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81章 借尸還魂
  估計是見識了夜鶯的殺伐果斷,這個唯一的活口居然真的撂了。

  “我們……我們四個是在這里望風的。”

  男人哭著說道:“你們別殺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

  夜鶯問道:“離你們最近的崗哨在哪兒?一共有多少崗哨,都分布在什么地方?你們埋伏了多少人,那三家工廠是干什么的,你們今晚要做什么?”

  男人答道:“離我們最近的崗哨在一公里外的地方,也是擺的攤,我不知道有多少崗哨,但有很多,分布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是個小嘍啰,其他的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其實他說的應該都是真的,一個望風的也不可能知道太多。

  但夜鶯出于謹慎,仍然捂著他嘴巴,朝他大腿捅了一刀:“再不說實話,下一刀你就去死。”

  男人被捂著嘴,嚎也嚎不出來,只能不停地搖頭,表示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靠,那留你有屌用!”

  夜鶯絲毫沒再猶豫,當場就抹了他脖子。

  我們三個都看呆了,這專業的果然是殺伐果斷啊。

  “你動手這么快,就不怕殺錯人嗎……”我忍不住問。

  夜鶯淡淡道:“我們走了將近三公里,期間有看到過行人嗎?在這么偏僻的地方擺攤,圖啥?即便真的是來這邊擺攤,可原本客人就不多,這兩個攤位還離得這么近,搶生意也沒這么搶的。”

  “另外,底層人是看不起底層人的,他們不會對民工用敬語,懂了吧?”

  我們三個搗頭如蒜,一臉佩服。

  專業的果然是專業的,這些信手拈來的偵察技巧,真不是我們能比的。

  接下來我們簡單處理了這四個人的尸體,然后繼續往前,但這一次我們沒走大路,而是繞路向前。

  按照夜鶯的意思,在距離中轉站這么遠的地方都有崗哨,說明崗哨分布得很密集,剛才那個活口顯然沒說實話,前方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應該還有崗哨。

  如果我們殺人太多,肯定要暴露。

  所以我們只能繞路,從小路摸近,在距離工廠還有一公里的地方隱藏了起來。

  一公里的距離說短也不短,但在這個位置,已經有明哨了,街邊三三兩兩都站著抽煙的人,警惕地盯著四周。

  我們四個躲藏在暗處,商量著接下來該怎么辦。

  “人太多了,暗哨起碼是明哨的三倍。”

  夜鶯語氣有些凝重:“我們必須得摸進工廠里面去才行,最好能把他們轉運失蹤人員的車輛給毀了,起碼得把車胎的氣給放了,這樣大部隊推進的時候,他們才沒機會把失蹤人員轉移走。”

  “但是眼下這種情況,我們根本沒機會摸到工廠里面去。”

  我聽著夜鶯的話,一直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我忽然覺得,一個中轉站,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多的人?

  這么多人,守個大本營都夠了,要是有槍有炮的話,都能打個守城仗,雖然夸張了點。

  “我覺得宋飛的情報可能有誤。”

  我對夜鶯他們說道:“宋飛說這里‘似乎’是一個中轉站,說明他并不確定這里就是中轉站,中轉站只是一個臨時過度的地方,一個臨時的地方怎么會安排這么多人?”

  “而且這三家工廠可不是臨時的,一直都在這兒,所以我覺得這里可能不是中轉站,而是他們的大本營。”

  “那三家工廠,應該是他們對失蹤人員做下一步‘處理’的地方。”

  現在還有很多貨車正往工廠那邊開過去,很顯然,周邊幾座城市失蹤的人,現在全都轉運過來了。

  如果這是中轉站的話,這么多的人,能拉到哪里去?

  夜鶯和許磊也點點頭,默認了我的話。

  “那你有什么高見?”

  夜鶯看著我道:“如果這里不是中轉站,守備人員可能比我們預估的還要多,我們想摸到工廠里面去,就更加不可能了。”

  我想了想,對他道:“你能悄無聲息地殺兩個暗哨,然后把他們的尸體弄回來嗎?并且要讓他們沒有外傷。”

  夜鶯愣了好一陣,似乎不明白我的用意,但還是點點頭:“有點難度,不過我能辦到。”。

  我拍著他肩膀:“去吧,先把尸體弄回來再說。”

  夜鶯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他走后,藍武和許磊有些不解,問我要兩具尸體干什么。

  “夜鶯說得沒錯,我們根本沒辦法潛伏到工廠里面去,任何常規手段和非常規手段都辦不到。”

  我看著二人道:“只有邪門手段……”

  我打算借尸還魂,讓我們的靈魂附在尸體身上,這樣我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進入工廠。

  其實我們當中如果有人會易容術,那是再好不過,畢竟這樣不用換身體,因為一旦我換了身體,我的陰眼就失效了,藍武的內功也沒了。

  他的拳腳功夫不如宋飛,打架靠內功,所以我和他如果換上了別人的身體,動手的時候肯定是要吃虧的。

  但也只有我們兩個可以借尸還魂,因為夜鶯和許磊根本不會道術。

  沒多久,夜鶯扛回來一具尸體,這尸體是被打暈然后窒息而死的。

  又過了一會兒,夜鶯再次扛回來一具尸體。

  “你要尸體干什么……”夜鶯一臉不解。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我嘿嘿一笑,和項龍分別躺在兩具尸體的旁邊,各自施展道術,將靈魂從身體里面剝離出來。

  這叫靈魂出竅,但借尸還魂并非這么容易,一般借尸還魂,是鬼魂借尸體復活。

  而我們并非鬼魂,所以我們只能在這兩具尸體上附身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后,我和藍武的靈魂會自主回歸到自己的身體里。

  很快,我們附身到了那兩具尸體上,猛地坐了起來。

  “臥,臥槽!”

  夜鶯嚇得捂住嘴,一臉驚恐地跌坐在地。

  “別怕,這是借尸還魂,我是李木。”

  我直接對夜鶯和許磊道:“接下來恐怕要委屈你們兩個。”

  夜鶯嚇得懵了,沒反應過來我想干什么。

  但許磊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拿我倆上貢啊?”

  我點點頭,嘿嘿一笑:“我和大師兄押著你們出去,就說你們是來救人的,救誰呢,當然是救臥底。”

  “臥底是誰,那可就是你們兩個人說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