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83章 周玉輝的果報
  眼看黑符被毀壞,我心都涼徹底了。

  周玉輝的果報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

  來得是這么巧,是這么命中注定!

  我明明已經快把符咒念完了!

  我好不容易要把周玉輝封印了!

  這么千載難逢的機會,就這么湊巧地被毀了!

  “我草你大爺了!你他媽缺不缺德!”

  我氣得失去理智,甚至忘了這東西連周玉輝都要恐懼,直接就破口大罵起來。

  但我剛罵完,瞬間就墜入冰窟,仿佛被死神鎖定了一般。

  “對不起,我錯了。”

  我再次跪下求饒。

  那‘東西’似乎只想要對付周玉輝,在我跪下那一瞬間,我身上的壓力頓時驟減。

  “你們找我干什么!不是我害的你們!”

  一直牛逼轟轟的周玉輝,此時竟被卷飛了起來,恐懼地叫道:“我也是被人害的,罪魁禍首不是我!不是我!”

  話音剛落,一股龐大的邪氣再次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周玉輝應該自知難逃了,似乎打算跟自己的果報拼命。

  我看到這一幕,心里五味雜陳。

  按照老宋的說法,鬼是不能被殺死的,周玉輝雖然已經超越了鬼的范疇,是邪魔的一種,可我也只能鎮壓他,不能將他殺死。

  現在就看這果報能不能將他殺死了。

  如果不能的話,那悲劇的就不是周玉輝,而是我。

  “快走!”

  正在此時,張美倩突然憑空打開了一扇門,沖我招了招手。

  我眼看已經是封印無望,也只能先逃命再說,便連忙沖過去拉起昏迷不醒的陳賀,將他扛了起來,沖進張美倩打開的那扇門。

  當我扛著陳賀踏進那扇門之后,門瞬間便合上,眼前頓時一片漆黑,周遭也變得無比寂靜。

  這個空間,就好像是隔絕了整個世界一樣,我瞬間就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美倩姐,這是哪兒?”

  我有些害怕,連忙呼喊張美倩。

  “這是你和你朋友回去的通道。”

  張美倩的聲音,不知從哪飄來,我四下張望,卻也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原本的通道已經被周玉輝切斷了,因為他沒打算放你們回去,所以我只能動用我的方法,送你們回去。”

  我聞言,頓時明白過來。

  張美倩既然有辦法穿梭周玉輝的鬼域,那她肯定就有回去的辦法。

  只是我沒想到,周玉輝竟然早已經切斷了我們回去的路,今天要不是張美倩的話,我們肯定就回不去了。

  而且我如果真有幸把周玉輝成功封印,那我和陳賀也要被封印。

  臥槽!這死鬼好陰險啊!

  “謝謝你,美倩姐!”

  “你先別急著謝我。”

  張美倩的語氣忽然變得低沉起來:“我帶你們回去的辦法,就是先送你們進入我的鬼域,然后再送你們回去,所以,你會看到很恐怖的東西……”

  我頓時就愣住了。

  要先進入張美倩的鬼域……那我豈不是,會看到她是怎么死的……

  不等我回過神來。

  很快,我眼前的黑暗漸漸開始消散,逐漸變得明亮起來。

  當我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又回到了那棟兇宅里,回到了張美倩死亡那天。

  這一次,我并沒有心理準備,直接就出現在了客廳。

  而且我眼前,赫然出現了七個人。

  這七個人,分別是迫害張美倩兩口子的那五個禽獸,還有張美倩和她老公林書文。

  此時的畫面,張美倩和林書文,已經被綁了……

  陳賀正巧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嚇了一跳。

  其實他剛才就已經醒了,但太過于虛弱,一直在裝死。

  “李木,這是……”

  “這是張美倩和她丈夫遇害的時候。”

  我吸了口氣,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接下來,我和陳賀度過了人生中最難熬的幾個小時。

  我們親眼見證了張美倩和她丈夫,是怎么被那五個禽獸迫害致死的。

  所有的細節,所有的過程,在我們眼下重演了一遍。

  還記得小時候我看過的那篇新聞報道,當時我都受不了那些殘忍的細節。

  直至我都成年了,當我再去調查張美倩和她丈夫這起案子的細節時,我仍然感到頭皮發麻。

  沒想到現在,那些細節竟然變成了一幕幕讓我心如刀絞的畫面。

  此刻我終于明白,張美倩所說的很恐怖的東西,到底是啥了。

  那不是鬼,也不是邪魔,更不是那些詭異的東西。

  而是人心!

  是五顆已經爛透的人心!

  當我和陳賀看完所有的畫面,我和陳賀都已經承受不住了,直接癱在地上,眼睛發紅。

  “這些畜生……”

  陳賀已經半死不活了,都忍不住痛罵起來。

  但很快,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看著我:“你有沒有發現,那個年紀最小的人,長得很像我們門店的某個人?”

  聽到陳賀的話,我頓時一怔。

  剛才我的確是發現了。

  由于之前我一直都想查出來當年第五個人是誰,可通過丁海泉的口述,當年那第五個人年齡太小,所以逃過了制裁。

  而且過了這么多年,他的容貌肯定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要找到他,根本不太可能。

  但剛才我看到了那個人的容貌,盡管只是小時候的樣子,我竟然也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只是這種感覺,并不強烈。

  此時陳賀竟也跟我有一樣的感覺,一下子就讓我想起來,我好像真的見過這個人,而且就是在最近!

  只是我根本想不起來他是誰。

  “你快想想,他到底是誰?”

  我一臉期待地看著陳賀:“你確定,他真是我們門店的人?”

  陳賀一副苦思冥想的樣子,喃喃道:“他絕對是我們門店的人,但恐怕存在感不是很強,畢竟我在門店囂張了這么久,那些人整天巴結我,我對他們的記憶還是很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