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18章 突然失聯的新人
  和老宋擼串擼到了凌晨一兩點,我們才結束談話。

  回到家已經是深夜了,我卻輾轉難眠。

  按照老宋的猜測,他現在就怕那個幕后之人,就是當年那個人。

  畢竟當年那場大戰,所有的當事人都已經神秘失蹤,誰也不知道那個人到底死沒死。

  可老宋又說,自從那場大戰之后,那個人就銷聲匿跡了,從此誰也沒再見過他。

  老宋就怕當年那個人是死了,但他留有后代,如果是報父仇的話,那這個幕后之人就不止是針對那四家人了,而是要針對整個圈子。

  說實話,我一個渺小如塵埃的人,這種事我是摻和不了的。

  我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已經很不錯了。

  我現在就希望第二塊玉佩最好不要出現,這樣公司就不知道我偷換了東西。

  ……

  接下來這幾天,我一如既往地在公司面試新員工。

  但幾個部門的人員已經快達到飽和狀態了,我便撤掉了招聘信息。

  之前那些來面試通過的人,也都已經在開始工作了。

  我們要接的活兒,不光是蘭江市的活兒,甚至是那些區縣,包括周邊的幾個城市。

  一連半個月,我們竟然就接了二十幾單,派了許多人去往各大城市的兇宅。

  其實老宋說得對,不是死過人的地方就會鬧鬼,就算真想遇見鬼,那也挺不容易的,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這么倒霉。

  所以這半個月里,部門一直都相安無事。

  但不容易撞鬼,不代表不會撞鬼,平安了半個月之后,還是有人出事了……

  這天我接到一部門負責人的電話,說有一組人員在隔壁的城市失聯了。

  按照我給部門的規定,每一組人員去兇宅進行試睡的時候,一個晚上起碼要向公司匯報兩次平安,第二天早上換班的時候,也要匯報一次平安。

  可這次失聯的兩個人,在夜晚進行試睡的時候,明明已經匯報過了兩次平安,但在第二天早上換班的時候,第二組人員卻沒見到這兩個人,連電話也打不通。

  找不到人,打不通電話,他們只能報告給自己那個部門的負責人。

  這個負責人在接到電話之后,就立刻通知了我。

  “肯定是出事了。”

  我嘆了口氣,連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完,就立刻拉著項龍跟我一起過去。

  正常情況下,兩個新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失聯,畢竟來面試的,都是知道工作內容和工作地點,要是因為膽小,他們一開始就不會來公司面試。

  所以這兩個人肯定不是因為膽小被嚇跑,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遇到了不干凈的東西。

  我和項龍,很快便趕到了一部的辦公地點。

  由于調研部有九個部門,每個部門最少都有五六十個人,這么多的人,不可能讓所有人都來公司。所以公司給前面八個部門重新租了辦公場所,全都在寫字樓里。

  我和項龍趕過去的時候,部門負責人已經急得焦頭爛額了。

  “李主管,這兩個人已經失聯兩個多小時了。”

  “如果他們是在第二次匯報之后失蹤的,恐怕不止兩個多小時。”

  負責人張軍語氣有些凝重。

  我看著年紀比我大好幾歲的張軍,客氣地問道:“軍哥,你是公司聘請回來的老資歷,這里也沒別人,我聽說你是見過鬼的,以你的經驗判斷,這兩個人出什么事了?”

  此時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屋子里就我們三個人。

  張軍想了想,皺眉道:“說實話,我雖然在這行干了兩年,但總共見鬼也就兩次,而且不是什么厲鬼,所以也算不上有經驗。”

  “但我聽很多圈內人說過,鬼害人,都不是自己動手的,而是讓人產生幻覺。也就是說,不管鬼是怎么把人害死的,總得留有一具尸體吧,可是我讓第二組人在房子里找了很久,也沒找見那兩個人,所以我覺得奇怪……”

  我點點頭,心領神會。

  那兩個人的失蹤,讓我不得不想起高翔和周齊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出事的時候,也是突然失蹤,但在天亮之后,尸體就找著了,就出現在他們被害死的地方,也就是那棟兇宅。

  可這一次失蹤的兩個人,為什么天亮還找不著尸體……

  我有點想不通,只能對張軍道:“這件事先別讓其他員工知道,你讓第二組人先退出現場,找個地方等我們,我和項龍馬上趕過去。”

  我和項龍是九部的人,九部的存在,就是去處理鬧鬼的兇宅。

  但張軍聽到我的話后,卻是一臉詫異的看著我:“李主管,你……你親自去啊?你可是領導……”

  我不由得苦笑起來,他們要是不喊我主管,我都快忘了我是領導了。

  “我也是九部的人,自然得我去,你是一部的負責人,你去了,下面的人恐怕會胡思亂想。”

  我拍了拍張軍的肩膀道:“以后叫我李木吧,不用叫主管,聽不習慣。”

  說完,我便和項龍離開了一部,直接返回公司,找陳賀拿裝備。

  所謂的裝備,其實就是幾個監控攝像頭和筆記本電腦,但對九部的人來說,這幾樣就沒必要拿了。

  我讓陳賀準備了一些黃紙,兩袋白面,還有幾支白蠟燭。

  我那把刀也帶上了,這是宋青云掉落的神器,其他東西我可以不帶,但這個東西我必須帶上。

  陳賀現在是后勤部的人,整天除了給員工發裝備,就是吃喝拉撒睡。

  他一看是我和項龍來拿裝備,發完東西就想跑路。

  “你跑個屁啊!”

  我一把將他拉了回來。

  “不是,我一看到你們,我就知道又有地方鬧鬼了。”

  陳賀仿佛看到瘟神一樣,差點哭出來:“你們不會又要把我帶上吧?我可說了,打死你們我也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