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847章 詭異錄像
  “別說我們茅山了。”

  毛震坤自嘲道:“什么龍虎山,武當,青城那些,都是被打壓過的,像那幫和尚現在都成立自己的集團公司了,才是混得最好的。”

  “尤其是我們這個圈子的古門派,是被道協管束最嚴的。”

  “我們這個圈子,唯一混得好的就是道宗,因為他們和道協有利益輸送,所以他們能夠混得風生水起,這就是我們這個圈子的現狀。”

  我點了點頭,很快理解。

  現在這個時代,只要某個領域出現了有證的機構,那這個領域的發展必定會受到打壓,各方面的發展都不能超過那個機構。

  就好像我們這個圈子,一旦有某個門派的綜合實力超過了道協,那道協就很可能管不住這個門派了。

  原本這種管理模式的出發點,是為了社會安定,但是現在,顯然都變了味。

  我們這個圈子要是再這么打壓下去,很多東西都快失傳了,也沒人有那個心再來繼承這些東西。

  “時代可以進步,但不能摒棄老祖宗留下的東西。”

  毛震坤搖頭嘆息道:“如今的物欲橫流,都在為了自己的欲望而生存,整個社會都已經失去了‘德’這個東西。別看社會進步得這么快,如果文明跟不上,失去了‘德’,未來的日子人類將會面臨不少的天災和人禍,這叫報應。”

  我聽得有些呆了。

  年紀輕輕,竟悟出如此多的深刻道理。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這位毛師兄,他是真正德才兼備的年輕一代。

  我跟他聊了很久,從他這里聽到了很多以前沒有聽到過的道理,聽完以后,心中對很多問題的疑惑都茅塞頓開。

  原本我還有些意猶未盡,但聊著聊著,前方出現了一道急促的身影,他好像在找人。

  胡忠?

  不一會兒,胡忠看到了我,直接就朝我走來。

  “李木,你跟我去一趟,有人找你。”

  胡忠沒有說是誰,顯然是不想讓毛震坤知道。

  毛震坤也是個聰明人,打了個哈欠:“你們去吧,我困了,先去睡了。”

  說完他便轉身離去。

  “胡主任,到底誰要見我?”我一邊跟他走一邊問他。

  胡忠說:“道協的布置其實還是很慎重的,這上面沒有無線網絡和信號,所以攝像頭在這個地方沒用,于是我們在這附近放置了很多隱蔽的錄像設備,這些錄像設備錄到了一些東西,現在正在分析。”

  我聽到胡忠的話,頓時有些亢奮起來。

  錄到的東西,那肯定是錄到進去的那波人了!

  要是這樣的話,那道協還算比狗強一點。

  “等等!”

  我急忙停住腳步,不解道:“這是機密吧,進去的那波人現在都被道協保密了,我又不是道協的人,你帶我去……”

  “是這里的負責人的意思。”

  胡忠小聲對我說道:“這里的負責人叫方凱,他跟我是平級關系,但現在這里他說了算,今天你的表現很不錯,如果不是你和宋飛及時發現了奸細,后果不堪設想。”

  “方凱很欣賞你,想請你過去幫忙分析一下拍到的東西。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所以你也不要把道協想得太陰暗了。”

  這話說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方凱請我我確實沒想到,但即便他請了我,也仍然改變不了我對道協的壞印象。

  道協的人可能不全是傻逼,但大多數絕對是傻逼。

  “待會兒進去之后,態度好點,有點眼力見。”胡忠提醒道。

  “是,我明白,謝謝胡主任。”

  我跟著胡忠進了那個大帳篷,里面一群領導在那兒圍觀拍到的視頻。

  “老方,人我給你帶來了,這小子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胡忠笑著把我推過去。

  說實話,看到這么多領導,我還真有點緊張。

  這個方凱我見過,是個有點禿頂的中年老年人,年紀可能比胡忠還要大點。

  由于這里的人員太多,他一個人管理不過來,所以負責人不止他一個,這里的很多人都是管理者,他是總負責人。

  “你叫李木是吧,今天謝謝你了,你立了大功。”

  方凱先夸耀了我一番,雖然夸得很急,夸完就招手讓我過去:“我們錄到了一些東西,老胡跟我介紹說你有點本事,所以請你過來看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名堂。”

  說完,他直接將視頻重新播放了一遍,整個視頻有將近兩分鐘的時長。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視頻內容,內容的開頭十幾秒鐘還很正常,拍攝地點應該是在防線的邊緣地帶。

  但十幾秒過后,內容開始不正常了。

  不止是不正常,簡直可以用‘詭異’兩個字來形容。

  我竟然看到櫻花國的人,就這么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了視頻里面。

  這些櫻花國的人,大約是一支二十幾人的隊伍,全都背著很專業的裝備,里面的人我幾乎都不認識,但有一個人很臉熟。

  之前我們去營救那些失蹤人員的時候,我看過佐藤倉介的照片。

  這個佐藤倉介就是佐藤龍一的親叔叔,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人。

  除了這個人以外,其他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而視頻之中,從開頭的第一秒就拍到十幾個我們這邊的人在站崗,而佐藤倉介他們出現后,這些崗哨居然就當沒看見一樣,他們甚至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連眼神和面部表情都沒變一下,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佐藤倉介他們過去了。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十幾個崗哨難道是內鬼?

  可很快我又發現,現場情況好像并沒有這么簡單,拍攝地點就只有這十幾個人在站崗,也就是說附近沒有其他人。

  退一萬步講,即便這十幾個人就是內鬼,他們在看到佐藤倉介這伙人之后,兩方人怎么可能沒有一丁點的交流?

  哪怕只是眼神上的交流,或者是一個手勢的交流。

  即便這些交流都沒有,這十幾個人總會有一些本能的反應吧,比如瞟一眼,微弱的表情變化,這些東西是不可能沒有的。

  但這些東西,他們又確實沒有,他們的反應,就好像根本沒看到佐藤倉介這伙人一樣。

  就好像這伙人是一群隱形人,透明的。

  可如果是隱形人,透明人,那錄像設備也不可能拍到佐藤倉介他們。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