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0章 害人的竟是老宋
  “啊!!”

  我整個人嚇得跳了起來,三魂都不見七魄,猛地甩開那只小孩的手。

  劉明明呢?為什么劉明明變成了這個小孩?

  難道根本沒有劉明明,一直都是這個小孩偽裝成的劉明明?

  此時縱然我再謹慎,再冷靜,我也無法再冷靜思考了。

  接連的驚嚇,已經讓我快瘋了。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真正的劉明明就在不遠處。

  可此時的她,似乎也自身難保了,因為在她左右兩邊,各有一個老頭兒和老太太。

  劉明明好像已經被這兩個老頭兒老太太給控制住了?

  我發現這老頭兒老太太我也認識,是周玉輝的爹媽,我在資料上看到過。

  尼瑪!周玉輝全家都來了,難道這個假老宋,就是周玉輝本人?

  我猛然又察覺到,今天這個假老宋,跟昨晚我見到的那個假老宋,根本判若兩人。

  昨晚的那個假老宋,對我似乎沒有什么惡意,而且從頭到尾都沒有流露出一絲邪氣。

  但這個假老宋,一副陰險的樣子,邪到了極點。

  我頓時有些懵了。

  這棟兇宅里面,死的最早的不是張美倩兩口子嗎?

  按理說,這兩口子才是這棟兇宅的老大啊,怎么會讓后來才死的周玉輝一家這么猖狂?

  難道那兩口子現在在幕后操控這一家人?

  我咽了口唾沫,死死盯著那個鬼小孩,還有假老宋。

  只是眨眼的時間,這假老宋就牽著鬼小孩的手,離我不到十步之間。

  我頓時感受到深深的壓力,還有無邊的恐懼。

  我現在已經不止是絕望了,因為我知道我今晚必死無疑。

  但我很懺愧,我死沒關系,但我竟然又連累了劉明明一次。

  “你真的很聰明,可是,你們誰都走不了。”

  此時,假老宋突然開口,望著我冷笑起來。

  他的笑,跟真正的老宋完全不同,好像臉上每一塊肌肉都透著陰險兩個字。

  我也望著他,絕望地問道:“你是周玉輝?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為什么要害我?”

  聽到我的話,假老宋依然在冷笑,那模樣好像在說,我問了一個很智障的問題。

  “我就是周玉輝,你好像認識我?”

  假老宋終于承認自己是周玉輝了,但他很好奇我為什么會認識他。

  我說道:“周老板,我也是玉龍集團的員工,我對你一家人的死感到很遺憾,看在我們同是一家公司的人份上,你能不能放我和劉明明走?”

  盡管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人之將死,總想拖延一下時間。

  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個周玉輝竟然同意了。

  只見他點點頭,說:“看在你是我員工的份上,我可以放你跟你朋友離開,但我有個要求。”

  我頓時驚喜起來,忙問他有什么要求。

  他說:“你去把外面的人騙進來,我就放了你跟你朋友。”

  我猛地一怔,外面的人?他是指老宋嗎?

  “周老板,你是說老宋?”

  我警惕地看著他:“可老宋也是我朋友,你為什么要騙他進來?你要害他?”

  誰知,周玉輝頓時就激動起來,怒道:“你口中的老宋,害死我一家老小,我恨不得扒他的皮,喝他的血,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聽到這話,我頓時渾身一顫,眼睛瞪得渾圓。

  周玉輝一家人,是老宋害死的?

  這怎么可能呢!

  這一家人,不是張美倩兩口子害死的嗎?

  之前丁海泉說,周玉輝一家人之所以搬來這個地方,是因為有個大師跟周玉輝說過,說這棟兇宅是風水寶地。

  而周玉輝迷信風水,最后在丁海泉的撮合下,就搬了進來,之后沒多久就被張美倩兩口子給害死了。

  我心道,害死這周玉輝一家的直接兇手,不應該是張美倩兩口子么?

  那間接兇手,也該是那個騙周玉輝的大師啊?

  再退一萬步,哪怕這個周玉輝怪丁海泉,也不能怪老宋吧。

  除非……

  除非當年騙周玉輝的那個大師,就是老宋!

  我心臟狂跳起來,頭皮都發麻了,心道真是老宋這家伙害死的周玉輝全家?

  他怎么會做出這么喪心病狂的事呢!

  我有些不信,準確說,我是不愿意相信老宋是這種人。

  我忙對周玉輝道:“周老板,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我認識的老宋是一個很好的人,他怎么會害死你全家呢?”

  誰知我不說還好,一說這話,周玉輝更激動了。

  “你知道個屁!他就是個禽獸,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

  周玉輝死死瞪著我,已經沒耐心了:“要么你出去把他給我騙進來,別跟我廢話,要么你就跟你朋友永遠留在這兒,等你變成鬼,有的是時間問我為什么!”

  我僵在原地,頓時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為什么這些鬼老讓我做選擇?

  我現在連真相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出去把老宋騙進來!

  老宋要是進來,肯定死路一條。

  而且,就算周玉輝說的是真的,老宋真是害死周家人的兇手,可他好像從來沒害過我,還一直在幫我,我就算再圣母,也不可能把幫我的人騙進來送死啊!

  我真想問周玉輝一句,你能不能換個人去騙老宋?

  見我始終做不出抉擇,周玉輝也徹底沒耐心了,冷冷看著我道:“看來你還真是維護他,寧愿自己死,也不肯騙他進來。”

  說著,周玉輝直接就朝我過來了。

  我頓時兩腿發軟,腦袋發懵,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

  我要是不騙老宋進來,我跟劉明明肯定要被周玉輝永遠留在這兒,我雖然救了老宋,但也害了劉明明。

  可我要是騙老宋進來,我就成了恩將仇報的人了,而且這周玉輝也不一定就會放了我跟劉明明。

  怎么辦?到底該怎么辦?

  我一咬牙,一跺腳,登時就準備喊出我的決定。

  可就在這時,一樓客廳的燈,毫無征兆就亮了,直接照亮了整個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