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70章 尋找陽眼的方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原本想刺殺佐藤龍一,誰承想又惹到一個我根本惹不起的東西。

  按照老宋的說法,我們根本沒辦法殺死那條八岐大蛇,除非我能找到擁有陽眼的人,而且這只陽眼,還必須得是張凌霄的那只陽眼。

  可我上哪去找這只陽眼?

  我記得張凌霄那只陽眼,好像是遺失了。

  在農家樂事件里,我遇到了陳小妍的爺爺胡昆,胡昆有個地下室,在那地下室里曾經畫了幾幅畫,那幾幅畫闡述了陳小妍的陰眼是怎么來的。

  張凌霄曾經找到胡昆,讓胡昆歸還墨家機關術的上半冊,同時又把陰眼交給了胡昆,讓胡昆移植到陳小妍身上。

  雖然那幅畫沒闡述明白張凌霄為什么要把陰眼給胡昆,但根據我的揣測,張凌霄應該給胡昆下達了某種旨意,讓胡昆一定要把陰眼移植到他孫女胡小妍,也就是陳小妍身上。

  可是在那幾幅畫的第四幅畫上,也就是張凌霄把陰眼交給胡昆的同時,陽眼被一陣怪風給卷跑了。

  當時那幅畫上是這么畫的,但我始終沒看明白。

  陽眼不可能是被一陣風就給刮沒了,應該是畫的表達有限,真實的情況也許是,張凌霄是想同時把陰眼和陽眼都移植給陳小妍,但中途有人搶走了陽眼。

  暫且不論陽眼現在在哪兒,但敢從張凌霄那兒搶東西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即便我們知道陽眼在哪兒,我們敢去找擁有陽眼那個人嗎?

  萬一這個人是個兇殘之輩怎么辦,找到他他就先把我干掉了。

  我把這事兒跟項龍合計了一下,畢竟我倆都是墨家后裔,這讓我倆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我覺得,陰眼和陽眼,肯定有某種感應。”

  項龍若有所思道:“就像是雙胞胎,有一種難以解釋,卻又很奇妙的感應,畢竟陰眼和陽眼都是張凌霄身上的原件,從他還是東方無道那個時期就有。”

  他的猜想我倒是認同,不過關鍵是……

  “我連陰眼都還沒摸透,我哪知道陰眼和陽眼之間到底有什么感應啊?”

  “有一個人肯定知道,哦不,有個鬼。”

  項龍讓我拿出墨家令牌,指著令牌道:“墨子的鬼魂,肯定知道陰眼和陽眼的感應。”

  我望著令牌,很快也恍然大悟。

  墨子是東方無道的徒弟,在東方無道入魔的時候,也是墨子犧牲了自己的后代才保住了東方無道,之后一千年,也是他一直在守護東方無道的后世,這師徒倆的關系一定是非常非常好的。

  所以他肯定知道陰眼和陽眼之間的感應!

  當晚。

  我回到臥室給陳雪蓋好被子,便和項龍還有藍武一起來到公寓天臺。

  天臺平時幾乎是沒人會上來的,但我們還是讓藍武守在天臺門口替我和項龍護法。

  我拿出墨家令牌,將我和項龍的血同時滴在了令牌上面。

  “老祖宗,后輩現在遇到麻煩了,希望您能告訴我們,你師父的陽眼,到底要怎么才能尋到。”

  “麻煩給個提示。”

  原本滴血就有反應的令牌,此時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和項龍面面相覷,有些不明所以。

  這老頭兒怎么時靈時不靈的。

  我倆趴在地上,仔細觀察著令牌,觀察大半天還是沒反應。

  “老祖宗,你倒是給個反應啊。”

  “要不你現身跟我們聊聊?”

  項龍望著我,若有所思道:“難道老祖宗害羞了?”

  正當我倆繼續盯著令牌時,這令牌突然就爆發出一陣強烈的青光,差點把我和項龍的眼睛都給照瞎。

  我嚴重懷疑這老頭兒是故意的。

  他怎么這么腹黑呢!

  “完了,完了,眼睛都看不見了。”

  “這老頭兒多大歲數了,跟人開這種玩笑。”

  “好笑嗎!”

  我和項龍叫苦不迭,一直緩了大半天,才重新睜開眼睛。

  當我倆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只見四周一片黑暗,原本我們應該在公寓的天臺上,可此時卻不知道身處何方。

  我們除了能看到對方以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連藍武也不見了。

  就在這時,眼前出現了一道門,我和項龍對視一眼,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這道門的里面,仿佛是另一個空間,許多的畫面憑空出現在我和項龍眼前,就好像是用投影儀放出來的電影一般。

  而這些畫面里的人,無一例外,全都出現了一個長相統一的男人。

  這些男人,全都長著東方無道的臉。

  “他們……”

  “是東方無道和他的后世。”

  我也驚駭起來:“應該是墨子將東方無道的記憶,和他后世的一些記憶,全都保存了下來。”

  這些人,雖然都長著同一張臉,但著裝很不統一,有些甚至都不是一個朝代的服飾。

  當然最顯眼的,自然是現代服飾,而身著現代服飾的那個人,毫無疑問就是張凌霄。

  我和項龍連忙走到張凌霄的記憶片段,伸手觸摸這段記憶。

  很快,我們眼前的場景瞬間就發生了轉換,眨眼間就到了一處山洞里。

  在這個山洞里面,我們看到了兩個人,一個……正是張凌霄,此時的他,長著二十多歲的容貌,但頭發竟然已經全都白了。

  而另一個人,我一眼也認了出來,是胡昆!

  我和項龍很快就反應過來我們所處的環境,正是張凌霄的某個記憶片段里面,而這段記憶,應該是唐追他們過世以后,張凌霄將陰眼和陽眼交給胡昆的那個時候,也是張凌霄死之前的時候。

  “待會兒,我會把我的陰眼,還有陽眼,全都給你。”

  山洞里滿頭白發的張凌霄,抬頭看著胡昆,這張原本和善的臉,此時卻已遍布冰冷,毫無一絲生氣,那雙清澈的眼睛,此刻也都充滿了對人世間的絕望。

  遭遇出賣,妻子慘死,兄弟也慘死,這就是張凌霄死之前所有的心境。

  “你務必要將我的陰眼和陽眼,全都移植到你孫女胡小妍身上。”

  這兩樣東西,是圈子里所有人都想得到的至寶,能同時擁有這兩樣東西,絕對能成為圈子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可胡昆是個聰明人,他知道懷璧其罪這個道理,便膽顫心驚地問張凌霄:“你為什么……會選中我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