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6章 上了賊船
  “您好,曹總,我是李木,之前是銷售部的……”

  面對這么位高權重的人,我實在克制不住自己的緊張,連說話都在發抖。

  似乎是看出我的緊張,曹總微微一笑道:“你不用這么緊張,我喊你進來,只是想了解一下昨晚發生的事。”

  “畢竟死了兩位員工,公司也是很重視這件事的。”

  我聽到這兒,頓時就瞪大了眼睛。

  昨晚到底死沒死人,連我這個當事人都不確定,因為我沒看到高翔和周齊的尸體。

  可曹總卻直接告訴我,死了兩位員工……

  難道警察已經發現高翔和周齊的尸體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沒錯,周齊和高翔的尸體,的確已經被發現了。”

  曹總嘆了口氣,心情似乎也很沉重:“警察在別墅二樓的某個房間,找到了他們的尸體,他們是上吊死的。”

  “唉,也不知道這兩個年輕人,到底經歷了什么打擊,怎么會這么想不開呢。”

  我僵坐在沙發上,心臟狂跳起來。

  這兩個人,是上吊死的?

  開什么玩笑!

  先不說高翔是怎么死的,那個周齊可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被人強行拖走,他怎么會是上吊死的……

  我突然意識到,公司好像并不在乎高翔和周齊死了,他們只在乎這兩個人是怎么死的。

  現在估計連警方都還不確定這兩個人的死因,但曹總話里話外都在暗示我,這兩個是自己想不開,所以才跑去上吊的。

  “李木,你是昨晚的當事人,我想聽聽看你的分析。”

  曹總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我,意味深長道:“我剛才把其他人也叫進來問過,他們都說昨晚上見鬼了,是鬼害死的那兩位員工。”

  “你跟曹總說句實話,昨晚,你們是不是真的看到鬼了?”

  我咽了口唾沫,頓時緊張得不行。

  這話里話外的暗示,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聯想到公司收走我們的手機,又把我們單獨安排在接待室,還有史小天他們從辦公室出來之后的表情,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當即搖頭道:“回曹總,見鬼這事我不太清楚,說句實話,當時那種情況,我們都被嚇著了,出現什么幻覺也很正常。”

  “總之我是沒看到鬼,我覺得大概是有殺人狂在附近游蕩。”

  我撒謊了,而且不得不撒這個謊。

  史小天他們顯然是進來說了實話,所以才會被威脅。

  我不能再犯蠢,去重復犯所有人都犯過的錯誤。

  這家公司明顯就有問題,而且問題不小,他們甚至能跟警方談條件,在這么大的案子發生之后,還能直接帶走我們,這權勢,當真不是一般的大!

  而我只是個普通人,根本沒半點實力可以跟公司相抗衡,人家動動手指都能滅了我。

  聽完我的話,曹總仍然不動聲色。

  但我明顯觀察到,他眼神之中閃過的那絲驚訝。

  “好!”

  曹總竟主動給我倒茶,一邊說道:“現在這些年輕人,老是喜歡神神叨叨的,不太腳踏實地。”

  “你的資料我看過,你小子似乎有點劣跡,可我這個人,最不在乎的就是人家的過去,我只看重他的實力。”

  說著,曹總又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將茶杯推到我面前:“你是一個聰明的年輕人,也十分有才干,想跟著曹總干嗎?”

  聽到這話,我又愣住了。

  按照一般的理解,這曹總位高權重,可以說東區所有的大小員工,都是在跟著他干活,聽他的指示。

  但他此刻的意思,顯然是要提攜我。

  說難聽點,他想收買我……

  這要是以前,我肯定狂喜交加,只道自己是遇到了貴人。

  可如今,我又不是愣頭青,這么恐怖的公司,我哪敢上這條賊船?

  我頓時虛偽地激動起來:“曹總,您太過獎了,您一句話,我李木拋頭顱灑熱血都不為過,但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底層員工,何德何能能讓曹總青睞?”

  這曹總顯然沒遇到過像我這么虛偽的年輕人,頓時笑了兩聲,嘆氣道:“小家伙,你知道我們整個集團每年能賺多少錢嗎?”

  我自然是搖頭,說我不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我也數不清那是多少個億。

  “不說前幾年吧,就說去年,整個集團的營業收入,高達4000多個億。”

  聽到這數字,我頓時一個肝顫。

  4000多個億,那特么是多少?我就算去買這么多冥幣,都得花我不少錢吧?

  “你再看看如今的房價,蘭江市的物價,還有你每個月的衣食住行。”

  曹總看著我,似笑非笑道:“再想想你這一年多以來,你被多少人看不起過,又被多少人踩在腳底下過?”

  “很多人一輩子都翻不了身,而有的人就缺一個機會,殘酷的是,幾乎很少有人有這個機會。”

  “我剛才泡的茶,兩萬一斤,別人送的,不知道你喝不喝得下這杯茶?”

  說著,曹總端起自己的茶杯,似乎在等什么。

  而我,早已被他的話洗腦,使我深信不疑,鬼使神差就舉起了茶杯。

  我小酌了一口,發現這茶很苦,很澀,還沒有我那十幾塊錢一斤的茶葉好喝。

  但這茶就是有一股奇妙的味道,讓我很喜歡,那是金錢的味道……

  我真不想上這曹總的賊船,但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我一口喝完,認真道:“曹總,您的茶很好喝,以后我也要喝這種茶!”

  “哈哈哈!”

  曹總頓時大喜過望,贊賞地說道:“年輕人好好干,以后別說是這種茶,這普天之下,沒有什么茶是你喝不到的。”

  “我很少會去提攜年輕人,但你很優秀,是個人才,我看好你的未來。”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只有你能知道,希望你不要告訴其他人。”

  我頓時一驚。

  這個其他人,難道是指項龍他們?

  到底是什么事,這么神秘,不會是什么見不得光的事吧……

  我要是知道得太多,就算是徹底上了這條賊船了,到時候若是想下船,我恐怕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知道得太多,被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