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800章 她的可怕
  原來一直跟我們作對的人,壓根就不是佐藤龍一。

  而是藤田千美!

  操控鬼娃花子的人也是藤田千美!

  我真是太大意了,我大意到許磊跟我們說了謊,我都沒看出來。

  之前我們去壽川縣解救那些失蹤人員,我就懷疑我們當中有內奸,但我一直不知道這個內奸是誰。

  其實這個內奸就是許磊!

  許磊是行動的參與者之一,而且也知道我要去找蘇梅。

  我當時問他有沒有把這兩件事告訴給藤田千美,他的回答很奇怪。

  正常的回答,直接否認就是,可許磊的回答,接連回答了三個‘沒有’,這是心虛的表現。

  如果是其他人的回答,我肯定當場就會起疑,但我一直很信任許磊,把許磊當成自己人,我從來都不會去懷疑自己人。

  這小子肯定是把這兩件事跟藤田千美說了,

  但他應該不是有意出賣我們的,連我們都才反應過來藤田千美有問題,他這個戀愛腦又哪會反應得過來,他肯定什么都給藤田千美說了。

  “許磊的手機關機了。”

  項龍臉色驟變:“他不會出什么事吧?”

  我心里一沉,這貨估計已經讓藤田千美給扣下來了。

  如果藤田千美就是操控鬼娃花子的那個人,她應該從頭到尾都沒有中過我的桃花術,她一直都在演戲!

  那我的玉佩,還有宋飛的棍子,應該也是被她偷的!

  臥槽!

  許磊這家伙,他肯定是把藤田千美帶回過公寓,所以這娘們才知道我們住哪。

  “放心,藤田千美應該暫時不會對他怎么樣,他對藤田千美來說,還有利用價值。”

  我忙對項龍道:“去把雷兆明和宋飛他們叫進來。”

  這回烏龍算是鬧大了。

  佐藤龍一現在的反應很真實,不像是演出來的,說明他根本不會半點陰陽道的術法。

  之前我和項龍用子母符測過他,結論不會出錯,但卻被我們理解錯了,佐藤龍一確實跟花子接觸過,但他不是操控花子的人。

  真正操控花子的人是藤田千美,這兩個人同床共枕,佐藤龍一多少都會沾點花子的氣息。

  所以將佐藤古城滅口的人,也不是他,還是藤田千美。

  一想到這兒,我就細思極恐,后怕不已。

  這個女人太特么狠了,那天我們來刺殺佐藤龍一,她被人捅了一刀,顯然那是她自己捅的。

  我們當天之所以會看到佐藤龍一在操控花子,其實也是藤田千美在通過操控佐藤龍一,間接地操控花子。

  佐藤龍一為什么沒有那天晚上的具體記憶,因為他受到了藤田千美的蠱惑。

  一個能操控花子的陰陽師,想蠱惑一個普通人,實在是太容易不過。

  想到這兒,我頓時有些為許磊擔憂。

  我相信許磊不會為了一個外國女人,做出背叛兄弟,背叛民族大義的事來,但如果他被藤田千美用術法給迷了,那就說不定了……

  “在ktv的那天晚上,你和藤田千美到底為什么會出現在那兒?”我問佐藤龍一。

  那晚也就是雷紫曼出事的那晚。

  當晚不僅有人失蹤,還死了一個人,死在樓梯間里。

  后來楊大山他們查到了這個人的身份,那人其實是我們當地的一個人販子。

  “我……我跟你說過啊,我們是去唱歌的。”

  佐藤龍一解釋道:“其實當晚我是不怎么想去的,但千美非要去,所以我才陪她去。”

  我恍然大悟。

  原來那晚要綁架雷紫曼的人,是藤田千美。

  她之所以非要讓佐藤龍一也一起去,就是想利用佐藤龍一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那晚佐藤龍一的出現,的確讓我們更加確定,要綁架雷紫曼的人就是他。

  藤田千美當時還讓自己的手下留了一張字條,放在那個人販子的尸體身上,就是在挑釁我們,激起我們對佐藤龍一的恨意。

  她僅僅是為了留一張字條,就殺了一個人。

  那個被殺的人販子,當晚應該也是去綁人的。

  這個女人何止是可怕,她簡直比男人還殘暴,隱藏得更是沒讓我們任何人察覺出來她有問題!

  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員。

  美麗的外表,嬌弱的姿態,這就足夠迷惑很多人了。

  我看著佐藤龍一,又問他:“之前你聘請了我們,去你的工廠解決不干凈的東西,之后為什么又突然不讓我們去了?”

  佐藤龍一委屈得差點哭出來:“我跟你說了啊!你們只去了一次,就失蹤了一個人,我怕接下來又有人出事,就想讓你們多做些準備再來。”

  “我真的只是來你們這兒做生意的,我到底哪兒得罪你們了,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說著說著,他真的忍不住哭了。

  看到他這副模樣,我頓時有些尷尬起來。

  看來我們真是冤枉他了……

  此時雷兆明和馮經理,還有宋飛都來了。

  三個人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我們……可能找錯人了。”

  我尷尬地跟他們解釋了一遍,說佐藤龍一是無辜的,我們真正要對付的人其實是藤田千美。

  “一個娘們兒……”宋飛瞪大雙眼,一臉費解。

  “工廠砸錯了……”雷兆明恍然大悟,而后無語地看著我:“之前是誰信誓旦旦地跟我說,所有的事都是他干的?”

  我低著頭不敢回話。

  這回真是丟臉丟大了,我冤枉了好人不說,還接連組織了兩次對佐藤龍一的刺殺。

  而且其他人之所以對佐藤龍一抱有恨意,也全都是從我這而來。

  我干脆不回話,直接問佐藤龍一有關藤田千美的一切。

  但這佐藤龍一竟然也不知道他女友的底細,他說他是真心喜歡藤田千美的,甚至主動提出要去見見藤田千美的父母,商談一下倆人的婚事。

  只是藤田千美多次以各種理由推辭了見家長,之后沒多久,佐藤龍一就在家族的安排下,出國來了我們這兒。

  聽完佐藤龍一的話,我猛然想起老宋之前的提醒。

  他說以他對佐藤家族的了解,這個家族應該沒人能操控得了鬼娃花子,他懷疑要竊取國運的幕后主謀,可能另有一個家族。

  現在看來,藤田千美真正的身份,恐怕就是這個家族里的人。

  這個家族,比佐藤家族更厲害,權勢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