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95章 死人的鞋子
  無人駕駛的救護車,此時正迎面朝我們開來。

  而身為我們這方的駕駛員,趙海峰卻是一動不動,遲遲不發動車子。

  “大哥!快開車啊!你想死嗎!”

  “不……不是啊!車子發動不了了!”

  趙海峰帶著哭腔,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眼看救護車越來越近,甚至突然又開始加速。

  “跳車!快跳車!”

  我狂吼一聲,拉著車門的把手就準備跳車保命。

  可就在我要推門的那一刻,那車門竟然推不開了!

  “臥槽!你個傻逼!你鎖車門干什么!”

  “啊!!”

  整個車內,頓時響起我們的尖叫,因為車子已經快撞上了,偏偏趙海峰這個傻子還把車門給鎖了。

  可下一秒,兩輛車卻突然靜止不動,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

  那一刻,我們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四周寂靜得甚至能聽到我們的心跳聲。

  就連一直很淡定的蘇梅,此時都難得的露出了一絲恐懼。

  好險!

  剛才差一點就撞上了!

  就憑那救護車最后的車速,我們少說也要被撞死好幾個人。

  可為什么,這車突然就停下來了?

  “快下車!”

  我忙招呼其他人下車。

  而這一次,車門竟然一下子就被我們推開。

  我們幾乎是爬著出來的,腿都嚇軟了。

  我帶著趙海峰,準備過去查看那輛救護車。

  透過車玻璃,我們看到這輛車上,不止是沒有駕駛員,整個救護車完全是空無一人。

  但讓我們駭然的是,里面有很多血跡,甚至隔著車玻璃都能聞到血腥味。

  趙海峰當場就嚇癱了。

  我問他,剛才為什么不啟動車子。

  “我……我也想啊,但發動機突然就打不著火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車門也不是我鎖上的……”

  我吸了口氣,死死盯著他,發現他確實沒說謊。

  “你會修車嗎?”我問他。

  他點點頭,又搖頭:“一些小毛病會點。”

  “那你去檢查一下發動機,看到底是什么問題。”

  趙海峰忙爬了起來,打開車前蓋就開始檢查。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叫了起來:“你們快來看!”

  我們所有人都被吸引過去。

  只見趙海峰從車頭內部拿出來一只鞋子,這只鞋子有點像醫院護士所穿的護士鞋,而且鞋子里面,還藏了一道黃符。

  我頓時就汗毛倒豎了起來!

  這護士鞋沾有斑斑血跡,顯然不是正常的鞋子,再聯想到那輛救護車出了車禍,而且車上的人無一幸免。

  這特么……不會是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鞋子吧?

  一只死人的鞋,再加一道符,看來剛才車子啟動不了,就是這兩樣東西在作祟。

  我才反應過來,原來我們撞鬼,不是亡魂在報復,是有人故意藏了一只死人鞋子在車上,把那晚死去的鬼魂,引到了我們這里來!

  到底是誰干的?

  這車是吳主管借給我們的,難道是他?

  可如果是他,他就是要害死我們,但他不是曹總的人嗎?曹總要我們去兇宅找東西,不可能半道上就弄死我們吧,他圖啥?

  我臉色一變,突然想起陳雪他們。

  我連忙掏出手機,撥通陳雪的號碼,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們雖然中了障眼法,但手機卻還有信號。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好在陳雪他們沒有事,不過他們也差點經歷了死亡。

  聽陳雪講,剛才有一輛拉客的面包車朝他們撞過來,情況跟我們一模一樣,但好在陳雪反應快,把那瓶黑狗血撒了出去。他們現在已經破解了障眼法,正往月光路174號開過去。

  而且,他們在車頭也發現了一只護士鞋和一道黃符。

  掛了電話,我頓時有些心驚膽戰起來。

  兩輛車上,竟然都裝有死人的鞋子,那應該就不是吳主管干的了。

  吳主管有機會在這輛車上動手腳,總不可能還有機會在陳賀的車上也動手腳。

  “海峰,去把這只護士鞋燒了,連同那道符也燒了。”

  我直接扔給他,讓他去處理。

  我懷疑我們被障眼法迷住,就是因為這死人鞋子。

  趙海峰拿著鞋子,不情不愿地跑去一旁焚燒,我也忙拿著手機,給吳主管去了一個電話。

  “喂?李木?”

  “吳主管,我問你個事,你借給我們的這輛車,到底是誰的?”

  吳主管頓時一愣,回道:“公司的啊,你不會以為那是我的車吧,怎么了?”

  我陰沉著臉道:“這輛車最近都有誰開過?”

  吳主管想了想,說:“前幾天你的老領導車壞了,就把這車借去開了幾天,不過昨天就還回來了,咋了?”

  聽到吳主管的話,我頓時就明白了。

  又是老王那家伙干的!

  老王以為我會在陳賀的車上,所以他就事先藏了一只死人鞋子在那輛車。

  至于是什么時候藏的,聯想到他提前刪除了門店里那個人的檔案,我估計他早就知道,我們那晚會偷偷去門店。所以他那晚,就在附近監視著我們。

  等我和陳賀兄妹進入門店之后,他就偷偷把鞋子藏了進去。

  后來他知道公司又派了幾個試睡員給我,人多了肯定要用到車,而這輛車又是公司公用的車,他就想辦法又在這輛車藏了死人鞋子。

  因為他不確定我到底會乘坐哪輛車。

  他為了整死我,真是把謹慎這一點做到了極致!

  我吸了口氣,許久才平復下來,又跟吳主管繞了幾句,說我們馬上就到月光路了。

  掛了電話,我看向被焚燒的那只護士鞋。

  就在此時,天色突然暗了下來,耳邊也傳來車輛疾馳的聲音,還有偶爾傳來的行人說話聲。

  我頓時一喜,這是從鬼打墻里面出來了!

  我環顧四周,這才發現,我們根本沒把車開到春華大道那個十字路口,而是開進了一條小巷子里。

  隨著那只護士鞋被燒掉,我們就破除了亡魂的障眼法。

  我頓時松了口氣,直呼我又死里逃生,撿回了一條小命。

  不過,我總覺得哪里有說不通的地方。

  陳雪他們之所以能破除障眼法,是因為陳雪反應快,將那瓶黑狗血灑了出去。

  可我們這輛車上,我剛才什么也沒做,但那輛救護車,突然就停下來了,這是咋回事?

  我偷偷看向趙海峰他們,心里不由得有些懷疑。

  難道我們這輛車上,有一個隱藏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