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7章 第一個被附身的人
  綁住關恒后,我整個人安心了不少。

  我覺得這周玉輝,大概率就是附身在他身上了。

  只要看好關恒,這周玉輝今晚就翻不起什么大浪。

  事實證明,我猜測得應該是沒錯,因為從我們綁了關恒之后的一個多小時里,都沒再有其他詭異的事情發生。

  現在是凌晨一點,距離凌晨十二點都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如果周玉輝要發難,他應該早就忍不住了。

  看來老宋說得是對的,只要不讓第一個被附身的人殺人,今晚就不會出事,這半煞會一直被困在關恒體內,直到他殺了人,他才能從關恒體內出來。

  不過雖是如此,但我也很同情這個關恒,因為他早晚都是要死的。

  唉……

  想著,我拿出手機,準備給老宋發條短信,問問他有沒有打探清楚半煞的其他特征。

  但我還沒來得及把短信發出去,一直沒說話的關恒,突然開口了。

  “那啥,我想上個廁所,快憋不住了。”

  他一開口,我們所有人都看著他。

  史小天不耐煩道:“你怎么這么屎尿多?”

  關恒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不爽道:“大哥,我膀胱都特么快炸了,你們綁我就綁我,現在連廁所也不讓我上,有你們這樣的嗎?”

  “我都說了我是正常的,你們非要綁我!”

  史小天他們頓時拿不定主意,全都看著我,我估計我今天要是不讓關恒去,他們敢讓關恒憋死在那兒。

  說實話,我到現在都看不出來這個關恒的意識到底是誰的,我就怕這是周玉輝在耍花樣。

  但我也不得不考慮現實的問題,畢竟,我總不能真讓關恒憋死在那兒吧?

  膀胱這東西,是真會炸的……

  我想了想,點頭道:“讓他去吧,不過要找個人看著他。”

  總之我肯定不會給關恒松綁,但他要上廁所,肯定需要個人給他拉褲鏈。

  有了我的‘口諭’,陳賀直接看著一個人,對他道:“那啥,劉偉民,你陪關恒去。”

  劉偉民頓時瞪大眼睛:“我我……為什么我啊?”

  陳賀不耐煩道:“你不跟他關系最好嗎,你兄弟現在就想上個廁所,你都不陪人去?還他媽兄弟呢。”

  劉偉民不敢跟陳賀頂嘴,不情不愿地起了身,走過去扶起關恒。

  但關恒被綁住了腳,只能一蹦一蹦地朝廁所走去。

  我趁著這個時間,連忙把短信給老宋發了過去,問他打聽得怎么樣了。

  大約只過了半分鐘,老宋回了過來:“剛問好你小子就來信息了,我告訴你,這個半煞雖然比厲鬼還要高一個層次,但他和真正的煞還差很多個層次,缺陷還是很多的。”

  “這半煞幾天之內,最多只能附身十個人,他每附身一個人,就會被這個人的陽氣削弱自身的氣息,所以他附身的人越多,氣息就越弱,導致最后不能再繼續附身。”

  “而且,他從第十個人體內出來的時候,由于氣息太弱,暫時也就不能再害人了,你今晚存活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我看完長長的信息內容,奇怪的知識又增加了。

  這些內容倒是對我有幫助,但幫助卻不是實質性的,因為在我的想法里,能最大程度的減少傷亡,這才是我想看到的。

  我們這里總共才八個人,湊都湊不出十個人,我只想犧牲了一個關恒后,就不要再有人死了。

  我連忙給老宋回復了過去,說了一下我這邊的情況,說我已經有懷疑的對象了,而且這個人暫時被我們控制著,期間一直安然無恙,我覺得周玉輝多半就附身在他體內。

  老宋很快又回復過來,字里行間滿是凝重:“你的懷疑根本無憑無據,半煞第一個附身對象完全可以隨機挑選,你憑什么認為他就附身在那個關恒體內?你就不怕關恒撞邪只是他放出來迷惑你的煙霧彈?”

  “你小子太年輕了,壓根不是周玉輝的對手,你如果猜錯附身對象,接下來肯定要出事。”

  我看到老宋的提醒,心里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我懷疑關恒,就是因為他撞邪,可周玉輝的第一個附身對象,完全可以隨機挑選,為什么要多此一舉搞出個關恒撞邪?

  難道真的是煙霧彈……

  正當我有些不知所措之時,陳雪突然戳了我一下,小聲道:“李木,關恒怎么還沒出來……你們男生撒尿這么久嗎……”

  聽到陳雪的話,我頓時瞪大眼睛,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快去看看!”

  我這一嗓門,直接嚇得其他人也站了起來,連忙跟著我一起朝廁所跑去。

  真正被附身的人,好像真的不是關恒!

  我已經想起來哪里不對勁了!

  但顯然已經晚了,根本不等我們趕到廁所,突然‘砰’地一聲巨響,整個廁所的門直接就倒飛了出來,重重砸在我身上。

  這股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就把我砸飛了出去,接連砸翻一大群人。

  我整個人都被砸懵了,額頭上全是血。

  但我根本顧不上疼痛,因為我看到原本被綁住手腳的關恒,此時竟然掙脫了束縛,從廁所跑了出來,一臉獰笑地看著我們。

  隨后,他直接打開大門沖了出去。

  “臥槽!他跑了!”

  陳賀大叫一聲,連忙和史小天沖了出去,跑去追關恒。

  此時酒店套房里,就剩我和項龍,還有陳雪。我們三個連忙沖進廁所,一眼就看到劉偉民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而在他四周,還有一大片血跡,但好像不是從他身上流出來的。

  我們仨頓時就瞪大了眼睛。

  項龍壯著膽子走了過去,喊了兩聲‘劉偉民’,但沒得到回應。項龍渾身顫抖著,又去探了探劉偉民的鼻息,但幾乎是瞬間他就縮了回來,滿臉恐懼。

  “他他他……他死了!”

  劉偉民死了!

  我僵在原地,心中后悔萬分。

  原來真正被周玉輝附身的人,根本不是關恒,而是劉偉民!

  按照半煞的殺人模式,被半煞附身的人,如果殺了另一個人,他就必須附在被殺死的人身上。

  照此邏輯,如果第一個被附身的人是關恒,那么被殺的就是劉偉民,而第二個被附身的人也該是劉偉民。

  那剛剛從廁所跑出來的人,就不應該是關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