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9章 老宋也要去
  在醫院吃過晚飯,我便要帶著陳賀和陳雪離開。

  項龍由于傷勢較重,不能跟著我們一起去,他顯得有些遺憾。

  “我這個樣子,沒辦法去了,你們小心點。”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好養傷,等我們回來,今晚過后,一切都結束了。”

  項龍點點頭,又單獨囑咐了我一聲:“你小心點……”

  說著,他故意朝門外的陳賀看了一眼。

  我哪看不出來他是在提醒我,讓我小心陳賀。

  陳賀這家伙陰得很,跟史小天一樣,只知道自保,從來不會管別人,項龍估計是怕我被陳賀給坑了。

  我點點頭,讓他放心。

  從醫院出來,我們直接上了陳賀的車,陳賀問我去哪。

  “去月光路174號。”

  “啥??”

  陳賀驚得扭頭看向我,滿臉驚恐道:“大哥,你開玩笑吧?馬上就天黑了,你說去那個鬼地方?”

  我點點頭,直接表明我要做的事。

  因為按照老宋的說法,今晚是個絕佳的機會,雖然周玉輝已經成為半煞了,但他昨晚附身了十個人,自身的氣息被削弱了不少。

  如果時間拖得越久,等他恢復過來,那我的勝率只會越來越低。

  “不,不是……”

  聽完說完,陳賀頓時害怕了起來:“木哥,咱別這么玩命吧……那個曹總不是說了,中元節那天周玉輝不會出來,我們只要去找到曹總想要的東西,不就行了嗎?”

  我直接搖頭,說要真是這么簡單就好了。

  先不說這曹總有沒有撒謊,就算我們能找到那件東西,然后全身而退,難道周玉輝事后就不會再來找我們了?

  “曹總明顯有事瞞著我們。”

  陳雪開口道:“周玉輝是因為殺的人太多,所以才變成煞,曹總卻故意派人去那棟兇宅,讓周玉輝害死。”

  “如果他本身就是周玉輝的人呢?那中元節的真實情況,就不會像他說的那樣,是安全的,那估計是我們的死期。”

  聽到陳雪的話,陳賀頓時臉色發白,不再說話了。

  而我,也震驚得無以復加。

  之前我被曹總收買的事,我誰都沒說過,我自然也不會告訴陳雪他們曹總跟我的談話內容。

  可她竟然能猜出來曹總有問題,甚至能把問題分析得這么清晰……

  臥槽!

  她好強大啊!

  難怪西區那邊的分公司會派她來做臥底,我覺得項龍應該拜她為師了。

  “開車吧,與其老是做別人的棋子,倒不如主動出擊。”

  我嚴肅道:“時間拖得越久,就對我們越不利,等干完這一票,咱們就集體跑路。只要擺脫周玉輝這只鬼,在現代社會的法制體系下,這公司還真敢對我們怎么樣不成!”

  陳賀吸了口氣,點點頭,踩下油門。

  一個小時后,我們又回到了月光路174號。

  這是我第三次來了,和前兩次不同,這次我不是來當軟貨的。

  這一次,我要跟周玉輝硬剛一波!

  下車后,我一眼就看到老宋站在別墅門口。

  陳賀也看到了,見有個大師鎮場子,他頓時安心不少。

  但陳雪一直都對老宋抱有偏見,她一看見老宋,頓時就變了臉色,直接就回到車上了。

  “大姐,你干啥?”

  我連忙拍打車窗,瞪大眼睛看著她。

  只見車窗搖了下來,陳雪冷冷看著我:“你信他是你的事,總之我不信她,要我玩命,我不奉陪。”

  我一下就傻眼了,都到這兒了,她居然跟我玩這一手,有必要這么謹慎嗎?

  我好說歹說,可陳雪就是不下來。

  這娘們就是太聰明了,有點聰明過頭了,比我都謹慎,生怕老宋會害她。

  見她就是不肯下來,我也不再逼她了。

  周玉輝一直都想要陳雪的眼睛,陳雪要是進了兇宅,也算是羊入虎口,比我和陳賀都要危險。

  她要是待在外面,興許還安全點。

  我也不再管她,直接和陳賀朝老宋走去。

  讓我沒想到的是,老宋竟然也要進兇宅。

  “老宋,你不是打死都不進去嗎?”我有些驚訝地問道。

  只見他背著大包小包的,儼然要跟我們一起進去的樣子。

  “我不進去,你們兩個能搞得定嗎?”

  老宋斜了我一眼:“別廢話,趕緊進去,周玉輝想弄我,他得掂量掂量。”

  說完,他先我們一步翻墻而入。

  我心里頓時有些七上八下起來。

  畢竟我記得老宋說過,這棟兇宅的秘密,連他們圈內人都不敢來碰,他就更不敢了,之前他更是言詞拒絕跟我進去。

  我一直都想不通,老宋為什么要幫我,而且還是無條件地幫我,這一次,他更是為了我要以身犯險。

  真不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而是老宋的行為……實在叫人解釋不通。

  再聯想到陳雪對老宋的抗拒,我心中頓時更緊張了。

  這老宋……不會是要害我吧……

  但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再次進入兇宅,我們沒有耽擱時間,直接前往一樓第三個房間。

  進到房間里面,陳賀飛快關上門,直接上了門鎖。

  “大師,咱們接下來要干點啥,危險的事我可不做啊……”

  陳賀這廝膽小怕事,剛才聽我說了‘瀕死體驗’之后,他就生怕我會拉上他一起。

  不過他猜對了,這事我肯定要找個人陪我的。

  老宋冷笑道:“那可由不得你了,上次在別墅外面,是你小子罵我吧?這事你不做也得做,要不你試試,看你能不能跑得掉?”

  我看得出來老宋是在故意逗他,但陳賀哪知道。

  他頓時就嚇懵了,‘撲通’就給老宋跪了下來:“大師,不,大爺!我上次跟您開玩笑的,你不至于要弄死我吧?”

  老宋看了他一眼:“放心,我就是來給你們護法的,保證你們靈魂離體之后能安全歸來,否則我來干啥?”

  陳賀頓時就嚇哭了,拉著我的褲腿道:“木哥,你知道我是個廢物,我去了也幫不上你什么忙,要不你自己去就得了,我也留在上面給你護法……”

  “實在不行,你帶我妹去!”

  “去死!”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罵道:“你他娘的是不是個男人啊,竟然叫你妹去,我告訴你,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如果今晚我們不能封印周玉輝,不光我要死,你跟你妹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