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92章 中元節
  來到公司,我見到了其他的試睡員。

  一共五個人,四男一女,人數正好對應死了的史小天他們。

  這些試睡員里,除了那個女的,其他人都對我很客氣,似乎都把我當成了小領導。

  唯獨那個女的不太愛說話,只是簡單地做了個自我介紹。

  當然了,我也不希望他們討好我,這對我來說壓力很大。

  之前史小天他們討好我,我就得保證帶他們活下來,結果全都沒了……

  不管怎么樣,我心里還是很內疚。

  所以我盡量跟這些人保持距離,希望不要跟他們產生太大的交集。

  我還發現,這幾個人年紀都有些偏大,全是二十七八的青年。

  這個年紀,正是快結婚或是已經結婚的時候了,吳主管和曹總這幫人也是作孽,之前一毀就毀掉一個家庭,現在是毀兩個家庭。

  媽的!這幫人早晚要被雷劈!

  我跟這些試睡員沒有聊太久,全程語氣都有些冷淡,最后走的時候跟他們互留了手機號碼,讓他們等我中元節那天的通知。

  其實我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如果真到了中元節那天,我就把這些人聚集在一起,想辦法讓他們別去兇宅。

  周玉輝到底掛沒掛,我到現在還不確定,如果中元節那晚不會出事,那所有人都萬事大吉。

  可如果那天真的要出事,反正我和陳賀他們已經牽扯其中了,要死就死我們吧,何必再多拉幾個人陪葬。

  接下來這幾天。

  我除了往醫院跑,去探望項龍以外,其他時間便一直待在自己的出租屋里。

  畢竟距離中元節那天,已經不剩幾天了。

  那晚是一個關鍵,將直接決定我的生死,還有陳雪他們的生死。

  加上接連被人算計,又接連被人欺騙,我現在變得越來越謹慎。

  所以我把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所有的細節,全都羅列在一個本子上。

  我仔細推敲這些事情之間的關系,以及其中的邏輯,我反復進行推敲,想看看有沒有什么隱藏的細節是我之前沒發現的。

  一連推敲了好幾天,還真讓我發現了一個事。

  準確來說,是某個人。

  這個人有很大的問題,而且我之前就懷疑他有問題。

  現在再次進行推敲,我發現這個人的行為邏輯十分古怪。

  我記得上大學的時候,教我們邏輯學的教授曾說過,這世上的所有人都會說謊,因為說謊是人的本性。

  但唯有邏輯本身不會說謊,所以當一個人的行為邏輯背離常態的時候,那這個人就一定是在騙人。

  “我終于明白,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了,你等著完蛋吧。”

  我端起泡面,嗦了一口,不禁冷笑起來。

  這一次,我非得整死這個人不可!

  ……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就到了中元節這天。

  我原本不打算帶著項龍去兇宅,畢竟這哥們兒身體還沒養好。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他竟然自己就去辦了出院手續,執意要跟我們一起,說要和我們同生共死。

  這哥們的道德水準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可能把道德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

  我攔不住,便也就不攔他了,畢竟我們幾個要是掛了,周玉輝肯定也不會放過他,他還是要死。

  去醫院接上項龍,我們就坐著陳賀的車先去了公司。

  一路上,我看到不少賣紙錢的店鋪,甚至有的小賣部都在賣。

  這節日的氣氛一下子就出來了。

  當然,我們也買了,但沒買紙錢。

  我讓陳賀買了好幾斤白面,我們一人一袋背著。

  這東西可是好東西,萬一周玉輝沒死,或是有其他的鬼要弄我們,這白面就能讓它無所遁形。

  除此之外,我和陳賀還跑了好幾家辦喪事的店鋪,才好不容易買到了一瓶黑狗血。

  黑狗血這東西,簡直有奇用,是我們唯一能對付鬼的法寶。

  那天我和陳賀在鬼域里可看得一清二楚,老宋就是用這個東西,才逼走張美倩的。

  不過這東西真是不好買,我們跑了一上午才買到一小瓶,也就是250毫升,光是這點,我和陳賀就一人花了一千。

  畢竟是保命的東西,我們自然不能吝嗇。

  很快,我們就到了公司門口。

  還沒等下車,我就看到那五個試睡員站在公司門口,似乎早就在等我們。

  “不是,真不打算帶他們去啊?”

  陳賀有些埋怨:“萬一今晚有危險,咱們多帶點人,也好……”

  他話還沒說完,我們全都鄙夷地望著他。

  這貨是典型的貪生怕死之輩,恨不得拉上一百個人去給他墊背。

  “嘿嘿,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見我們全都鄙視他,陳賀頓時不敢再說了。

  我先下了車,朝那幾個試睡員走去。

  “李主管!”

  那幾個人一看到我,立刻就小跑而來。

  我一臉無奈,心說他們這么喊我,萬一讓吳主管知道了,還以為我要謀權篡位呢。

  “李主管,我們等你很久了,是現在去兇宅嗎?”

  “不是。”

  我看著他們,面無表情道:“我就是來通知你們一下,改時間了,今晚先不去兇宅了,明天再去吧。”

  “你們打個車回去,明天等我的電話。”

  幾個人頓時面面相覷。

  “李主管,可吳主管不是說……讓咱們今晚去嗎?”

  “而且他還說了,讓我們天黑之前就得趕過去,不能耽擱時間。”

  “咱這一天可得掙兩千多呢,要不……您再跟吳主管打電話問問?”

  這幾個人,雖然表面上聽我的,但還是以吳主管的話為準。

  我心說找死也不用這么趕趟吧,錢要緊還是命要緊啊!

  不過,我頓時也有些為難起來。

  我當然可以跟他們撒謊,說我已經跟吳主管溝通過了,可萬一這些人打電話去問吳主管呢?或者吳主管打電話來問他們呢?

  正當我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時,吳主管他老人家出現了。

  “去,今晚就去,不用明天了。”

  只見吳主管背著手,笑意連連地從公司里走了出來,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車子我都給你們備好了。”

  “李木,你跟他們坐一輛車吧,新人剛上崗,畢竟是去死過人的地方,你好好安撫一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