剛才的地方,可下一秒,我也傻眼了。

  我記得我明明是在這里摔倒的,我剛才看得一清二楚,可就兩三分鐘的功夫,剛才那兩樣東西,居然憑空沒了!

  “你是不是出現幻覺了?”項龍鄙夷地看著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覺得我太過于害怕,所以在自己嚇自己。

  我承認我裝逼過頭了,有點丟臉,但剛才絕對不是我的幻覺!

  “擦!我真看見了!”

  我不服氣道:“不信你們搜,絕對還能搜出來!”

  要是鬼,它興許能自己移動,但我不信死人還能動,更何況還是殘缺不全的死人。

  我懷疑是不是讓野狗給叼了,可剛才也沒聽到狗叫聲啊。

  項龍他們原本也害怕,但為了讓我死心,便分成三路準備再搜尋一遍。

  這三路自然是項龍和陳賀,我,許磊。

  陳賀因為膽小,不敢一個人。

  我拿著手電筒,慢悠悠地移動著,為了給自己掙回點臉面,我必須把剛才看到的‘東西’找出來。

  可找了一圈,我還是沒能找到。

  “擦,到底去哪兒了……”

  我有些不甘心,心想這一條大腿和一條胳膊,難道還能自己跑了不成?

  此時正巧搜到廠房門口,我朝著黑漆漆的里面望了一眼,頓時直打哆嗦。

  這里面我肯定是不敢進去,但剛才我又的確看到了死人的肢體,我懷疑那極有可能就是那名失蹤的試睡員。

  不管怎么樣,那畢竟是我們的同事,他死的這么慘,我們好歹要找到他的遺體,讓他入土為安吧?

  想著,我便準備招呼項龍他們一起進去。

  “項龍……”

  我轉過身,回頭喊了一下。

  可視野之內,哪還有項龍他們的身影?

  整個工廠,寂靜無聲,空無一人,只剩我孤零零地站在原地。

  只是一瞬間,我就有些崩潰起來。

  “項龍!”

  “陳賀!”

  “許磊!”

  我崩潰地喊了三聲。

  可空蕩蕩的環境,只有我的回音在回蕩。

  我汗毛又開始豎起來了,剛才我們一直在這片空地搜尋,根本沒打算進廠房里面去,也就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這三個人就不見了!

  難道真有鬼魂在這里作祟……可好歹弄出點聲音啊,就算是殺人,也至少讓人慘叫一聲吧?

  忽然,我余光瞥到廠房里有一道黑影閃過,那黑影閃得極快,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咽了口唾沫,轉身就準備跑路。

  可沒跑幾步,我就停了下來,死死握著手中那把神刀。

  項龍他們莫名其妙就消失了,我如果在這種時候自己逃走,先不說義氣不義氣,我這行為就挺讓人看不起的。

  媽的!我有張美倩的實力,又有神刀在手,我這么慫干什么!

  我記得老宋說過,如果遇見鬼,只要不是厲鬼,就千萬別犯慫,因為你越慫,鬼就越是要纏著你,你越不懼他,他反而會懼你三分。

  “草!你閃個雞吧!”

  我扛著刀,直接就沖了進去,怒火三丈:“在老子面前裝神弄鬼,信不信讓你再死一次!識相的趕緊把我朋友放了!”

  我抬手舉著刀,對著空氣四處揮砍,一頓破口大罵。

  可四周除了黑暗,還有我厚重的喘息聲,哪有什么黑影。

  剛才那道黑影,就好像從來沒出現過一樣。

  我知道,他一定躲在暗處,隨時準備偷襲我。

  正當我緊張到極點,下一秒就快崩潰時,一個男人的哭泣聲,毫無征兆地就響了起來。

  “好疼……好疼啊……”

  “為什么是我……嗚嗚……為什么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