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4章 死人的謊言
  瘋女人死的那個晚上,我也差點面臨生死。

  但那個時候,我反而沒那么恐懼,因為絕望到極點的時候,人已經變得麻木了。

  可現在,我切身感受到了那種恐懼和后怕,導致許久都緩不過來。

  我怎么也沒想到,我竟然跟一只鬼共處了好幾個小時,還同乘一輛車,一起去拜訪了丁警官。

  我現在才明白,為什么丁警官一直不看那個老宋,甚至連杯茶水都不給老宋倒。

  其實那根本不是因為丁警官瞧不上老宋,而是,他看不到老宋!

  包括我和那個假老宋坐車來十里鋪的時候,我跟假老宋說話,司機卻回頭十分驚恐地看著我,最后連車費也不收,就開車跑了。

  那是因為,在司機眼里,從頭到尾都只有我一個人在車上!

  他也看不到假老宋!

  想到這兒,我不禁有些細思極恐,直呼我命大。

  之前我跟鬼有接觸,都是隔著一扇門,從沒這么近距離地接觸過。

  而剛才,我跟那個假老宋待了這么久,也有很多獨處的時間,可他居然沒弄死我?

  這么好的機會,他為啥會放過我?

  我倒不是賤得慌,怪他沒弄死我,而是我真的有些想不通,這假老宋到底是張美倩變的,還是她老公變的?

  “小子,你說話啊,你剛才跟誰出去了?”

  電話里,因為我許久沒說話,真正的老宋急得吼了起來。

  但我還是沒說話,因為我猛然想起一個事實。

  如果真正的老宋一直都沒聯系上我,那這個丁警官的線索,又是假老宋告訴我的。

  難道丁警官也是……

  想到這兒,我更加驚恐了,忙問老宋幫我查到什么沒有。

  老宋說,他幫我查到了當年負責張美倩案子的警官,這個警官姓丁,但在五年前就已經死了。

  他本來下午的時候就要打電話告訴我,結果我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而他因為酒喝多了,見打不通我電話,就又睡了一會兒,結果睡過頭了,晚上六點才醒。

  之后他又給我打了幾十個電話,還是沒打通,一直到剛才我才接了電話。

  聽到這兒,我徹底麻了,全身上下都麻了,站都站不起來。

  原來真正的丁警官,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死了。

  這一個晚上,我竟然跟兩只鬼同處了這么久……

  “你特么到底去哪兒了?你那邊出什么事了?”

  老宋見我一直不說話,似乎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急忙問我。

  但這個時候,我哪有心情跟他詳細解釋,只是說,我今晚可能同時遇見了兩只鬼。

  老宋聽到這話,明顯也嚇了一跳,語氣都變得嚴肅起來:“你別走回頭路,千萬別回剛才那個地方,記住,一直往前走,看到車你就上車,回來再說。”

  剛才那輛車已經走了,我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其實根本不用老宋提醒,我哪還敢回頭看。

  我走著走著,就變成跑了,生怕那個丁警官追出來。

  跑了大概有十幾分鐘,我總算又看到一輛車,連忙上車讓司機往市區開。

  ……

  重新回到賓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我縮在老宋的床上,一直瑟瑟發抖,坐了能有半個小時,我一句話也沒說。

  老宋實在是受不了我,罵道:“你抖個屁啊,有事你就說事。”

  聽到老宋熟悉的叫罵聲,我這才好了一些。

  之前那個假老宋,說話一直心平氣和的,難怪我總覺得他怪怪的,原來是他沒有真老宋這股‘老流氓’的勁頭。

  我看著老宋,忙把今天發生的事,給他說了一遍。

  包括‘丁警官’的自述,我都跟他講了。

  老宋聽完,也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什么。

  “老宋,你在想什么……”我問他。

  誰知他看著我,一臉不爽地道:“你到底什么眼神,一個假的你都看不出來,他有我那氣質嗎?”

  我一陣無語,心說我都被嚇成這樣了,他居然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新筆趣閣

  “老宋,你別跟我扯淡了,那個丁警官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著急地說道:“他怎么會在五年前就死了?剛才在他家里面,他跟我說,五年前死的都是他的那些老同事,只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

  如果這個丁警官真的死在了五年前,那他肯定就是騙我的。

  之前在他家里我聽到的那些話,難道都是假的?

  “呵呵,說你笨你還不服氣。”

  老宋冷笑道:“別人說什么你就信,難道你就沒從他話里聽出破綻?”

  我頓時一愣,問老宋是什么破綻?

  老宋說道:“五年前他的同事全都死了,可偏偏只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而去給周玉輝一家人收尸的那些人里,也有他吧,鬼為什么會放過他?”

  “他言語之中,盡是對老同事的愧疚,可人又不是他害死的,他愧疚個什么勁?”

  經老宋一點撥,我頓時也愣住了。

  對啊,張美倩兩口子這么兇殘,害死了那么多人,為什么偏偏會放過丁警官?

  如果是因為丁警官幫這兩口子抓住了那四個兇徒,這兩口子才放過他的話,那按道理說,丁警官的那些老同事,也是有功之臣啊。

  要放就一起放,要殺就一起殺,都殺了這么多人了,卻唯獨放過了丁警官。

  我猛地一拍大腿,直呼我真是個傻逼,這么明顯的破綻,我當時竟然沒發現。

  “你知道這個丁警官當年是怎么死的嗎?”

  老宋看著我,冷笑起來。

  我搖搖頭,說我哪知道。

  “他是在精神病院里面,被鬼活活嚇死的。”

  老宋一句話,如同雷霆一般,驚得我從床上跳了起來。

  被鬼活活嚇死的?

  還是在精神病院?

  當年到底出了什么事,為什么老宋跟我說的版本,和丁警官說的完全不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