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4章 有人撞邪
  之前曹總跟我說,陳雪是其他分公司派來的奸細。

  當時他并沒說項龍也是奸細。

  這說明連他都沒察覺到公司還有個奸細。

  項龍這哥們,隱藏得不是一般深啊!

  我記得之前做自我介紹的時候,他也說自己是剛畢業的大學生。

  這種基本信息,公司不可能查不出來,這只能說明北區分公司那邊,還特意給項龍偽造了一個假身份。

  尼瑪!這不是無間道嗎這!

  我裝作很震驚,啥也不知道的樣子,看著項龍道:“兄弟,你到底在說啥,我怎么聽不懂啊,你說你是北區分公司的人?那你怎么到我們東區分公司來了?”

  “你之前不是說你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嗎?”

  項龍嘆了口氣,說他是個毛的大學生啊,他大二都沒讀完,就出來搬磚了。

  搬了一年的磚,他才進了玉龍集團,在北區那邊工作。

  “我當時也是進的試睡員那個部門,但我干了一年,從頭到尾我都沒遇到過鬼!”

  項龍臉色難看道:“之后北區分公司派我來這邊臥底,說是讓我關注什么東西,一旦有這個東西的消息,就馬上匯報給北區分公司。”

  “我特么前兩天才來這家公司報道,然后就被派去昨晚那棟兇宅了。”

  “我現在就想活命,我根本不想做什么臥底奸細。”

  我看項龍這委屈至極的樣子,心說他也不是當臥底的料啊。

  陳雪那樣的才像臥底,這哥們實在是太單純了,我就沒見過臥底自己承認自己是臥底的。

  他們領導咋想的啊?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打算還是不跟項龍透露太多,不告訴他我被曹總‘收買’的事。

  我倒不是有什么壞心思,想要暗算項龍他們,我盡管是收了曹總的黑錢,但我絕對不干害人的事。

  可我也要保護我自己,所以不該說的,我還是不能說。

  “我說龍哥,你別怪兄弟說話直接,我覺得你這個人看起來挺實誠的,你原先那領導,咋會想到派你來當臥底的?”

  我好奇地問道。

  項龍一臉尷尬:“我領導說我長得憨,傻里傻氣的,這樣更不容易讓人懷疑……”

  我聽到這番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他們領導倒真會看人,項龍這哥們長得確實夠憨,給人一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感覺,他要是不自己承認是臥底,我估計曹總怎么都查不出來。

  但這哥們,也確實沒有當臥底的心理素質。

  我小聲叮囑他:“這話你跟我說說就得了,千萬別告訴其他人,你是不是臥底我也不關心,但你放心,我肯定不舉報你。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活過這七天,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就怕項龍把這話又告訴給別人,最后再傳到曹總的耳朵里。

  到時候,曹總肯定不會讓他看到第二天的太陽。

  “我知道了,謝謝你……”

  項龍點點頭,儼然已經把我當成了朋友。

  接下來便是閑聊一些其他的事情,聊著聊著,我們突然就看到臥室里走出來一個人。

  這個人叫關恒,個子有些矮,長著一副營養不良的面相,就連平時都是萎靡不振的樣子,我估計他沒少看那些不健康的東西。

  此時他搖搖晃晃地,也不知道出來干嘛,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和項龍的注意。

  項龍戳了我一下,似乎想跟我說什么,但還沒說出口,就被我抬手制止了。

  因為我發現,這個關恒好像有點不對勁,他竟然……是在閉著眼睛走路!

  我頓時有些頭皮發麻,忙叫了他一聲。

  可關恒沒搭理我,就好像在夢游一樣,停頓了一下,突然就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難道這哥們撞邪了,要跑去開門?

  可我和項龍一直都在客廳坐著,根本沒聽到鬼敲門的聲音,他為啥要去開門?

  “項龍,快去叫醒其他人!”

  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忙吩咐項龍后,便跑過去叫醒關恒。

  可這關恒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只能伸手去拽他。

  但我發現,我好像根本就拽不動他,這小子好大的力氣啊!

  我頓時也顧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伸手抱住他,想阻止他去開門。

  按理說,這關恒無論是體型還是力氣,都應該比不上我才對,可我使出了渾身力氣,竟還是沒阻止他停下來。

  我甚至整個人都掛在他身上了,他居然還在前進!

  “臥槽!項龍!快過來幫忙!”

  我大吼一聲,冷汗直往外冒。

  項龍正敲響兩個臥室的門,回頭看了一眼,頓時也嚇了一跳,忙沖過來跟我一起阻攔關恒。

  可詭異的是,項龍明明是我們這群人里最力大無比的人,竟然也攔不住關恒!

  我倆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根本攔不住關恒分毫。

  而此時,其他人也都從臥室里沖了出來,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

  “臥槽,這哥們兒咋了?”陳賀一臉懵逼。

  我咆哮道:“還問個雞吧,幫忙啊!”

  幾個人醒悟過來,連忙也跑過來幫忙,就連陳雪都過來跟著一起推了。

  我們一群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于把這關恒給推了回去,將他死死按倒在沙發上。

  “他到底咋了?撞邪了?”幾個人連忙問我。

  “我靠,我也不知道啊,他咋還不醒過來?”

  我也看著他們,大眼瞪小眼。

  倒還是項龍簡單粗暴,直接去廁所接了盆涼水,一股腦全潑在關恒頭上。

  只見這關恒狂吸了一口氣,登時就從沙發上彈了起來,一臉驚恐地看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