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0章 受傷
  這大金鏈子顯然是練過的。

  項龍見他要來揍我,直接就把背上的史小天扔給陳賀,然后擋在我前面。

  可沒想到,大金鏈子兩三招下來,十分巧妙地就把項龍扔了出去。

  我都看傻眼了,項龍這哥們可是我們團隊的戰力之王啊,原來這哥們只是力氣大點,他好像根本不會打架。

  “去你媽的!”

  大金鏈子甩開項龍,直接就沖著我一記飛毛腿。

  這一腿,可比我剛才踢那個女人狠多了,我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差點被他踢得吐血。

  “李木!”

  陳雪和陳賀大叫一聲,忙朝我跑了過來。

  那大金鏈子估計是氣瘋了,竟然連女人都不放過,抓著陳雪的頭發就給了她一巴掌。

  我雖然不喜歡陳雪這個人,但在我眼皮子底下打我同伴,而且還是女人,我哪忍得了這畜生。

  “瘋子!你他媽女人也打!”

  我顧不得疼痛,瘋了一般又迎上來,跟他扭打在一起。

  陳賀見自己妹妹被打了,背著史小天還要過來幫忙。

  但這大金鏈子簡直猛得不像話,三拳兩腳就打得我找不著北。

  不一會兒,我和陳賀還有史小天,全被他打倒在地。我和陳賀還好,但史小天就慘了,他腿上本來就有傷,頓時哀嚎了起來。

  項龍見我們被打成這樣,頓時也怒了,這兄弟狠起來那叫一個嚇人,直接掏出自己的那把刀,就朝大金鏈子沖了過去,嚇得大金鏈子連忙躲閃。

  “臥槽,你們還愣著干啥,快跑啊!”

  項龍一邊沖著大金鏈子比劃,一邊沖我們吼道。

  原來他不是要捅人,只是想嚇唬大金鏈子。

  我忙和陳賀抬起史小天,拉著陳雪就往樓梯口的方向沖去。

  由于注意力一直在大金鏈子身上,我竟然忘了那個被附身的女人,經過她身旁的時候,她突然就給了我小腿一刀。

  “嗷!尼瑪!”

  我慘叫一聲,本能地朝她腦袋踹了一腳,也顧不上疼痛,拔腿就往樓上跑。

  “臥槽!你這臭婆娘還真敢捅人啊,那他媽是要……啊!!”

  身后突然傳來大金鏈子咒罵那婆娘的聲音,但很快,咒罵聲就變成了慘叫聲,緊接著又是其他人的尖叫。

  我估計大金鏈子讓他娘們給干掉了,這蠢貨也是活該。

  很快,我們就看到項龍也跑了上來。

  “臥槽,金鏈子沒了,讓他女人干掉了,現在被附身的是他!”

  項龍一邊跑,一邊驚恐地對我們說道。

  “李木,我們到底往哪跑啊?”

  “這樓一共就五層,要是被逼到天臺上,就只能跳樓了!”

  此時已經跑到了四樓。

  我由于被大金鏈子揍得不輕,腿上又挨了一刀,腦袋都有些犯暈乎。

  而且史小天也快不行了,他血流了不少,人都有點不太清醒的樣子。

  “你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誰跟我一起去找找藥箱,史小天好像不行了。”

  我有氣無力地說道。

  像酒店這種地方,員工休息室或者倉庫,肯定會備有藥箱的。

  好在,我們在四樓發現了一個開著門的房間,便先把史小天安置了進去。

  可接下來誰跟我去找藥箱,又成了問題。

  史小天這個樣子,肯定是需要留人的,留陳雪肯定不行,留陳賀這個廢材也不行。

  “我跟你去吧,讓項龍留下來照看他們。”

  陳雪站到我身旁,主動提議要跟我一起去。

  我想了想,點點頭,便讓項龍和陳賀留下來,叮囑他們一定不能隨便開門。

  關上門后,我讓陳雪扶著點我。

  她瞪了我一眼,說我的腿還在流血,要是不把血先止住,這不是給那只鬼故意留下線索么。

  我看了一眼滿地的血跡,還有染紅的小腿,說:“可我們現在就是去找藥箱啊……”

  她又白了我一眼,直接脫下自己的白色襯衣,纏在我的小腿上,打了個結,算是臨時止住血了。

  我一看她這身材,露臍裝,超短褲,這細皮嫩肉的……

  “你信不信我戳瞎你的眼睛!”

  陳雪注意到我的猥瑣之舉,頓時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老臉一紅,不敢看了。

  只見她脫了僅剩的一只涼鞋,赤著腳,狠狠拽著我就往樓上走,疼得我倒吸涼氣。

  “誒,你慢點,我是傷員吶……”

  上了五樓。

  我們終于找到了一間員工休息室,進去之后,連忙鎖上門。

  翻找好一陣,總算找到了一個藥箱。

  里面有消毒酒精,還有一卷繃帶,雖然就這點東西,但臨時救命也夠了。

  由于我被劃傷的地方是在小腿后面,我自己也不好處理傷口,便一臉尷尬地看著陳雪。

  陳雪又白了我一眼,我也不知道她為啥老拿這種眼神看我。

  “你倒是給老娘趴過去,不然我怎么給你清理傷口?”

  我‘哦’了一聲,趕緊臉朝下趴在地上。

  這姿勢有點不雅,但我也顧不上那么多了。

  很快,陳雪就幫我剪開了褲腿,然后一股腦就把消毒酒精倒在我傷口上,疼得我齜牙咧嘴直叫喚。

  “有這么夸張嗎?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

  “大姐,要不你試試……嗷!”

  我疼得直抽抽,腦袋都快缺氧了。

  好在這痛感過去得很快,陳雪拿上繃帶就一圈一圈給我纏著。

  說實話,她能冒著危險陪我來找藥箱,又幫我處理傷口,我心里還是很感動的。新筆趣閣

  其實這個女人,好像也不壞,她雖然在兇宅嚇唬過我,但據我猜測,她當時是在和張美倩一起救我……

  而且除此之外,我也沒見過她做過什么壞事,只是之前出于對陳小妍的憎恨,所以我對她有些偏見。

  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我有些事也想問問她。

  “陳雪,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姐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