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5章 陳賀的慘叫
  “李哥,到底為啥不關燈啊?這有什么說法?”

  “你剛才說會出事,到底會出什么事?”

  見我執意不肯關燈,幾個人忙圍著我問。

  可我哪能跟他們解釋清楚,只能看向陳雪,希望陳雪也出來說兩句。

  我相信陳雪應該也很清楚,這燈不能關,否則肯定會出事。

  可誰知道,這娘們根本不打算幫我說話,一直都是一副高高掛起的樣子。

  從她進來一直到現在,她活兒也沒干,就坐在那里吃零食,跟我第一次在兇宅見她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我吸了口氣,只能跟他們胡扯,說這里畢竟是死過人的地方,陰氣有點重,還是把燈開著比較好。

  誰知我剛說完,這些人就像在看神經病一樣看著我。

  “哈哈哈!你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嗎?”

  陳賀繼續嘲笑我道:“你怎么不說關了燈會有鬼出現呢,我早就覺得你小子精神上有點毛病了,還他媽精英呢。”

  “大家聽我的,馬上把燈關了,否則我們怎么完成任務?”

  “我跟你們說,這一次酬勞可是一天兩千塊啊,我在銷售部干了那么久,一天都掙不了二百,你們剛畢業,可別被李木這神經病給坑了。”

  我冷冷看著陳賀,真想過去捶他一頓。

  但關燈這事,我恐怕真阻止不了了。

  因為試睡員的工作就是要關燈,如果我執意不關,不僅公司要處罰我,史小天這些人也肯定要怪我連累他們。

  “李哥,要不還是關吧……”

  史小天看著我,又問了一次,算是給我留足了面子。

  我嘆了口氣,點點頭道:“關吧,但大家今晚都留在自己的那個房間里,沒什么事最好別出來,有事就對講機聯系。”

  眾人這才松了口氣,連忙跑去關燈,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間里,監控房間的情況。

  今晚因為人多,所以每個人守一個房間,但我明顯看出來陳賀膽小,估計是怕黑,硬是要拉著陳雪進去陪她。

  我心說這哥們兒也是挺執著的,為了讓我難堪,非要把燈關了。

  這陳賀進屋之前,還嘀咕了一句:草,老子就是不關門,還想讓老子聽他的,他算老幾啊……

  這話我聽得很清楚,但我權當沒聽見。

  陳賀要是自己找死,導致待會兒遇到什么情況,我反正是絕對不會去救這個賤人的。

  待所有人都進屋后,我就一個人待在客廳,坐在沙發上,離一樓第三個房間最近的位置。

  一旦待會兒有什么情況,我就帶著其他人一起躲進這個房間。

  其實我之所以這么膽大敢留下來,就是因為有第三個房間的存在。

  上次我就是躲在那個房間,才逃過一劫,而且老王和老宋都說過,鬼在死后,是不敢去自己生前橫死的地方。

  張美倩兩口子,還有周玉輝一家人,都是死在那個房間里,所以他們是絕對不會進去的,那里面百分之百的安全。

  老王雖然有事瞞我,但在這件事上,他沒騙過我。

  而且那個房間是他告訴我的,他當時的確也是在救我。

  想到這兒,我不禁有些迷茫了,越來越看不透老王這個人。

  我看了一眼廚房的燭火光亮,依然通明,而且顏色正常,我暫時放下心來。

  我祈禱著今晚千萬不要出什么事,否則這么多人,我怕我救不了他們。

  可事實上,還是出事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鐘頭,我突然就聽到陳賀的慘叫聲,嚇得我直接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緊接著,史小天他們也都從房間跑了出來,第一時間打開了燈。

  只見陳賀一臉驚恐的樣子,連滾帶爬地從房間里面沖了出來,一同出來的還有陳雪。

  看到陳賀被嚇成這樣,我頓時就緊張了起來,根本沒心情去幸災樂禍。

  我第一反應就是,周玉輝那一家人,不會又來了吧?

  “賀哥,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史小天他們忙問。

  “鬼!有鬼啊!”

  陳賀癱坐在地上,十分激動地比劃著:“我剛才在電腦上斗地主……不是,我剛才在工作,忽然就瞥到窗戶外面有個披頭散發的女人,那是鬼!”

  這話一出,史小天他們頓時全都變了臉色。

  不管是不是相信這世上有鬼的人,但凡在大晚上聽到這話,誰還能保持淡定?

  此時所有人都一臉驚恐和茫然地看著我,畢竟我是‘精英’。

  我忙問陳賀,說那個女人穿什么衣服,長什么樣子,因為我覺得,那個女人可能是張美倩。???.

  “我他媽哪敢去細看啊,再說她披頭散發的,根本就看不清臉!”

  陳賀驚魂未定,沒好氣道:“但我看到她穿的是牛仔褲,白襯衫,身材跟我妹有點像……”

  說著,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就瞪著陳雪:“小雪,剛才是不是你在嚇我?”

  只見陳雪一臉茫然,嘟著嘴不滿道:“誰嚇你了,我剛才一直在廁所,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哥,你不會真見鬼了吧?大晚上的,你可別嚇我啊。”

  我一聽陳賀的描述,再看陳雪的反應,一下子就明白了。

  媽的!真是陳雪在裝鬼嚇人!

  牛仔褲,白襯衫,這不就是我第一次見陳雪的時候,她的打扮嗎?

  而且剛才陳賀看到的那個所謂‘女鬼’,絕不可能是張美倩。

  因為我上一次見張美倩的時候,她穿得很厚,是一件冬裝,我還注意到那篇報道,張美倩是死在冬天的,所以她變成鬼之后,身上的衣服就是死前穿的那件衣服,絕不可能是夏裝。

  我心道這陳雪是不是瘋了,竟然連她哥也嚇,她不會是嚇人上癮了吧?

  我死死盯著陳雪,突然有些猶豫起來。

  我到底要不要拆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