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7章 老宋的冷血
  看到老宋再次出現,我的情緒徹底失控了。

  我一直把他當成一個好人,一個我最尊敬的人!

  可事實上,他根本不是好人,他甚至比壞人還要喪心病狂!

  他用這么惡毒的手段,蠱惑周玉輝害死自己的全家。

  他到底是為了什么?

  就算他有千萬個理由,他連做人的底線都不要了嗎!

  “老宋!你會遭報應的!”

  “孩子還這么小,你連孩子也不放過嗎!”

  情緒失控之下,我直接破口大罵。

  但現場能聽到我聲音的人,也就只有陳賀。

  我根本只是個觀眾,只能看著悲劇發生。

  此時,就連陳賀都看不下去了,氣得直跺腳:“這宋大師怎么這么喪盡天良!他連孩子也不放過!他為什么!”

  老宋的突然出現,讓周玉輝頓時大喜起來。

  此時的他,還根本不知道害死他全家的真兇,就是老宋,他完全把老宋當成了來幫他的人。

  “宋大師!你來得正好!快幫我把兒子搶回來!”

  “周老板別慌,這只鬼雖然不好對付,但我還沒放在眼里。”

  老宋冷笑一聲,臉上滿是陰邪。

  我注意到,張美倩看到老宋后,臉上頓時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這種表情讓我感到奇怪,她好像認識老宋……

  可旋即,張美倩又好像是想通了什么,頓時就變得憤怒起來。

  霎時間,整個屋子再次邪風大作,周遭一切好似狂風過境一般,吹得厚重的茶幾都飛了起來,徑直砸向老宋。

  我頓時嚇一跳,下意識地害怕老宋被砸死。

  但反應過來后,覺得這老家伙被砸死也是活該。

  可這老家伙顯然也不是吃素的,他竟然根本不打算躲開,而是從兜里夾出一張黃符,輕喝了一聲“破”!

  ‘破’字出口,那黃符就被扔了出去,竟憑空燃燒起來。

  原本要飛過來的茶幾,突然就失去了重心,垂直砸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我看呆了,畢竟我從來沒見過老宋出手,想不到他竟然這么厲害,一張符紙就破了張美倩的攻擊!

  之前他跟我說,他不敢招惹這棟兇宅里的鬼,看來是騙我的,以他的本事,哪有什么不敢。

  當然,也有可能是現在的張美倩還沒死太久,所以老宋暫且還能對付。

  張美倩見自己一擊不成,突然就放開了小華的手。

  我和陳賀頓時瞪大眼睛,憑空看她消失在原地。

  但她肯定不是自己逃了,因為下一秒,老宋就好像被人打了一拳,整個人‘蹬蹬’暴退好幾步。

  “小丫頭片子,還有兩下子,呵呵!”

  老宋穩住身形,不由冷笑一聲,伸手便從他的斜挎包里拿出一袋東西。

  那袋東西不知是什么,只見他撕破袋子,直接就將里面的東西撒了出來。

  我這才看清是什么,竟是一袋白面。

  記得我和老宋相識之初,他就教我使用過這東西,這東西別的用處沒有,但撒在地上,能觀察到鬼的足跡。

  我一眼就看到他撒出去的白面上,瞬間出現了一對腳印。

  老宋的反應也是極快,迅速又從挎包里拿出一瓶黑紅色的液體,擰開瓶蓋后就徑直朝那腳印的方向撒了出去。

  “啊!!”

  空氣中,瞬間爆發出極為凄慘的慘叫聲。

  我頓時明白那是什么了,是黑狗血!

  我記得老宋說過,狗是至陽之畜,其對應十二地支里的十一位,也就是‘戌’位,五行為‘土’,乃戌土,戌土又為陽土。

  陽克陰,而黑狗又先天陽氣最純,其血便是克制陰物的最強之物。

  剛才張美倩的那聲慘叫,已經足以證明黑狗血的強大了。

  我看得一陣窩火,氣憤老宋是非不分,善惡不辨,又同時為張美倩感到著急。

  這老宋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許多,他突然又把剩下的半瓶黑狗血倒在地上,右腳踩在那灘黑狗血上,竟用黑狗血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符紋出來。

  只見他右腳踏在符紋上,整個人冷酷無情到了極致。

  “方圓之內,百鬼莫侵!”

  “再破!”

  又是‘破’字出口,虛空中再次傳來張美倩的慘叫。

  這聲慘叫拉得極長,原本近在耳邊,卻很快變得微弱。

  我知道,張美倩已經被老宋趕走了。

  “區區一個死了五年的鬼,也敢擋我!”

  老宋冷笑一聲,對周玉輝道:“周老板,阻止你一家團聚的邪物已經被我趕走了,快接上你兒子,去跟你老婆團聚吧。”

  周玉輝從地上爬起來,一臉激動,對著老宋千恩萬謝。

  但他急于要‘一家團圓’,并未多說,跑過來抱起他兒子就沖進了房間里。

  讓我沒想到的是,一向膽小的陳賀,竟忍不住跑去阻攔周玉輝,可當他伸手穿過周玉輝的身體時,他才反應過來,他根本阻止不了。

  房間里,很快傳來周玉輝兒子的哭嚎聲。

  客廳里,又響起老宋喪心病狂的冷笑。

  我猶如被施了定身咒,僵在原地。

  老宋的冷血,讓我徹底心寒!

  這個老頭,已經不止是沒人性那么壞了,他簡直喪盡天良!

  他做出這么殘忍的事,還在我面前裝熱心腸,在我面前裝好人,給我講那么多人生大道理!

  他根本就不是人,他配講這些東西嗎!

  不一會兒,房間里已經沒聲了,陳賀失魂落魄地朝我走過來,咬牙切齒道:“他害死周玉輝全家,看來不是跟周玉輝一伙的,他巴不得我們封印周玉輝。”

  “不過出去以后,你一定要跟這種人斷絕來往!”

  “我陳賀雖然無恥了點,但也沒他這么冷血,這老畜生,他就應該去死!”

  我點了點頭,沒說什么,和陳賀準備離開。

  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我已經不想去看了。

  按照現實世界里的結果,周玉輝肯定是把他全家的尸體都吊在了第三個房間里,然后他自己也上吊死了。

  他以為是一家團聚,結果卻害他一家人成了厲鬼。

  說他可憐,倒也可憐,說他可恨,卻也可恨。

  我嘆了口氣,推開大門。

  但就在踏出別墅的一剎那,眼前又是一道白光閃過。

  等我們睜開眼睛時,竟然又回到了來時的那條隧道。

  但很快我就發現有些不對。

  我記得我和陳賀醒來的時候,這條隧道就只有一條路,可此時我們眼前,卻憑空出現了三條岔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