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75章 張凌霄的下一世
  我和項龍已經確定陽眼在誰身上了。

  就是在蘇梅身上。

  可巧的是,我跟蘇梅鬧掰了……

  這真是叫我左右為難,一來我請不動蘇梅,二來我還得看陳雪的臉色。

  不過為了保命,以防那條八岐大蛇來找我尋仇,也為了繼續刺殺佐藤龍一,我得想辦法讓蘇梅配合我,實在不行我就去找雷兆明。

  我讓雷兆明給蘇梅的董事長趙鑒明施壓,我就不信這蘇梅敢不聽她老板的話。

  “這些記憶片段,是墨子將張凌霄的記憶給儲存下來的,可是我們為什么能看到‘移植陽眼’的那段記憶呢?”

  項龍有點想不通,喃喃道:“移植陽眼那段記憶,應該是那個組織首領的記憶吧?”

  “不是。”我搖頭:“那段記憶,其實是陽眼的記憶,這更加說明張凌霄是有預謀的讓那個首領搶走陽眼,因為陽眼也有儲存信息的功能,所以陽眼一定儲存了組織大本營的位置信息。”

  項龍頓時也激動起來:“那我們只要找到了陽眼,豈不是就能知道組織在哪兒了?到時候我們直接稟告道協,讓道協去把組織給一鍋端了。”

  我點點頭,理論上來說是成立的,但我覺得應該沒有這么簡單。

  一來,陽眼只知道組織的位置在哪兒,但并不知道組織里面都有些什么人,這些人又有多厲害,畢竟蘇梅第二天就被送走了。

  如果不清楚組織的實力,我想道協也不敢隨便去剿滅。

  二來,道協出過丁算天這號人物,這個機構里面難道不會出現第二個丁算天嗎?而且即便丁算天已經死了,難道就沒有丁算天的余孽?

  我們如果貿貿然去稟告道協,很可能第二天被剿滅的不是組織,而是我們。

  所以剿滅組織不是我們當下應該考慮的,我們當下考慮的是佐藤家族,還有那條八岐大蛇。

  “剛剛在張凌霄和胡昆見面的時候,張凌霄說他十天之后會被人尋仇而死。”

  我若有所思道:“看來他真的已經死了,以他當時的身體狀況,確實誰都可以殺死他。如果我們知道他是被誰殺的,他死后變成的幼嬰又去了哪兒,沒準我們就能找到張凌霄的下一世。”

  雖然東方無道一直沒有投胎,不管是張凌霄還是李涂山,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也都是東方無道,但其實他們也有各自的人生,也算是輪回了一世吧。

  我很想知道東方無道的這一世又是誰。

  說完,我和項龍又尋找起所有的記憶片段,實際上有的記憶片段我們并不能讀取,也許是不到時機,墨子不打算讓我們看這些記憶片段。

  不過我們還是找到了張凌霄死時的那段記憶。

  很快,場景發生了變化,四周變成了荒無人煙的山上。

  此時正是黑夜,張凌霄正盤坐在三座墓碑前。

  我和項龍一眼就看到了那幾座墓碑的名字,分別是霍靈,唐追,以及柳芊芊。

  這三座墳墓,其中有兩座,都是項龍親生父母的。

  此時我們就站在不遠處,靜靜地望著張凌霄在三座墳墓前獨自垂淚。

  其實在東方無道的十幾世之中,張凌霄應該算是實力墊底的一世,可即便如此,他也是名震整個圈子的人物,能遭整個圈子都妒忌的天才。

  以我對張凌霄的一些了解,他很厲害,也很聰明,可以說到了算無遺策的境界,并且他這個人十分善良,如果他還活著,應該已經是一代宗師了。

  可就是這么一個了不起的人,此時卻是狼狽至極,落魄不堪,我一看到他現在的模樣,就想起我在道宗那會兒快死的模樣。

  但他比我更慘,連眼睛都瞎了,身邊的至親至愛也相繼慘死。

  怎是一個慘字了得。

  “這是你們最喜歡吃的紫米糕。”

  張凌霄手捧著兩盒糕點,摸索著放在墓碑前,自言自語起來:“眼睛瞎了,不敢跑太遠,沒給你們買其他的。”

  “我大概是要來見你們了,但是仔細想想,我的本體是不死的。”

  張凌霄的臉上,露出無限悲愴,那種‘悲’,是我從來沒見過的‘悲’,我很難用言語形容出來。

  “我沒有過去,沒有未來,更沒有來世,我雖然是不死的,可我作為張凌霄,我會永遠消失,下一個我,已經不是我了。”

  一陣哭聲突然傳過來,我實在想不到張凌霄會哭,更想不到他也會哭得這么難過。

  “我真的好想你們,只有你們在我身邊,我才能感覺到我作為張凌霄活過。”

  “你們不在,以后不會再有人記得張凌霄這個人了。”

  哭了許久,張凌霄總算平靜下來,繼續對著唐追他們訴說道:“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今晚就是我的死期。”

  “下一個他,會以更加弱小的形式重生,但他也會更加聰明,比我更像人類。”

  “為了防止他被組織的人盯上,等我死后,我會讓墨子改變他的容貌。”

  “并且,我已經想好要把他送去哪兒了,雖然我不知道這么安排到底是對還是錯,對他是好還是壞,可我覺得,一切都會好起來。”

  “畢竟我們來到這世上,除了飽受苦難,也是想看看這個世界究竟可以有多美好,只要那些人能摒棄仇恨,將他養大,我相信他將來一定可以終結這些悲劇。”

  “我對人性,仍然抱有一絲期望。”

  聽到張凌霄的話,我突然就愣住了,項龍也不可思議地望著我。

  剛才張凌霄說的這些話里面,有句話也是我說過的,連字都不差一個。

  難道……他是在哪本書上看到過這句話,正巧我也看過那本書?

  可我咋不記得了呢,這好像是我自己的感悟啊。

  佛說世人皆苦,我們來到這世上,除了飽受苦難,也是想看看這個世間的美好,我認為這才是人生的意義。

  我們為了美好而活,為了美好而奮斗,為了美好而堅持。

  “張凌霄的下一世……該不會就是你吧?”項龍震驚地看著我。

  “我靠,你別胡說啊!”我突然升起一種恐懼,但我始終都不覺得我會是張凌霄的下一世:“我是我媽生的,雖然我都沒見過我媽,但我確實是我媽生的啊,只是我還不知道我爹媽是誰,我怎么可能是東方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