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805章 招待所
  也就幾分鐘的車程,我們就到了事發地。

  應該說是停尸地。

  難怪我們一直沒看到多少路人,原來都跑到這里圍觀尸體來了。

  其實大部分人都畏懼死亡,對死人更是抱有晦氣的態度,但一下子死了五個人,這在平平無奇的小鎮子里,算是特大新聞了。

  這附近有個招待所,幾公里內,也就只有這一個招待所。

  就在招待所旁邊不遠的一棟平房外面,蓋著五塊白布。

  白布高高隆起,凸出五個人形。

  雖然已經拉起了警戒線,但顯然這個鎮子的警察不是很專業。

  因為時不時還有一些好事者進去掀開白布看了兩眼。

  “走走走!”

  “這里是案發現場,哪能隨便出入!”

  “誰再破壞現場痕跡,通通都要負責任!”

  隨著警察的呵斥,終于沒人敢再去掀白布了。

  “果然很不專業啊。”

  吳澤搖頭道:“人是死在山上的,這第一案發現場不是應該在山上嗎?”

  說完他看著我:“現在怎么辦,我覺得你說的那個什么千美,她應該還沒有離開這個鎮子,說不定還在山上,要不我們直接進山?”

  我搖搖頭:“進山的路已經被封了,那邊肯定有警察把守。”

  一個小小的鎮子里,以下子死了五個人,這是特大案件,鎮派出所的警察肯定處理不了。

  剛才聽這些圍觀者說,縣派出所的警察也要明天才能趕過來。

  也就是說我們還有一個晚上的時間。

  而進山的路只有一條路,里面是原始森林,大部分的區域連當地獵人都不敢踏足,因為里面有大型野獸,還有猛虎出沒,所以藤田千美他們也不可能直接穿越整個森林。

  “他們只能從進山那條路里面出來。”

  我說道:“晚上守備松懈,我們可以晚上的時候再進山,然后留一半人在出入口埋伏。”

  宋飛皺眉道:“晚上進山,你不怕被人家給埋伏啊?”

  我嘆了口氣:“沒辦法,白天又進不去,四處又都是人,我們只能晚上再進去,小心點就是吧。”

  主要是我們人多,如果真遭遇了埋伏,肯定會有炮灰要死的。

  可能是許磊的背叛,搞得我內心有點陰暗,我甚至希望有埋伏,如果沒有埋伏,這么大的山,我們上哪去找藤田千美那幫人?

  吳澤帶了這么多手下來,哪怕死一個人,我們也能很快做出反應。

  “走吧,去招待所住下。”

  我領著一大群人,直接去了不遠處的招待所。

  這招待所的環境真是一言難盡,還不如路邊的小旅館。

  不過這么偏僻的地方,能有個招待所已經是很不錯了。

  這里的生意看起來也不太好,很少有外來人來這里落腳,一看到我們這么多人要住店,招待所的老板很是激動。

  “老板,住一晚多少錢?”

  “不多不多,也就五十一間房,你們人多,我還可以給你們打八折。”

  我直接掃碼掃了1500給這老板。

  我們這邊有五個人,吳澤那邊有十七個人,一共就是22個人,加上蘇梅就是23個。

  “你給我們開12間房吧,剩下的錢幫我們弄點好菜,不要酒。”

  “好嘞好嘞,沒問題!”

  老板很是開心,立刻把鑰匙給我們,然后去準備飯菜了。

  吳澤一臉嫌棄地看著我:“李木你咋這么摳門,你又不差錢,干嘛兩個人一間房啊,就這環境還住兩個人。”

  我意味深長道:“出門在外,兩個人安全點,況且我們要找的人就在附近的山上,兩個人能互相照應。”

  吳澤點點頭,也沒再說什么。

  他們這些人,出門在外都是住好酒店,先吃好喝好再說,哪像我們這么苦逼,自然是住不慣這么差的環境。

  距離晚飯飯點還有一個多小時。

  我們去房間放了行李,準備先休息一下。

  今晚肯定是不能睡了,關鍵我們幾個昨晚也沒睡,也就在車上睡了一會兒。

  我和陳雪自然是一個房間,但躺下還沒多久,蘇梅就打電話來了,問我們在哪兒。

  我出了招待所去接她,她一下車就把自己的背包扔給我。

  “啥意思,我是你小弟啊?”

  “怎么,不樂意,那我回去找我小弟吧。”

  說著,她就要來搶她背包上車。

  “別別,我是你小弟行了吧!”

  這女人是真有毛病啊。

  一會兒陰一會兒陽的,精神病都沒她這么作。

  靠,要不是她有陽眼,老子管她去哪。

  好不容易把她哄到樓上,看到所有人都倆人一間房,她又開始嘲諷我:“你就這么摳門啊,雷兆明給你的錢不少吧,你有必要這么虧待大家嗎?”

  我耐著性子又跟她解釋一遍,說出門在外兩個人住安全點。

  蘇梅愣了一下,看著我:“那為什么我一個人住?呵呵,我的死活無所謂唄?死了就死了是嗎?”

  我被她說得都有點頭皮發麻了,認真道:“你說得有理,是我疏忽了,誰出事都行,蘇經理不能出事。”

  說完我對著走廊大喊道:“有沒有人愿意跟蘇經理一個房間的!蘇經理有點害怕!”

  話音剛落,十幾道房間的門紛紛打開,十幾猥瑣的腦袋紛紛探了出來。

  連吳澤都一臉亢奮:“蘇經理,我這兒可以讓你擠擠,我還可以保護你,你別怕,快進來吧。”

  說完,他還沖蘇梅興奮地招招手。

  “滾!!”

  蘇梅氣得臉都綠了,抬腿就要踹我。

  我拔腿跑出招待所,來到招待所外面。

  此時圍觀尸體的人,已經走得都差不多了,只剩兩個警察還在那兒看守尸體。

  我想了想,朝那兩個警察走了過去。

  進山的路肯定有不少警察在把守,防止他們口中的那個變態殺人狂逃離,我得去打聽一下,具體有多少人在那邊把守。

  人多的話,我們怕是不一定能混進山里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