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95章 我要回去
  “你……你們……”

  陳小妍望著我和陳雪,痛苦得連哭都有些哭不出來。

  此刻陳雪已經嚇得放了手,但我卻仍然緊緊抱著她。

  “木娃子!你在干什么!”

  “你你……你小子太過分了!你怎么這么猖狂!”

  “你這不是傷人家的心嗎!”

  村長他們都忍不住強烈指責我。

  我姥姥更是氣得要去拿掃帚。

  我望著所有人,十分難過地揭穿了這個謊言:“大家別裝了,我知道你們是假的,我很喜歡這里,我很希望這是真的,但我很清楚,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此話一出,所有人一臉錯愕。

  我姥姥也僵在了原地,陳小妍咬了咬嘴唇,憤怒起來:“所以你還是記得那個夢,你在那個夢里面,是不是跟小雪在一起了?”

  “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了,這才是你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你想跟小雪在一起,是嗎?”

  我搖了搖頭,盡管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我仍然不愿傷陳小妍的心:“你知道我為什么會醒悟嗎,因為在我經歷的那個世界里,我一直都在被命運玩弄,我不是不愛你,也不是移情別戀,當我知道你死的時候,我心痛得要命。”

  “可在那之前,我就已經愛上陳雪了,我被很多東西所蒙蔽,我痛苦得不敢跟陳雪表白,好不容易我們走到了一起,卻是在我們快死的時候。”

  “剛才陳雪問我,我到底喜歡的是你,還是那個夢里的陳雪,我就已經發現了,命運又在玩弄我。”

  “我在那邊,已經快死了,這里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很美好,我很想留下來,我很想大家都還活著,但我知道,我經歷的才是真的,我不能沉迷在這里。”

  我望著陳小妍,心里很痛,但不得不做出決定:“你已經死了,小妍,我已經錯過了你,所以我不能再辜負陳雪,我答應過她,即便下一秒我們會死,但這一秒,誰也不能分開我們。”

  “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但我既然還有意識,證明我還沒死,陳雪也沒死,陳雪膽小,我不能把她一個人留在那個世界。”

  “還有我的兄弟們,他們很危險,我要回去救他們,我不能獨自茍且!”

  當我說完這些話,院子里的人,包括我姥姥,竟然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整個院子,除了我懷里的陳雪,就只剩陳小妍還愣在那兒。

  果然,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這些是你要回去的原因?”陳小妍收起臉上的痛苦,一臉冷漠地望著我。

  “是,但不全是。”我如實道:“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愛的陳雪,她還在那個世界里,所以我必須要回去。”

  陳小妍一臉費解:“如果你回去,下一秒就會死,你也要回去?”

  我點點頭,一臉堅定:“就算死,我也要死在有她的世界里,這個世界不是我該待的,我沒有這么好運,但我相信這個世界還有一個李木,他應該幸運地活在這個世界里。”

  說完,我打了個響指,不舍地念道:“乾字,解!”

  腦海中,那簇熟悉的小火苗,猛然升了起來,但它已經不是小火苗了,而是一道烈焰。

  當我念出卦字訣的時候,眼前的陳小妍,竟憑空幻化成了一條大蛇,憤怒地朝我甩出蛇尾。

  我和陳雪雙雙被擊飛出去,瞬間便暈了過去。

  ……

  “李木……”

  一個熟悉的聲音將我喚醒。

  我好像是醒了,但只是意識醒了,我人沒醒。

  但這聲音,我一下子就聽了出來,是老宋的聲音。

  我回來了!

  我聽到了老宋的聲音!

  可奇怪得很,我雖然聽到了這個聲音,卻無法做出回應。

  “李木,我用他心通聯系你,但怎么也聯系不上,我不知道你現在怎么了。”

  老宋的聲音繼續傳來:“如果你聽到我的聲音,證明你還沒死,不過你的情況很危險,元清對你的卜算失效了,他怎么也算不出來你接下來的命運。”

  “我也不知道你那邊是什么情況,但你記住,你如果想要活下來,一定要想辦法把陳雪的陰眼移植給你,那是唯一能救你的辦法。”

  “我和元清聯系到了一座道觀,那座道觀的原主人,曾經是道宗的某任長老,他的后人告訴我們,道宗在千年前發生過一件大事,這件事事關道宗存亡,我想道宗突然讓青木娶親,應該也跟這件事有關。”

  “我知道的就這些,你要堅持下去,不到最后一刻千萬別放棄,我就那一個兒子,宋飛要是回不來,你就給老子魂飛魄散吧!”

  老宋剛說完,我猛地就睜開了眼睛,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一臉茫然地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身處于一個山洞里。

  我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我和陳雪……明明從懸崖上跳了下去,結果我進入了不知是幻境,還是另一個世界,緊接著我又回來了。

  可我怎么會出現在這地方呢?

  這是哪兒?

  陳雪又去哪兒了?

  我連忙回想老宋說過的話,陰眼……

  “陰眼能救我?”

  “難道將陰眼移植到我身上,我就能活下來?那陳雪呢?陳雪沒了陰眼,難道也能活下來……”

  此時我才發現,我還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只是勉強能夠走路。

  我剛才……到底是進入了什么地方,是幻境還是另一個世界?

  如果是另一個世界,我的身體應該同樣很虛弱才對,難道我進入的是幻境?

  那我現在待的這地方又是哪兒?

  誰給我送來的?

  帶著一連串的疑問,我連忙觀察了一下四周環境,注意到地上有很多的蛇鱗,看這些蛇鱗的大小,好像是一條巨蚺身上的。

  我頓時驚恐萬分,心想難道是公輸正鴻來過了?

  可轉念一想,他都被東方無道給重新封印了,不可能是他來過啊。

  很快我又想起來,剛才在幻境里,那個假的陳小妍,最后變成了一條大蛇。

  我真被蛇給卷過?

  看來我和陳雪跳崖之后,被那條蛇給救了,但不知道為什么,那條蛇又帶走了陳雪。

  完了,這下完了,封印了一個公輸正鴻,竟然又出現一個跟公輸正鴻一樣的怪物。

  我顧不上多想,連忙順著蛇鱗掉落的地方,一路往前,去尋找陳雪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