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79章 營救行動
  宋飛似乎不方便跟我長時間通話。

  他現在用的手機也是臨時偷來的。

  他讓我記住他接下來說的每一句話。

  “我穿的這雙鞋里面有追蹤器,很早之前項龍就用電腦連接過追蹤器的信號。”

  “你們天黑之前就到達壽川縣,我只要進入壽川縣的范圍,項龍就能接收到信號,信號在哪里不動,哪里就是中轉站。”

  “如果信號消失一分鐘再出現,那就是我給你們的行動信號,你們立馬行動,記住一定要多帶點人,這個犯罪集團有很多打手。”

  “如果信號消失兩分鐘還沒出現,那我和史大奎肯定是出事了,你們也要立刻行動,但要小心點。”

  說完這些,宋飛便掛了電話,讓我別再打過去。

  這通電話來得快,掛得也快,我都還沒反應得過來。

  等我反應過來,我立刻便跑向我自己的辦公室,將所有人都叫了回來。

  這是大事!

  很大很大的事!

  宋飛和史大奎找到了那些失蹤人員,也就是說這些失蹤人員,應該大部分都還活著,還沒來得及被那些犯罪分子做進一步的‘處理’。

  我們現在可以解救所有的失蹤人員!

  二來,宋飛和史大奎深入龍潭虎穴,肯定十分危險,說是在虎口拔牙都不為過。

  一旦他們兩個的身份暴露,那些喪盡天良的犯罪分子是肯定不會放過他們兩個的。

  所以我們今晚的行動,用‘艱巨’來形容都不為過。

  很快,除了許磊和陳雪以外,所有人都已經趕回了公司,連周一鳴和張雅慧那幾個新人都被我叫回來了。

  陳雪由于被元龍重創,昨晚才剛醒過來,她的身體狀況肯定不能跟我們一起行動。

  而許磊,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的電話我都沒打通。

  “許磊呢?誰知道許磊去哪了?”

  “他跟藤田千美出去約會了……”

  我皺起眉頭,對項龍道:“待會兒開完會給他打電話,打到他接為止,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下午三點之前務必回公司集合。”

  說完,我直接把宋飛那通電話的內容給所有人講了一下。

  今晚的行動很重要,我們誰都不能懈怠,必須要把那些失蹤人員解救出來,但解救這些人的同時,我們還要保證宋飛和史大奎安然無恙。

  萬一把失蹤人員救出來了,但宋飛出了什么事,我同樣也是接受不了的。

  商議了大致的行動方案,我便讓所有人先去做準備,下午三點準時從公司出發,去滇州壽川縣。

  他們去準備后,我也給楊大山打了個電話。

  這種行動,肯定是需要警方出動的,這已經算是特大案件了,我們如果要去救人,免不了要出現傷亡,要砍死幾個犯罪分子。

  提前報備,也好減少一些麻煩。

  可我怎么都想不到,楊大山居然又拒絕了我的請求。

  “李木,我不是第一次跟你說了,證據,證據這東西很重要!”

  “你說的事如果是真的,這事要驚動很多人,你必須要拿出證據,我才能去申報,讓他們派出大量警力去解救那些失蹤人員。”

  “如果你沒有證據,我都不敢把這事報上去,我怕我領導說我是傻逼,你知道嗎?”

  我氣得不行,又不能跟他發脾氣,只能強壓著怒火:“這事是真的,我兄弟就在那個犯罪集團里面臥底,是他親口跟我說的,我現在上哪兒去給你要證據啊!”

  楊大山嘆氣道:“你根本沒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證據,我這兒可以給你通融,但我領導那兒通融不了啊,我領導的領導也通融不了。”

  “你這樣吧,讓你兄弟親自給我打個電話,再讓他多拍點犯罪集團的照片或者視頻,然后發給我,我去請示一下,看領導那邊怎么說。”

  我真的無語了,咬牙切齒道:“你開什么玩笑啊大哥,他在臥底,你以為他在度假啊,要不要我讓他打個車過來跟你細說?”

  楊大山冷漠道:“那我也沒辦法,而且你說的那個中轉站在滇州,也不在我們轄區,根本就不歸我們管,你跟我說也沒用,我又不能指揮那邊的人。”

  “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就算你去找滇州那邊的人,同樣也要提供證據給他們,像這種要派出很多警力的情況,你不提供相關證據,根本不會有人搭理你。”

  說完,他直接掛了電話。

  我算是徹底無語了。

  這么大的事情,非要老子提供證據,老子上哪去提供證據啊!

  他怎么不讓我把佐藤龍一請到局子里去跟他聊!

  我也知道楊大山在想什么,這件事牽扯到佐藤家族,如果辦得好,那就是立功,要是辦不好,那就是處分,獎懲五五開。

  可如果什么都不做,雖然不會得到嘉獎,但肯定不會被處分。

  他不愿意去冒這個風險,更別說滇州根本不在他的管轄范圍之內,即便是辦好了,那功勞也不是他的,吃力不討好的事,他自然不愿意去做。

  我算是看透這些人了,做什么事都先考慮自己的利益,還他媽沒有雷兆明有社會責任心。

  我也不打算去聯系滇州那邊的警方,先不說他們會不會信我說的,即便信了,指揮權在他們那兒,萬一他們動靜搞得太大,我擔心宋飛和史大奎會出事。

  這次行動,還是得靠我們自己。

  我直接給老宋去了個電話,跟他說了今晚的事。

  老宋對此很重視,畢竟宋飛還在犯罪集團臥底。

  “我讓青云觀的人來幫你們,我馬上跟元清說,讓他們先去滇州,等你們到了滇州,就跟元清聯系。”

  掛了電話,我又給夜鶯去了一個電話。

  在營救這方面,夜鶯他們是專業的。

  更何況還在臥底的是宋飛和史大奎,他們曾經也是生死與共的戰友。

  夜鶯在接到我的電話后,沒有說太多,只是讓我們到了壽川縣后就立馬聯系他,他現在就先帶人過去。

  掛了夜鶯的電話,我又去找了馮經理和雷兆明。

  雷兆明聽完,直接對馮經理下了死命令:“通知下去,讓各區域老大全都帶十來個最能打的人,馬上去壽川縣待命,所有人聽李木指揮。”

  “不管是哪國的人販子,全都給老子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