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32章 雷兆明的反常
  到了公司,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我見到佐藤龍一了。

  這是個很英俊的年輕人,長著一張貴族王子的高冷臉蛋,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高冷之中增添了一絲書生氣。

  在年紀上他還比我大兩歲,但怎么看都比我年輕。

  佐藤家族的少爺,十指不沾陽春水,自然是顯年輕了,哪像我這么風吹日曬。

  “我初來乍到,對當地很多事都不太了解,是聽人介紹,說貴公司可以打掃不干凈的東西,所以前來拜訪雷總。”

  一番寒暄后,佐藤龍一進入正題。

  他的漢語說得十分流利,幾乎聽不出什么口音。

  “龍一先生,不知道佐藤古城先生跟您是什么關系?”雷兆明笑著問道。

  “抱歉!”佐藤龍一似乎早知道雷兆明會問,立刻低頭致歉:“我叔叔的事,我已經聽說了,他給你們添了麻煩,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請您原諒。”

  我不禁感嘆,櫻花國人不愧是個注重禮節的民族。

  “不不,我沒有責怪的意思。”雷兆明也忙道:“那是個誤會,畢竟我們也對這個古城先生做了一些不好的事。”

  面對公司的客戶,雷兆明應該也要對佐藤龍一道歉才是。

  但雷兆明沒有道歉,如果佐藤龍一不是櫻花國人,他應該會道歉。

  “我的意思是,龍一先生的叔叔也是個很有本事的人,而且昨天我們都見識過了,您完全可以讓您叔叔來解決眼下的麻煩,畢竟我們收費也很貴。”

  雷兆明一直帶著笑說道:“當然我知道佐藤家族不差錢,只是有些好奇。”

  佐藤龍一嘆氣道:“貴國有句話叫強龍不壓地頭蛇,我們是來這邊做生意的,來之前就打聽到玉龍集團的實力,我們當然不想跟貴公司結下什么仇怨。”

  “我叔叔這個人脾氣古怪,又喜歡惹是生非,我也沒想到他剛來這地方,就跟雷總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所以昨天他回來,我就把他闖的禍跟我父親說了,我父親立刻就給他買了回國的機票,所以他已經回國了。”

  我心中不禁冷笑起來。

  佐藤古城回去了?

  那昨晚是他媽誰派人來追殺我的?

  要么這佐藤龍一是在撒謊,要么佐藤古城騙了他,說自己回去了,結果沒回去。

  總之這個佐藤古城,現在應該還在蘭江市。

  “原來是這樣。”

  雷兆明點點頭:“那龍一先生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樣的麻煩,你們初來蘭江市,應該沒有購置房產吧,難道是住的酒店遇到了不干凈的東西?”

  佐藤龍一忙解釋道:“其實我們來蘭江市已有兩三個月,打算在這里收購幾家大型電子廠,您應該知道松下電器吧,那是我們櫻花國最出名的電器牌子之一,這個牌子我們家族也有很多股份。”

  “我們收購的其中一家工廠原本是廢棄工廠,但經過我們的重新裝修之后,已經運營了有半個月,只是那家工廠在這半個月里頻繁發生一些怪事,尤其是在夜班的時候,這已經嚴重影響了我們的訂單進度,如果不能在規定的時間里完成這些訂單,我們要十倍賠償我們工廠的客戶,這個損失太大了。”

  說到這里,我和雷兆明自然是明白了。

  雷兆明好奇地問道:“幾家工廠而已,所帶來的利益應該只是佐藤家族每年財富的冰山一角吧,竟然值得佐藤家族的大少爺,大老遠地親自跑一趟嗎?”

  “還親自監工兩三個月,龍一先生你好像很閑啊。”

  佐藤龍一訕笑道:“可能我的家族在外人看來,是有很多財富,但我畢竟年輕,沒見過多少世面,還是需要出來闖蕩,歷練一下,這是我父親的意思。”

  “哦,那龍一先生還挺接地氣的。”雷兆明好像故意找茬一樣,對佐藤龍一說話一直有些陰陽怪氣:“不過貴國的企業,為什么老是喜歡到我們這兒來做生意呢,是你們那兒地方太小,掙不到錢了嗎?”

  佐藤龍一紅著臉,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雷兆明了,尷尬道:“我們那兒……是挺小的……”

  “哈哈,開個玩笑,開個玩笑。”雷兆明指著我道:“那你跟我的主管談吧,他是負責那方面業務的,你可以相信他的本事,因為昨天跟你叔叔斗法的就是他,哈哈。”

  佐藤龍一尷尬得嘴角都在抽搐,我要是他,我估計我當場就得跟雷兆明翻臉。

  但這佐藤龍一的修養真是沒得說,立刻向我問好:“李主管,那就拜托你了,請問您什么時候有時間去我們工廠看看?”

  我點點頭道:“龍一先生別急,我今晚就帶人去看看,保證解決你們工廠的麻煩。”

  “那什么,待會兒您去四樓經理辦公室交定金就行了,十萬……”

  佐藤龍一瞪大眼睛:“十……十萬?可是你們這兒……辦完事不是最多才收幾萬嗎,怎么定金都要十萬……”

  我笑著解釋道:“您是外國客戶啊,我們對外國友人的負責程度是很高的,秉著為您提供優質服務的態度,所以相應的收費也會高一些。”

  “這次任務,我會把所有的高人都給您帶過去。”

  佐藤龍一倒不是付不起這錢,這錢對他來說就是九牛一毛。

  他是覺得我們在故意坑他,一般這種情況下,他身為客戶,可以直接不找我們,再去找其他人。

  他如果還要找我們,那他就有很大的問題。

  “明白,謝謝你們的重視,我一會兒就去交定金。”佐藤龍一點點頭道。

  我強擠出笑容,跟他握了握手。

  我們互相留了電話號碼,佐藤龍一就準備告辭了,我正要起身去送送他,但雷兆明直接拉住了我。

  “龍一先生,慢走。”

  雷兆明甚至沒起身相送。

  等佐藤龍一走后,我實在有些忍不住好奇心,問雷兆明:“雷董,他好歹是客戶,我們是不是要客氣點啊……”

  “我對人客氣,對畜生客氣不起來。”雷兆明收起笑容,冷漠道:“打我出生起,我就沒見過我爺爺奶奶和我外公外婆,更沒見過我的父老鄉親,知道為什么嗎。”

  “他們全都被屠殺了。”

  “這就是國仇家恨,是永遠不能忘記的世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