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80章 要折陽壽
  自我開始調查月光路的兇宅。

  不管是張美倩,還是周玉輝,謎團都在漸漸被解開。

  但唯獨一年前死的第三批人,他們的存在感略顯薄弱。

  我甚至都快忘了這第三批人。

  可沒想到,張美倩帶我來救劉明明,竟讓我無意間也發現了這第三批人。

  此時所有的人都一臉驚愕地望著我。

  就連劉明明都抬起了頭,有些不可思議。

  “你怎么來了?”

  她看著我,語氣擔憂地問道。

  畢竟她是被周玉輝困在這里的,自然知道這里有多危險。

  “明明姐,我來救你出去啊!”

  我一臉激動,連忙跑過去,想幫她掙脫那條鎖鏈。

  我注意到劉明明他們全都被一條鎖鏈捆著,這鎖鏈仿佛是從墻壁里長出來的一樣,他們掙脫不開鎖鏈,所以一直被困在這。

  但我顯然低估了周玉輝的能耐,就在我兩只手觸碰到劉明明那條鎖鏈時,一股極其陰寒的力量,霎時間便侵入我體內。

  我當場就慘叫起來,幾乎瞬間就把手縮了回來,滿臉愕然。

  剛才那種感覺,就好像被凍在了零下一百度的冰窖里,我甚至都說少了!

  那種陰寒的感覺,仿佛要把我靈魂都凍住。

  “怎么會這樣……”

  “因為這些鎖鏈是無形的,是由周玉輝的怨念所化。”

  張美倩道:“一般的人和鬼,根本承受不住他的陰寒,連我也沒辦法。”

  聽到張美倩的話,我頓時就傻眼了。

  這鎖鏈如果掙脫不開,我還怎么救人?

  劉明明對我有恩,我現在既然找到了她,我又怎么可能放任她不管!

  “沒用的,你走吧。”

  劉明明低下頭,永遠都是話少的樣子。

  但我聽得出她語氣里的絕望,顯然她也不想被困在這兒。

  這個女人,生前已經夠可憐了,她絕不能死后還要被永遠困在這里受罪!

  “美倩姐,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嗎?”我忙問。

  張美倩卻是不說話了。

  我看得出來,她不是沒有辦法,而是不想告訴我。

  “美倩姐,你告訴我好嗎?”

  我懇求道:“我今天一定要帶她走!”

  張美倩嘆了口氣,有些為難:“你現在雖然是靈魂狀態,但不算鬼,所以你身上仍然有陽氣,你可以用陽氣強行掙脫他們的鎖鏈,但是……”

  我哪還聽得完,頓時一喜:“那不就行了,沒事,反正我陽氣重!”

  張美倩道:“但是陰陽在此時是不相容的,而是相克,你會折陽壽!”

  “折……折陽壽……”

  我猛地一怔,頓時就慫了:“要折多少……”

  張美倩搖頭:“不清楚,但此長彼消,你這點陽氣,跟周玉輝的怨念差太多了,我估計要折不少……”

  我又慫了。

  周玉輝的怨念有多強,我比誰都清楚。

  我要是強行用陽氣破開鎖鏈,少說也要折壽十幾年吧……

  我看著十分可憐的劉明明,一下子有些猶豫了。

  不是我不想救,也不是我不準備救,畢竟要折壽這么多,我想緩緩。

  “你走吧。”

  劉明明看出我的猶豫,頭也不抬地說道:“從我孩子被擄走的那一天起,我的心就已經死了,活著也是受罪,死了倒是解脫,所以,你不欠我什么。”

  這是我第一次聽劉明明講這么多話。

  她想讓我走得心安理得,便說我不欠她什么。

  可我怎么可能不欠?

  我吸了口氣,再一次抓住那條鎖鏈,陰寒刺骨的感覺,讓我本能地想甩開。

  但這一次,我沒再放手,而是用盡全力,拼了命地將鎖鏈折斷。

  空氣中,頓時傳來鎖鏈斷裂的清脆聲,那條束縛劉明明的鎖鏈,竟憑空就消失了。

  我來不及大喜,眼前頓時一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直挺挺便向后倒去。

  劉明明和張美倩眼疾手快,一把就扶住了我。

  我抹了抹鼻子里流出來的液體,一看,全是黑血。

  “值得嗎?”

  劉明明語氣埋怨:“我已經死了,可你還活著。”

  我笑了笑,腦袋有些發暈:“值得,就算第一次我不欠你什么,是你自己倒霉,那第二次呢?別說折壽十幾年,就算當場暴斃,救你也是值得的,嘿嘿……”

  劉明明不說話了,但我覺得她此時應該很感動吧。

  這個可憐的女人,我恨不得能對她再好一點,讓她也感受到有人對她的關懷。

  兩個女人很快將我扶了起來,準備帶我離開。

  我更沒打算停留,因為我沒想去救另外四個人,所以我走得很快,我不好意思去看他們……

  畢竟救人是要以壽命為代價的,我跟這幾個人無親無故,我還沒偉大到要舍己救人。

  “先生!”

  “你能不能救救我們!!”

  “求你了!”

  沒走多遠,身后突然就傳來那四人的哀求。

  我愣在原地,頭也沒回,心虛起來:“對不起……我可能,我可能救不了你們,我如果救你們四個,我就沒幾年活頭了!”

  “對不起……”

  說完,我竟然主動拉著張美倩和劉明明離開。

  但沒走幾步,我又停了下來。

  我忍不住問劉明明:“明明姐,你因我而死,我欠你一條命,為什么那晚,你還要來救我?”

  劉明明愣了兩秒,緩緩道:“因為……從來沒人對我這么好過。”

  聽到這個回答,我心里頓時就釋然了。

  她口中的我對她的好,其實就是我給她買了一個骨灰盒,將她的骨灰安葬。

  我做的這些,是我應該做的,畢竟我欠人家一條命。可她就因為這個,又跑來救我,害得自己被周玉輝困在這兒。

  我怕折陽壽是真,我想袖手旁觀不救這幾個人也是真。

  可我更怕,辜負了劉明明和張美倩的善良。

  我這一走,更對不起‘好人’那兩個字。

  我有些賤得慌,死要面子折自己的壽。

  想通后,我扭頭就朝陳雪她們走去。

  “李木!”

  身后頓時傳來張美倩和劉明明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