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100章 喜提寶刀
  果報的出現,很快就讓老宋脫離了周玉輝的控制。

  老宋自然是竊喜,但周玉輝就麻煩了。

  他好不容易才逃脫果報的報復,已經受了重傷,再加上還沒有完全轉化成煞,他根本就對抗不了自己的果報。

  “你們為什么老是纏著我!”

  周玉輝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怒目而視:“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他!是他啊!是他害死我全家,我才害死的你們!”

  “你們就算想報仇,也應該去找他報仇!”

  這一招仇恨轉移,直接就把仇恨甩鍋到了老宋頭上。

  果報本就不是具體的東西,而是因果循環產生的強大怨念,他們自然能分清誰有罪。

  老宋顯然也是有罪的,而且算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一時間,果報的仇恨直接對準了老宋,讓老宋登時就變了臉色。

  他顯然知道果報的強大,一下子就慫了。

  “不是,不是我!是他啊!是他害死的你們,跟我有什么關系!”

  老宋連連后退,連盒子也不來搶了,轉身就想逃走。

  但他肉體凡胎,又哪能逃脫果報的糾纏,瞬間就被席卷到了空中。

  “破!”

  老宋的反應也是夠快,凌空便輕喝一聲,持刀就要朝那團黑霧砍去。

  可一刀劈下,卻不如劈在周玉輝身上那般。明明是一團沒有實體的黑霧,竟劈出了一陣火花,猶如劈在磐石上一樣,震得老宋臉都猙獰了。

  “怎么會劈不動……”

  “再破!”

  他又吼一聲,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涂在刀身上。

  我頓時看傻眼了,晃眼間我竟然看到那把刀閃了一下紅光,旋即又見老宋劈下。

  可這一次,他連碰到那團黑霧的機會都沒有,一支黑色利爪便猛地從黑霧里伸了出來,猶如捏豆腐一般,直接就捏碎了老宋的右臂。

  霎時間,鮮血橫飛!

  我和陳賀等人全都看得手臂一麻。

  好殘暴啊!

  一個人的手臂,竟然活生生就被捏碎了,那條斷臂直接就被甩飛了過來,手里還握著那把刀。

  只聽‘唰’地一聲,刀頭直插我跟前,正好插在我兩腿之間。

  而那只斷手,也在刀插進土里的時候,被震到了陳賀那兒。

  “啊!!臥槽!臥槽!”

  陳賀抱著那只斷手,慘叫兩聲,當場就暈了過去。

  而我也嚇得快崩潰了,強行沒讓自己尿出來。

  這果報是不是近視眼,它差點沒把我閹了!

  “草!你他媽小心點啊!上次你毀我黑符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我怒了,又沒忍住沖他咆哮。

  霎時間,黑霧中一雙紅燈籠似的眼睛瞪了過來,嚇得我一哆嗦,連忙又跪地求饒:“對不起,您繼續!”

  好在我不是它的目標,那雙眼睛很快便消失。

  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心道以后再也不能這么嘴欠了。

  此時老宋還在發出凄厲的慘叫,他斷了一只手,很快又被打飛了出去,在空中噴出一道血霧。

  看他這凄慘的模樣,這次算是完了,我不由得有些唏噓,但卻一點也不可憐他。

  這人就是活該!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老宋的生命力不是一般的頑強,他倒下后又掙扎著站了起來,用左手迅速掏出一張黑符。

  我一看那黑符,頓時就驚呆了。

  我記得老宋說過,符分五種顏色,分別是黑紅黃白青,而黑符又是最為強大的符。修為高深的人,甚至可以用黑符來召喚雷電。

  但施法一次,對用符的人也會造成很大的傷害,起碼要一個月才能緩過來。

  “五雷猛將,隊仗千萬,開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只聽一陣剛猛的念咒聲,每一句出口,天空就響起滾滾悶雷的聲音。

  這陣仗,頓時嚇得我和項龍瑟瑟發抖,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這老東西,不會真把雷電給召喚出來吧?

  難道他修為已經高到這種程度了?

  一時間,不光我們被嚇懵了,就連周玉輝和他的果報,都被老宋震懾得不敢輕舉妄動。

  可就在此時,老宋卻突然收起黑符,轉身就跑。

  他速度之快,根本不給人反應的機會,不一會就跳墻跑沒影了。

  嘩擦!

  這老東西也太不要臉了,竟然晃點了所有人。

  他身受重傷,根本沒能力再施展黑符,剛才就是在裝逼而已,偏偏所有人都被他給忽悠住了。

  “啊!!”

  虛空中,再生無數凄厲的鬼叫。

  見老宋逃走,那團黑霧又爆發出一陣猛地邪風,吹得幾棵大樹瞬間就被折斷。

  老宋跑了,周玉輝自然又成了黑霧的目標。

  “你媽的!我很好欺負是嗎!呸!”

  周玉輝罵了兩句,轉身也跑了,頭也不回。

  很快,那團黑霧就追了上去,前方時不時地傳來周玉輝的幾聲慘叫。

  整棟別墅,一下子就變得安生了。

  我和項龍大眼瞪小眼,遲遲沒緩得過來。

  今晚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先是老宋,后是周玉輝,之后又招來果報,而我們反倒成了最安全的。

  不僅如此,我還喜提一把老宋遺落的寶刀。

  我滿臉驚喜地從地上爬起來,抽出地上那把刀。

  這刀一看便是好東西,肉眼可見是鋼鐵鑄造的,但奇怪的是,這刀拿在手上卻很輕巧,完全沒有鋼鐵的重量。新筆趣閣

  而且老宋已經介紹過這把刀了,還親自給我們演示過,這刀不僅能把活人的靈魂禁錮在里面,甚至還能傷鬼!

  殺人我肯定是不敢的,但能傷鬼,這對我來說,就絕對是一把神兵利器啊!

  正當我美滋滋地把刀收撿在背包里,項龍卻一把抓住我,臉色驟變:“李木,陳雪呢?我們的盒子還在她手上!”

  我四下張望,頓時也慌了起來。

  臥槽!

  陳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