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47章 不按套路出牌
  老宋的話又一次點醒了我。

  實在是林靜的死給我造成的刺激太大了,我竟然忘了要給她招魂!

  林靜就是受害者之一,她就是突破口啊!

  “這幫狗娘養的估計沒憋什么好屁,還是要小心點。”

  老宋若有所思道:“如果他們真有什么更大的陰謀,這次應該要驚動不少人。”

  更大的陰謀。

  會是什么陰謀……

  這個民族在挑戰人類道德底線嗎?

  “我這大徒弟還好嗎?”

  元清道長突然問到藍武。

  剛才我已經說了藍武因為林靜的死,差點發狂。

  先前回公司的路上,要不是我和項龍攔著,他可能直接去找佐藤龍一拼命了。

  “大師兄受了很大的打擊,情緒有點不太穩定,他覺得林靜的死他要負很大責任。”我說道。

  元清道長點點頭,也沒有擔憂的樣子,只是說道:“正常反應,但也不該是一個修道之人的反應,他還是不太成熟,看來讓他下山是對的。”

  “不過林靜的死,是預謀好的,你們昨晚必然有一個人會死,這是挑釁。”

  說完,元清道長扔了三枚銅錢在地上,瞥了一眼:“你們這次的死敵,是人。”

  我微微皺起眉頭,看來這次的失蹤案,我們是真要插手進去了。

  而且宋飛已經在調查了,他要是需要幫助,我們肯定也不會袖手旁觀。

  元清道長的卜算結果,會不會就是在間接說明……所有的失蹤案,都跟佐藤家族的人有關?

  望著地上那三枚銅錢,我忽然有些心動了。

  我想跟元清道長學這卜算的本領。

  這簡直就是開外掛啊,要是每次有任務之前,我先卜一卦,豈不是就知道我們會遇到什么危險了?這是不是就能避開很多危險?

  我嘿嘿笑道:“元清道長,我想跟你學算命。”

  “可以。”元清道長很是爽快地答應了。

  我驚喜道:“真的?”

  “真的。”他也認真起來:“鰥寡孤獨殘,你先選一個吧。”

  我若有所思地起身:“告辭!”

  ……

  這次和老宋他們見面,我找到了突破口。

  這個突破口就是給林靜招魂。

  回去的路上我給張雅慧他們打了個電話,詢問他們在哪,只聽他們那邊一片哭聲,哭得撕心裂肺,張雅慧說他們在殯儀館幫林靜的家人處理林靜的后事。

  林靜的遺體今晚就會送到殯儀館,聽張雅慧說林靜的家里條件不是很好,還有兩個在上學的弟弟,母親也常年生病,沒有勞動力,現在她們家的勞動力,就剩林靜的父親了。

  盡管家里條件不好,父母還是決定給林靜辦一場風光的葬禮,送林靜最后一程。

  為了這個葬禮,她父母在親戚那里借了不少錢。

  我聽得心里不是滋味,讓張雅慧轉告林靜的父母,辦葬禮的錢全都由公司承擔,而且還有一筆一百萬的撫恤金。

  這還真不是雷兆明慷慨,而是進了我們這個部門的人,公司都會買一份意外險,那撫恤金實際上是保險公司賠的錢。

  而且這保險公司也是雷兆明跟別人合伙開的。

  最后我告訴張雅慧,讓她準備一件林靜常用的東西,今晚凌晨,我準備給林靜招魂。

  回到公司,我去找了一趟馮經理,我想讓他派點人給我,畢竟我們已經接了佐藤龍一的單子,那個工廠的事我們還得去處理,這是推脫不掉的,如果我們不按合同辦事,就得賠償客戶十倍違約金。

  這次再去的話,我怕又有人躲藏在工廠里面算計我們。

  所以我打算讓馮經理安排幾個人守在工廠外面,如果有人算計我們,至少外面還有人看著。

  “不用了,這次連你們都不用去了。”

  馮經理平靜道:“客戶說他要先處理工廠的一些事務,你們暫時不用去,讓你們等他通知。”

  “什么!”我瞪大眼睛:“他不讓我們去了?”

  這個佐藤龍一,到底是什么套路?

  是他執意要來請我們的,明知道自己被坑了,還要請我們。

  昨晚我們死了一個人,現在他又不讓我們去了!

  玩我們?

  “有貓膩!絕對有貓膩!”

  我原本還想去那個工廠再查找一些線索,結果這個佐藤龍一不按套路出牌,搞得我有些措手不及。

  而且他跟馮經理說的是暫時用不著我們,并沒有說終止合同,也就是說他還是會請我們過去,但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他難道在工廠里面布置什么陷阱,等布置好了再請我們去?

  “沒辦法,客戶是上帝,他交了定金的,而且你又坑了他那么多定金,只能等他的通知。”

  馮經理也很無奈:“撫恤金我已經讓人給林靜的父母打過去了,連同辦后事的錢,你代表公司去吊唁一下她吧。”

  原本還想多搜集一些線索,看來只能把突破口放在林靜那了。

  從辦公室出來,我接到宋飛的電話,宋飛讓我們晚上出去吃個飯,他和史大奎都在。

  我有些驚訝,宋飛這兩天根本見不著人,就一大早回來睡會兒覺,陳賀說他睡到中午就又出門了。

  看來應該不是單純地吃個飯,宋飛他們應該是查到了什么。

  距離飯點還有一個小時不到,我去辦公室叫項龍他們下班,原本想叫項龍他們一起去,但項龍他們也要去殯儀館幫著處理林靜的后事。

  畢竟昨晚是我們三個老人帶著新人去執行任務,結果還讓新人出事了,我們多少都有責任。

  藍武本來也要跟著去殯儀館,但他覺得愧對林靜的父母,聽說了林靜的家庭情況后,他更加沒臉去了。

  最終就我和藍武去赴了宋飛的飯局。

  說是飯局,其實就是在小餐館吃飯。

  “你們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菜上齊后,見沒人再過來,我才問道。

  宋飛頂著一對黑眼圈,整個人無精打采地說道:“一無所獲。”

  “一無所獲?”我瞪眼道:“那你還叫我們過來。”

  宋飛無語:“大哥,我們不用吃飯啊?我特么啃面包啃了好幾頓了。”

  看來他這兩天還是很辛苦的,都沒吃頓飽飯。

  “其實也不是一無所獲。”

  史大奎刨了幾口飯菜,說:“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們在滇州那邊的弟兄也發現了佐藤家族的人,這個人是佐藤龍一的堂兄,叫佐藤倉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