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9章 到底該信誰
  我怎么也沒想到,我竟然會在這里看到她!

  看到一個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里的人。

  準確來說,她應該已經不是人了。

  當我確認眼前抓住我手的人,竟是早已死去的瘋女人時,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這個劉明明,不是替我擋了一劫,已經跳樓死了嗎?

  “別跟他走!”

  此時劉明明正抓著我另一只手,竭力阻止我跟老宋離開。

  她依然保持著發瘋后的樣子,渾身破破爛爛,蓬頭垢面,讓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臉。

  但我確信,她就是劉明明!

  我傻了,整個人僵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看了老宋一眼,發現老宋的臉色很難看,他似乎也看得到劉明明。

  “明明姐,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我顫抖地開口,詢問劉明明。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位大姐生前替我擋了一劫,現在變成了鬼,要來找我算賬。

  而且她現在的樣子,似乎已經恢復正常了,說話跟正常人一樣。

  “你如果信我的話,就別跟他走,他是鬼。”

  劉明明再次開口,聲音略微有些嘶啞,而且十分空靈,就好像從遠處飄過來的一樣。

  我心道這姐們兒果真變鬼了,可她為什么說老宋也是鬼?

  我看向老宋,只見老宋滿臉陰沉,哼道:“小子,你如果信她的話,你今晚必死無疑,她早就已經死了,她才是鬼,鬼的話你也信?”

  我愣在原地,迷惘地看著我眼前這兩位。

  說實話,老宋跟劉明明,我當然更相信老宋。

  因為老宋一直都在幫我,而且明知道在有危險的情況下,他還陪我來這個地方,現在甚至冒著風險跑進來救我。

  光是這份情義,我肯定不會懷疑老宋要害我。

  但我這個人一向很謹慎,越是在緊張的情況下,我越是能保持理智。

  我突然想到,老宋明明說過,就算我死在這兇宅里面,他也不會進來的,因為他進來也救不了我,何必再搭上他自己的性命。

  就算老宋這個人再偉大,再無私,他也不可能在明知救不了我的情況下,還進來陪我一起死吧?

  我們才認識幾天啊????.

  所以我懷疑眼前這個老宋,到底是不是真的老宋,畢竟之前我已經遇到過一次假的老宋了。

  而劉明明,對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感激她,但感激歸感激,這位大姐死之前可是個瘋子啊,而且她是無意闖進我那棟樓才被鬼害死的。

  我已經欠她一條命了,她怎么還會來救我?

  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該聽誰的了。

  萬一這個老宋是假的,我要是跟他走,我必死無疑。

  可萬一我不走,劉明明又想讓我賠命,我還是得死。

  媽的!我到底跟誰走啊!

  “小子,你發什么愣,你不會真信她的話吧?”

  老宋見我一直杵在原地,頓時氣急敗壞:“我特么早跟你說叫你別來了,你非要來,老子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你居然信她的話?”

  我吸了口氣,當即做下決定,直接甩開劉明明的手,沖老宋喊了一聲‘跑’。

  老宋沒有絲毫猶豫,拉著我就跑。

  “老宋,你沒通知我父母吧?”我突然問道。

  這一問,頓時問得老宋一怔,他搖頭道:“放心,我還沒這么早通知你父母,免得他們擔心。”

  我一聽到這話,頓時就炸毛了,立刻甩開老宋的手,扭頭就朝劉明明跑去。

  老宋見我突然甩開他,頓時也氣得罵了起來:“小子!你搞什么!”

  但我沒回他,直接抓起劉明明的手,急忙朝圍墻邊跑,準備跳墻逃走。

  這個老宋是假的,假得不能再假了!

  之前在外面的時候,真正的老宋還問過我父母,我說我父母早就死了。

  可剛才我問這個老宋,他居然根本不知道這個事。

  幸好我詐了他一下,否則我今天就自己把自己給坑了。

  “明明姐,謝謝你了,等出去以后我再感謝你。”

  此時我也顧不上劉明明是鬼,連忙抓緊她的手就準備和她一起離開。

  可那只冒充老宋的鬼,又怎么可能讓我們安然離開。

  本來我輕松就能爬上去的那棵樹,此時我竟然怎么也爬不上去了。

  我急得冷汗直冒,瘋狂地想攀爬上去,可不管我怎么爬,每當我已經爬上去的時候,下一秒我就又回到了樹下。

  我根本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但想也知道是那只鬼在搗亂。

  我記得老宋跟我說過,鬼殺人的時候,不是直接動手殺人,因為鬼并沒有實體,只是一股異常的能量體,可以操控方圓附近的磁場,攻擊人的精神。

  鬼殺人,通常都是迷惑人的心智,讓人產生幻覺或是發瘋,自己跑去自殺。

  就比如,我如果開了一扇門,準備逃跑,可能當我跨出那扇門的時候,其實我是站在樓頂。

  只要我跨出去,我就會從樓頂跳下來摔死。

  這就相當于是一種障眼法,越是厲害的鬼,越是能讓這種障眼法變得無比逼真,讓人根本就分辨不出來眼前的真假。

  我知道我現在極有可能就是遇到了障眼法,當時老宋跟我講這些的時候,由于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所以他還沒來得及告訴我應該怎么破解這個障眼法。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假老宋,發現他正沖我冷笑。

  顯然他已經知道我識破他了,所以不再跟我繼續演戲。

  而且,我還注意到一件十分詭異的事……

  我剛才一直抓著劉明明的手,從始至終都沒有放開她。

  可為什么,我突然發覺我手里的那只手,好像變小了,就好像抓的是一個小孩的手……

  我咽了口唾沫,僵硬地轉頭看去。

  而此時,我身邊哪里還有什么劉明明,只見一個臉色發青,舌頭突出的小孩,正望著我,沖我詭異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