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21章 雷兆明被算計
  “今天這種情況,我肯定是不會把玉佩帶在身上的,我準備回公司的時候,再直接拿給您看看。”

  我這么謹慎,我怎么可能把玉佩帶在身上。

  馮經理來電話的時候就說了,讓我們去停車場集合,所以就不會回公司,玉佩便會一直帶在我身上。

  萬一我們出了什么事,這玉佩可就直接落到那三家人手里了。

  “很好。”雷兆明點點頭:“那就走吧,既然人家做了這么多安排,總不能讓他們失望。”

  凌大師一把拉住雷兆明的胳膊,說:“你也什么都沒帶,萬一這三家人急眼了,要對你做什么怎么辦?”

  雷兆明只是笑笑:“和諧社會,能對我做什么,劫財還是劫色?”

  不得不說,他還是挺有魄力的,明知道有危險,他還是來了。

  明知道接下來肯定會被人算計,他也一點都不緊張。

  光是這一份魄力,我也佩服雷兆明。

  “雷董如果出了什么事,老爺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我也說道:“他們想要的就是玉龍集團的掌控權,還有那幾塊玉佩,雷董一旦出事,他們什么也得不到,估計就是想單純地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凌大師嘆了口氣,也不再多說,但眼神忽然變得凌厲起來。

  如果接下來會有危險,他已經做好魚死網破的打算了。

  我們直接朝著五樓走上去,很快便到了一個豪華的會廳門口。

  雷兆明走在最前面,連半點猶豫都沒有,直接領著我和凌大師進去。

  “哈哈,老雷來了。”

  “這老雷真是的,回回都最后一個來,他還真是不跟我們客氣。”

  三位董事長笑臉相迎,有說有笑,看起來十分和氣。

  我沒有看到鄭巖庭,因為鄭巖庭已經過世了,雷兆明還去參加了鄭巖庭的葬禮。

  而鄭家也是因為鄭巖庭的死,所以有些坐不住,他們可能以為鄭巖庭是被張凌霄的詛咒折磨死的。

  正是鄭家的坐不住,才把三家人也持有玉佩的事給抖了出來,于是才有了今天的談判。

  而代表鄭家出席的,是鄭巖庭的弟弟鄭巖松。

  這個鄭巖松跟他哥哥鄭巖庭長得很相像,年紀也只比鄭巖庭小三歲,聽說是小老婆生的,所以在家族中沒什么地位。

  但現在鄭巖庭死了,他的地位就提升了,畢竟鄭家只剩他了,將來還得靠他支撐起鄭家。

  此刻三位董事長,全都帶著笑臉,但誰都沒有起身,如果是在之前,在雷兆明已經握有玉龍集團掌控權的情況下,他們三個肯定是要起身相迎的。

  而且會廳的首座,原本也應該留給雷兆明,但現在那個位置也被人坐了,是北區的秦四海秦董事長,因為他手里持有三塊玉佩。

  “都是自家人,客什么氣。”

  雷兆明笑了笑,很自然地就走到最靠后的位置坐下。

  整個會廳,也只剩這一個位置。

  人群里,我又看到了肖陽和蘇梅他們,他們全都站在自家的董事長背后。

  蘇梅一看到我,表情就十分冰冷。

  原本我跟她已經和解了,關系緩和了不少,但因為之前調查蘇道榮,我倆又鬧掰了。

  此時我注意到了一個陌生人,這個人我沒見過。

  那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看面相就是個陰狠的人,我詫異的是,這個人居然也入座了,而且他還坐在最前面,靠近秦四海的位置。

  除了四位董事長,誰還有這么大面子?

  “老秦,你旁邊這位很面生啊。”

  雷兆明也注意到了那個中年人,意味深長道:“介紹介紹吧。”

  秦四海哈哈一笑:“剛才已經介紹過了,那就再介紹一下吧,這位是佐藤古城先生,佐藤先生的家族,在櫻花國十分出名,他們家歷代都從事陰陽師這個職業,其祖上和安倍晴明更是師兄弟的關系,師出同門。”

  這回連雷兆明都驚了一把。

  秦四海居然還大老遠請了個小日……子過得還不錯的櫻花國陰陽師過來?

  “大家好,鄙人佐藤古城,請多指教。”

  這個佐藤古城說著一口流利的漢語,雖然還是能明顯地聽出一些口音,但身為外國人,他已經把漢語說得很流利了。

  想必,他就是被請來的那個高人,剛才的鬼打墻,是他弄出來的。

  各國有各國的文化,在文化差異下,各國的玄學也不一樣,所以凌大師才不知道怎么破解剛才的鬼打墻。

  “老秦真是越玩越上檔次了,連外國友人都給請來了。”

  雷兆明哈哈大笑道:“佐藤先生,剛才的動靜是你弄出來的吧?”

  佐藤很是謙卑,猛地點頭:“是,跟雷桑開個玩笑,獻丑了。”

  “我就喜歡幽默的人。”雷兆明嘿嘿一笑,朝佐藤豎起大拇指:“佐藤先生很厲害。”

  秦四海抬手道:“好了,既然剛才老雷也說了,都是自家人,那咱就不說兩家話,什么事也不用分得太清楚。”

  “今天大家來這里相聚的緣由,也不用我再過多贅述,我們四家人畢竟都有著同樣的命運,我們做這么多事,這么多布局,都是為了解開那個詛咒。”

  “現在有一種東西,能幫助我們解開詛咒,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而這個東西,它不止有一件,它有很多件,我們四家人全都持有這個東西,既然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的,我想我們應該團結。”

  秦四海就好像已經奪權了一樣,但他很聰明,也很含蓄,并沒有直接叫雷兆明把玉佩都交出來。

  “不知道大家有什么高見,說出來一起探討探討。”

  秦四海把發言的機會留給鄭巖松和趙鑒明。

  雷兆明很識趣地沒有發言,意味深長地看著鄭趙二人。

  趙鑒明一臉嚴肅,又一本正經地說道:“解除詛咒對我們四家人來說都不是小事,任何事都不比這件事重要,所以在這件事上我們不應該有分歧。”

  “我的建議是,大家把所有的玉佩都先拿出來,共同研究,交給其中一家人保管,然后我們齊心協力找到剩下的玉佩。”

  “這樣會事半功倍一點。”

  他剛說完,鄭巖松也配合地點點頭:“我覺得趙哥說得很有道理,大家齊心協力,才能事半功倍。”

  秦四海看向雷兆明,問道:“老雷,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