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705章 穿心咒
  我和項龍被白靈帶到了后山,和宋飛他們匯合。

  看到一條比巨蟒還大的蛇,宋飛他們直接嚇癱了,陳雪直接嚇暈了過去。

  見白靈變回人形,宋飛他們更是呆滯了起來,看看白靈之后,又看看陳雪。

  “陳雪是蛇精生的?”

  宋飛好像發現了驚天秘密。

  “長得像而已……”

  我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半天沒緩過來。

  “我靠,你又怎么了,你怎么老是被人家打成這樣?”

  宋飛他們忙圍了過來。

  白靈二話不說,直接將右手平放在我額頭上,淡淡道:“封印解除,我已經恢復一部分靈力了,我可以治愈你的傷勢,但是你好像活不了太久了。”

  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無奈地說道:“我換上了鬼心,但鬼心已經停止跳動了,所有能給人續命的方法,對我好像都沒用。”

  聽到我的話,白靈若有所思起來,她的雙眼立刻就變成了詭異的綠色豎瞳,掃向在場的所有人。

  “媽呀!”

  宋飛嚇得連忙躲到藍武身后。

  掃視完所有人后,白靈的目光停留在暈過去的陳雪身上:“有一個辦法可以救你。”

  宋飛他們狂喜起來:“什么辦法?”

  “陰眼。”白靈抽回右手,指著陳雪道:“把她的陰眼移植過來,這是唯一的辦法。”

  說完,白靈又看向我:“你應該知道那是誰的陰眼。”

  我當然知道,那是張凌霄的陰眼,等同于是東方無道的陰眼。

  連白靈也知道陰眼可以救我,我記得老宋也給我傳過話,說陰眼是唯一能救我的辦法。

  “陰眼……那陳雪呢?”

  陳賀一臉擔憂地說道:“陳雪也活不了多久了,陰眼移植出來,她會立刻死嗎?有沒有什么辦法能救她?”

  白靈沉默了很久才說:“陰眼移植出來,她不受任何影響,只是以后她就沒有陰眼了,至于救她……我還是有辦法可以救她。”

  聽到白靈的話,我們全都松了口氣,我更是狂喜交加。

  陳雪的陰眼移植給我,我就能活下來,而白靈又有辦法救陳雪,那我和陳雪都不用死了。

  只是白靈救陳雪的方法不知道是什么,她好像有些為難。

  我正開口問她,她搖搖頭說:“現在不能告訴你們,不過你們放心,你們解開封印,歸還我自由,我會報恩的,等解決完我跟道宗的恩怨,我一定會救她。”

  此時白靈的目光,一直在青木身上。

  我才發現青木也暈過去了,不禁吐槽道:“這青木道長,膽子怎么跟陳雪一樣小……”

  宋飛忙道:“他不是被這位……女士嚇暈的,我們剛剛到后山沒多久,他就暈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情況,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一下子就變了臉色,心想這青木不會是被老天師他們動了什么手腳吧?

  白靈直接來到青木跟前,溫柔地撫摸著青木的臉,一陣哽咽聲頓時響起,這白靈強壓著一千年來的思念和委屈,哽咽得身體都在發抖。

  宋飛他們不知道內情,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位長得跟你媳婦很相似的姑娘,她跟青木道長……到底什么關系啊?”

  “戀人。”

  我嘆氣道:“一千年前,他們就相愛了,不過分隔了一千年,青木已經不記得曾經的那些事了,但他應該還記得白靈的樣子,白靈的容貌已經深深刻在了他的靈魂深處,所以當他看到陳雪的第一眼,他就心動了。”

  其實他心動的,是陳雪長得像他一千年前的戀人。

  宋飛他們恍然大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青木道長的愛好……果然與眾不同啊。”

  一個修道之人愛上世人眼中的妖,這看點還是很多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跨越物種的愛。

  “他被道宗的人下了咒。”

  白靈發泄了一會兒情緒,這才說道:“這個咒我沒辦法解。”

  聞言,我們全都有些怒了,道宗這幫人,真是連自己人都不放過,竟然給自己徒弟下詛咒!

  “如果用墨家令牌,能不能幫他解咒?”我忙問。

  剛才項龍已經用墨家令牌解除了老天師在藍武身上設下的封印,現在藍武也恢復法力了,我覺得墨家令牌應該是萬能的。

  可沒想到白靈卻是搖頭:“墨家令牌不是萬能的,他中的應該是穿心咒,這個咒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種下了,是老天師親手種下的,這是一種可以操控別人的詛咒,只要老天師心中在想什么,中咒的人就會立刻執行老天師的命令。”

  我氣得破口大罵:“這個老屁眼,他怎么這么缺德!他肯定是在心里讓青木陷入沉睡,不讓他跟你相認。”

  難怪青木會有自殺的念頭,我要有這種師父,我早特么自殺了。

  用現在的話來說,青木估計是讓老天師給pua了。

  “讓他沉睡也好。”

  白靈嘆息道:“當初他如果執意對道宗的人下殺手,我們兩個也許就不會分開,他就是心善,不然怎么會喜歡上我這種妖怪。”

  “今晚我一定會大開殺戒,滅了道宗。”

  “他雖然失去了記憶,可現在的他畢竟是道宗養大的,我不想讓他看見我殺人。”

  我們全都點點頭,誰都沒說什么。

  連一個妖怪都懂得考慮青木的感受,這老天師和那些長老,畢竟也是看著青木長大的,卻絲毫不顧及青木的感受。

  此時陳雪也醒了過來,看到白靈后,頓時咽了口唾沫,忙跑到我身后躲起來。

  不多時,四周很快便傳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整個后山都快被照亮了。

  我們轉身一看,只見老天師和幾位長老,領著所有的弟子趕來,他們高舉著火把,殺氣騰騰,直接把這里包圍得水泄不通。

  盡管有白靈在這兒,我們仍然心驚肉跳起來。

  白靈剛剛才重獲自由,她的實力并沒有完全恢復,而且道宗這么多人,老天師有沒有后手我們也不知道,但想想也該清楚,老天師這么謹慎的人,他應該在很多年前就做足了準備,就為了應付今天這種意外發生。

  “妖女!快放了我們大師兄!”

  身后一群弟子怒不可遏地叫囂道:“敢在道宗的地盤撒野,跟蛇妖狼狽為奸,你們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今天后山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