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76章 張凌霄之死
  其實,我很早就懷疑過我是不是新的東方無道,也就是張凌霄的下一世。

  畢竟我如果不是張凌霄的下一世,他到底是因為什么才把我拖進這些謎團和陰謀里面。

  可后來一想,我如果真是張凌霄的下一世,那我姥和村長他們,不早把我剁了?

  畢竟剛開始那幾年,他們肯定是極其憎恨張凌霄的,如果我就是張凌霄,他們能不把我剁了嗎?還把我養這么大?還把我當他們自家孩子一樣?

  所以我覺得我肯定不是張凌霄的下一世。

  “那到底誰才是張凌霄的下一世啊?”

  “我哪知道,看唄。”

  我和項龍正討論著,來找張凌霄尋仇的人終于來了。

  這個人身高逼近項龍,是個中年人,劍眉國字臉,長得很威武的樣子,不過從他的氣質來看……不太像是什么好人。

  “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為了等這一天,我不知道做了多少布局。”

  這中年人冷笑而來,鄙夷地望著張凌霄:“你現在可真落魄啊。”

  張凌霄已經是垂垂老矣,我估計他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連起身都十分艱難。

  只聽他說道:“我看不見你的樣子,但聞得你的氣息,你的氣息很熟悉,你是蛇族的人。”

  又是蛇族!

  我靠,蛇族不是早滅得不剩兩個了嗎,怎么還有蛇族的人?

  我已經發現一個八岐大蛇了,現在又出現一個即將殺死張凌霄的蛇族,難道蛇族又開始重新繁衍了?

  “不錯,當年我執行聯盟的任務追殺你的時候,你不叫張凌霄,你叫趙無極,當時你應該是東方無道的第三世。”

  中年人突然瞇起眼睛,冷冷道:“所以你想起來我是誰了嗎?”

  張凌霄點點頭:“你是東方無道那一脈的蛇族,你叫元龍,你的真身是一只九頭蛟,對嗎?”

  聽到中年人的來頭,我和項龍猛地一僵,九頭蛟……

  九頭蟒……他該不會就是逃去櫻花國的八岐大蛇吧?

  “沒錯!”

  中年人表情猙獰起來:“當年要不是你斬去我一頭一尾,我不會退化成蟒,也不會在櫻花國龜縮了將近一千年!這筆賬,我要怎么跟你算!”

  張凌霄顯得十分平靜,但語氣也變得冷漠起來:“你要殺我,我反正難逃一死,要殺要剮都隨你便,不過在那之前有件事我想弄明白。”

  “幾十年前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戰爭,是不是你挑起的?”

  中年人冷笑道:“是我挑起的,又如何?你別忘了,聯盟的宗旨就是要毀滅這片土地上的人類,你想要讓這批人類繁衍下去,我們就偏不讓你得逞。”

  “唉,只可惜失敗了,那可是我們離成功最近的一次。”

  聽到他親口承認,張凌霄怒不可遏:“你這個畜生!不管蛇族還是人,都是這片土地上的生靈,蛇族也曾在這片土地上繁衍過,生活過,你居然把異族引到自己家來,殘殺這片土地幾千萬的生靈!”

  “你知道他們在這片土地上都干過什么嗎!”

  中年人冷哼道:“自己家?這片土地早就不是蛇族的家了,你還好意思說,你自己也是蛇族的人,卻背叛了我們,你哪來的臉指責我?”

  “我告訴你,這片土地上的人類,對于我們蛇族來說,也是異族!”

  張凌霄杵著一根拐杖,佝僂著腰,寒聲道:“東方無道做得對,蛇族根本不應該繁衍下去,你們真是一個卑劣的族群。”

  話音剛落,中年人化為一道殘影,瞬間到達張凌霄跟前,抬手便掐著他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我來不是來跟你逞口舌之快的,你知道我想干什么,還我的一頭一尾!”

  此時的張凌霄,果真是連還手之力都沒有,狼狽到了極點。

  可他仍然冷笑起來:“一頭一尾,被我制作成了武器,送給了一個叫楊修的人,你想要你的一頭一尾,就去找他吧。”

  中年人怒道:“楊修在哪兒!告訴我具體信息!”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張凌霄一邊吐著血,一邊說道:“反正都是死,你直接弄死我得了,你要是有那個恒心,你就自己去找楊修吧。”

  中年人吸了口氣,也知道張凌霄不可能透露楊修的下落,一怒之下,瞬間就將張凌霄擊飛了出去。

  張凌霄癱在地上,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隨時都會死去。

  看到他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么,我心里一陣難受。

  他這個人,歷盡萬種磨難,也不改自己堅持的善良和高尚的品質。

  他這一輩子,太悲,也太苦了。

  我實在不愿意看到他的下場這么凄慘。

  “我不信你真是殺不死的。”

  中年人見張凌霄還有一口氣,眼中突然泛起紅光:“你同樣也是蛇族,我知道你的弱點,我是不會讓你有機會再重生的。”

  說話間,他竟然幻化出了自己的本體,赫然是我們那晚所見的八頭巨蟒。

  他真是八岐大蛇!

  看到這恐怖的一幕,盡管知道這只是張凌霄生前的記憶片段,我和項龍卻還是嚇得連連后退,難以直視這八頭巨蟒。

  就在它還要繼續對張凌霄下手的瞬間,張凌霄的身體,突然發出了一陣猛烈青光。

  在青光的籠罩下,一道虛影緩緩走了出來。

  赫然是東方無道的徒弟,墨子本人!

  他抬手便是一掌,虛空便將八岐大蛇震退。

  那八岐大蛇還不服氣,嘶吼著又沖了上來。

  “滾!”

  只聽一聲爆喝,墨子竟生生把八岐大蛇給震飛數十丈遠。

  這狗東西估計也看出來自己不是墨子的對手,化為一道紅光就跑了。

  打跑八岐大蛇后,墨子匆忙來到張凌霄跟前。

  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張凌霄,突然伸手拉著墨子的手臂,艱難說道:“把我……把我送到……”

  墨子趕忙低下頭,將耳朵湊到他嘴邊。

  不知道張凌霄到底說了什么,墨子很快便抱起他離開了這里。

  “他跟墨子說了什么?”

  此時這里就剩我和項龍,項龍十分好奇張凌霄的遺言。

  “應該是他死后化為幼嬰的去處吧。”

  我嘆了口氣,只可惜我們根本沒聽到張凌霄跟墨子說的去處是哪。

  要是知道的話,說不定我們就能找到張凌霄的下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