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25章 第二起失蹤
  接到項龍的電話,我手里的礦泉水都嚇掉了。

  陳雪又出現在試睡員失蹤的現場!

  她幾個意思?

  上一次她出現,就失蹤了兩個試睡員。

  遠在豐城區那邊,她又出現了,這次又失蹤一個人。

  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要是這次的失蹤事件被警察知道,她肯定是第一個被懷疑的人。

  “你們在那兒等我,我馬上過來。”

  掛了項龍的電話,我讓方源和郭強去酒店等著,我沒回來之前,他們不許再回這個小區,以免再出什么事。

  我沒有耽擱時間,直接去車站買了票,火速趕往豐城區。

  大約兩個小時左右,我和項龍他們匯合了,六部的負責人許磊也在。

  “我們通過公司的人脈關系,偷偷拿到了這幾條街道的監控,您看。”

  許磊直接播放了某條街道的監控畫面。

  只見畫面上,那個失蹤的試睡員站在街邊,正朝過路的出租車揮手。從他的肢體動作可以看出來,他當時原地踱步,顯得很是著急。估計是接到了醫院的電話,急著去醫院給他老婆簽字。

  但那個時間段,正是出租車交班的時候,路過的好幾輛出租車都沒有搭理他。

  這個試睡員見攔車不成,便準備換個地方等車,直接離開了監控范圍的那條街道。

  我讓許磊切換下一個監控畫面,但他卻是搖了搖頭,說沒有了。

  我瞪大眼睛:“沒有了?他離開這條街道,肯定是去了下一條街道,難道下一條街道的監控視頻你沒拷貝過來?”

  項龍搖頭:“不是沒拷貝,是下一條街道的監控畫面,根本沒拍到那位同事的身影,所以我們也就沒拷貝下來。”

  我一時沒反應得過來,沉思起來。???.

  這名試睡員,出現在這條街道,沒攔到車,準備去下一個街道繼續攔,可下一個街道卻沒拍到他的身影。

  “兩個街道之間有監控死角?”我直接問道。

  許磊點點頭:“那個地段本來就很偏僻,而且一般的區縣,很少會每個街道都裝有攝像頭,尤其是城鄉結合部,附近能有一兩個監控就很不錯了。”

  城鄉結合部……

  我這才想起來,豐城區的這一單試睡任務,是在老城改造區域的普通民宅里。

  根據公司資料上的記錄,這棟兇宅的主人,屬于天煞孤星的那種極端命格,克妻克父母克四鄰,最后把自己唯一的兒子都給克死了。

  眼看自己的獨苗都沒了,這老哥直接狂性大發,砍了周圍鄰居大約十幾個人,造成了兩死十三傷的悲劇,最后這老哥也自殺了。

  當時這個事件,在社會上造成了不小的影響,我看新聞也看到過。

  由于死的人太多,附近的居民也全都搬走了,公司便瞅準商機,準備配合上面的老城改造計劃,在這里建一個菜市場。

  現在菜市場建好了,就等那些商戶來租店鋪,可人家知道這里死過很多人,哪敢來這地方做生意。

  公司不得已,只能讓自家試睡員先去那菜市場象征性地守幾天,所以一個班次就只安排了一個人。

  可沒想到還是出事了。

  接下來,許磊又給我播放了一段視頻。

  這段視頻,仍然是之前那條街道,大概是那名試睡員消失在畫面里三分鐘之后,有一個女人出現了。

  這個女人,赫然是陳雪。

  但陳雪的表現,依然很詭異,和在那個小區里的表現一模一樣。

  我看到這兒,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陳雪到底在干什么?

  為什么兩次人員失蹤,她都出現在現場?

  如要說試睡員的失蹤是她干的,可她都有這心理素質了,還至于這么惶恐嗎?

  要說試睡員的失蹤跟她沒關系,她又為什么會兩次出現?根據監控畫面顯示,她兩次都是提前出現,然后試睡員就出事了,之后就是她慌亂逃走。

  她好像知道哪里會出事……

  難道……她提前就預知了這些試睡員會有危險?

  這個女人,身上的秘密太多,我至今都猜不透她這個人。

  難道最近發生的事,都跟她要查的事情有關?

  我心里越來越有些不安,我必須要馬上找到陳雪。

  兩條人命,現在極有可能已經是三條人命了,陳雪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我忙問許磊:“試睡員失蹤的那個地方,附近的地形如何?你們去附近找過沒?”

  許磊道:“附近地勢平坦開闊,但有個廢棄的工廠,也在老城區的改造計劃里,之前已經有幾個承建商在準備競標了。不過最近這段時間,幾個承建商那邊似乎收到了什么風聲,遲遲沒動靜,似乎暫時不打算競標,估計是怕那菜市場鬧鬼,影響房價吧。”

  “李主管,要不我們現在去那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線索。”

  我點點頭,要找肯定是要找的,但不是白天,得晚上去。

  一聽我說要晚上去,項龍他們頓時瞪大了眼睛。

  “大哥,白天去你會死嗎?”

  陳賀沒好氣道:“晚上去老子絕對不給你們當司機,明知道晚上不安全,你過期方便面吃多了?”

  ……

  當晚。

  凌晨十二點。

  陳賀開車送我們來到了試睡員失蹤的附近。

  “尼瑪!”

  “你來就來,還偏偏選這個時間來,你是不是故意的!”

  陳賀一臉幽怨地瞪著我。

  其實不光他害怕,項龍和許磊也一臉幽怨地看著我。

  “怕個毛啊!”

  我瞪了他們一眼。

  這些個凡人,根本不知道我現在有多恐怖,老子可是擁有十年鬼力的人,還有一把神刀在手,我會怕這些小鬼?

  待會兒我扛刀砍鬼的時候,就怕濺他們一身血。

  我直接拿著我的神刀下車,招呼項龍和許磊也下車。

  可這兩個牲口竟然跟陳賀一樣,死活都不肯跟我進那個廢棄工廠。

  “草,竟然讓領導身先士卒,我要你們有個屌用啊,這個月獎金不用發了!”

  我罵完,直接扛著我的神刀,大搖大擺沖進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