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17章 失蹤的一百多人
  “丁大師,是當年唯一的幸存者……”

  我不可思議地看著老宋:“那他應該知道那場大戰的具體細節,也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失蹤的,他應該知道所有的真相。”

  回憶起恩師,老宋感嘆連連,點點頭道:“沒錯,他的樣子,應該是知道所有的真相,也是這世上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可他卻什么也不肯說,甚至這件事還牽連他自己女兒的失蹤,不管我怎么問他,他都不說。”

  這件事,恐怕是老宋一直以來的心結。

  要是當年丁大師說出了真相,也許那一百多個人還能找得回來。

  “那丁大師口中的‘他錯了,他們都錯了’,是什么意思……”我問老宋。

  老宋搖頭道:“我知道的太少了,無法從這句話里面判斷出什么,當時他老人家神志都不太清醒,也不知道是不是胡言亂語出來的。”

  “之后我也找了我師妹很多年,但始終找不到一丁點的痕跡線索。”

  “上百個人神秘消失,就算是死了,也該留下遺體吧……”

  我問老宋:“難道這么多年,就沒有一個人找到過什么線索嗎?”

  老宋看著我道:“之前有傳言流出來,說有人見過那些失蹤的人,但可信度不高。”

  我這人好奇心太重了,頓時亢奮起來:“是什么傳言?”

  老宋道:“這個傳言,是那個見過的人傳出來的,他說自己當時受了重傷,眼看快死了,被人救到了一個村子里。他醒過來之后,在這個村子里見到了當年所有的失蹤人員,包括我師妹,說我師妹懷里還抱著一個嬰兒。”

  “后來他傷好之后,就被村子里的人送了出來,之后他再想回去找那個村子,那個村子卻神秘消失了,不管他怎么找,他都再也見不到當年那些失蹤人員。”

  我聽得目瞪口呆,吐槽道:“這不扯淡嗎!他擱那兒跟你們講桃花源記呢?”

  這個劇情,簡直是太熟悉了!

  我記得上初中的時候,學過一篇文言文,就是桃花源記。

  這《桃花源記》里的內容,跟老宋剛才所講的,幾乎是大同小異。

  這篇文言文里面講的,是東晉太元年間,一個漁人誤入了一片桃源之地,里面居住了很多的村民,這個漁人當時就覺得不對勁,心想戰亂年間,怎么可能還有這樣的世外桃源?

  后來跟里面的村民交談之后才得知,這些村民的祖先為了躲避秦時的戰亂,才躲到了這里來,后來便與世隔絕,世代都居住在這片桃源里。

  最后村里人送這個漁民離開,囑咐這個漁民,讓他千萬不要把這個地方說出去,讓外面的人來騷擾他們。

  這個漁民嘴上答應著不說,但在離開的時候,卻處處做了標記,出去以后就違背了自己的諾言,把這事告訴給了當地的太守。

  之后當地的太守就帶著人去搜尋那處桃源之地,順著那個漁民留下的標記,可沒想到,卻迷失了方向,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個村子了。

  這就是桃花源記的大概內容。

  而老宋剛才講的,幾乎完全是這篇內容的翻版。

  “所以我說可信度不高。”

  老宋搖頭道:“而且當年傳出這個版本的人,我找人打聽了很久,也打聽不到這個人到底是誰。”

  “最重要的是,我師妹曾經說過,她這輩子是不會嫁人生子的,因為一旦生育了后代,就會影響到她的修行,所以這個版本完全就是謠言,我也沒有聽信。”

  說實話,這個版本的確夠扯淡的,編謠言的人,是欺負老一輩的人沒學過桃花源記啊。

  我問老宋:“那四大公司的人,為什么也會牽扯進當年的事?”

  老宋道:“當年圈里人的能人異士,組織著要去圍剿那個人,這么多的人,肯定需要經費,而當年就是玉龍集團給這些人提供的經費。”

  “自那些人失蹤以后,玉龍集團的四家人,當年應該是五家人,也就是那幾個董事長的父輩,全都中了莫名其妙的詛咒。而這種詛咒極其怪異,不要人的命,卻要人痛不欲生。”

  “這種詛咒最陰毒的地方就在于,它會遺傳,也就是說,只要是那五家人的后代,全都會遺傳這種詛咒。”

  我頓時一驚。

  難怪我看到雷兆明的時候,總感覺他一副病相,他既是五家人的后代,自然也遺傳了這種詛咒。

  “玉龍集團的人要錢有錢,要人有人,難道他們身邊就沒有能人異士能破解這種詛咒嗎?”我問道。

  老宋還是搖頭:“這種詛咒,全天下無一人能解,我估計就算是我師父在世,也拿這種詛咒沒辦法,唯一能終止這種詛咒的方法,就是斷子絕孫,只要斷子絕孫了,這種詛咒就無法再流傳下去。”

  臥槽!

  斷子絕孫?

  這家大業大的,誰愿意斷子絕孫啊?

  不過這五家人,還真有一家斷子絕孫了,那就是周家。

  周玉輝一家人全被人害死了,他那個獨子尚且年幼,生前還沒娶妻生子,這周家自然是斷了香火。

  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周玉輝追殺我們的時候,也提過詛咒的事。

  “當年那一戰,圈子里損失慘重,從此凋零,我們熬過了時代的變遷,好不容易又重新凝聚起來,卻沒撐過那個人的屠殺,一夜間帶走上百名高手。”新筆趣閣

  老宋搖頭嘆息道:“如今這個圈子,已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否則哪輪得到宋青云這個孽畜興風作浪,還沒人制裁他。”

  我聽得也是一陣唏噓。

  雖然我不是這個圈子里的人,但現在好歹也在跟那些死去的亡靈打交道,一個時代的凋零,多少是令人惋惜的。

  真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竟然折損了這么多人,還讓四個家族的人被這么惡毒的詛咒纏身。

  只可惜的是,當年唯一知道真相的丁大師,也帶著真相過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