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87章 后山的秘密
  陳賀的發現,讓我們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我們果然看到了一個人。

  那邊是一棵大樹,那人就背靠著大樹,背對著我們,他的兩條手臂和一邊肩膀露了出來。

  突然在這種環境下,看到一個人,著實把我們嚇得不輕。

  因為這地方除了我們,不可能再有活人的,除非……那根本不是人。

  宋飛連忙將手指豎在嘴巴,示意我們別出聲,隨后他沖藍武招了招手,兩個人一人拿刀,一人持符,朝著那邊包圍過去。

  看得出來,宋飛和藍武都很緊張,畢竟剛剛才提到這附近有妖氣,結果很快就發現一個人,這不得不讓人害怕。

  他們很快就繞到了那棵樹的前面,看到了那個‘人’的全貌,那‘人’沒有動靜,宋飛他們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過來吧,是死人,已經化成白骨了。”宋飛沖我們招招手。

  陳雪扶著我過去,其他人也好奇地走了過去。

  看到這人的全貌后,我們才發現這個人,早已經化為白骨了。

  但他所穿的服飾,竟然是道宗青衣服飾,也就是跟青木一輩的弟子。

  “奇怪,他都已經爛成白骨了,為什么衣服還這么完整……”眾人面面相覷。

  藍武解釋道:“道宗的道服是用特殊材質和特殊工藝制作的,十幾年都不會被腐蝕。”

  我若有所思道:“你們還記得那個小道士跟我們講的一件事嗎,幾年前有一名道宗弟子忍不住好奇心,走進了后山,結果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只有老天師和長老進來尋過他,但沒有尋到。”

  我看了眼四周,意味深長道:“連我們無意間都發現他的尸體了,老天師他們刻意進來尋找,會沒有發現這個人嗎?”

  這個人顯然死得不久,是近幾年才死的,他應該就是小道士口中的那名道宗弟子。

  項龍驚訝道:“你是說……老天師他們其實找到了這個人,但謊稱沒有找到?”

  我指著那人道:“你們看他道服的腹部,是不是有破損的痕跡。”

  宋飛連忙蹲了下去,檢查了一番,只見道服的腹部,確實有個口子。

  “這是被刀捅出來的。”

  我微微皺起眉頭,似乎有些明白了:“他不是被邪祟襲擊的,是被人殺死在里面的。”

  眾人嚇了一跳:“被人殺死?”

  這里是道宗禁地,別說外人,連道宗里的人都不能闖進來,這道宗弟子怎么會是被人襲擊而死呢?

  宋飛恍然大悟:“他是被……老天師他們殺死的?”

  我點點頭:“應該是這樣。”

  “我靠!怎么這么絕啊!”陳賀大驚失色:“連自家弟子都殺,喪心病狂啊他們!”

  “是為了掩蓋秘密。”我嘆氣道:“后山有很大的秘密,這名弟子因為好奇心闖進來,不知道有沒有窺探到那個秘密,但老天師他們為了保守這個秘密,不管那名弟子有沒有窺探到,他們都必須殺死這名弟子。”

  可見這個秘密有多大,大到必須要讓自己的弟子永遠閉嘴。

  “太殘忍了吧!”

  項龍皺眉道:“到底是什么秘密,非要殺自己人?”

  我搖了搖頭,當然是不清楚這個秘密是什么,我們還暫時沒有窺探到這個秘密。

  “估計就是因為這個秘密,老天師沒有派人進來尋找我們,但為了防止我們把這個秘密泄露出去,他應該會帶著幾位長老親自進來,一一除掉我們。”

  我們這是自己把自己逼上絕路了。

  要是我們沒跑進這地方,也許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還不一定會死。

  但我們現在進來了,恐怕全都要死。

  可那時的情況,根本不容大家多想,只能先躲開追捕再說。

  眾人的臉色全都有些難看起來,但他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如果難逃一劫,也只能順其自然。

  我們沒有動那具尸體,很快便離開了這里。

  最后我們到了那處懸崖邊上。

  為什么到這里來,也許是死亡的時候,還能自己挑個死法吧,不用死在道宗的人手里。

  這萬丈懸崖,一眼望不到盡頭,不知道有多高,但摔下去,肯定是粉身碎骨。

  我們停在這里休息,好在宋飛他們從房間里面出來的時候,全都背著背包,暫時有吃的和喝的。

  我只喝了些水,把吃的全都留給宋飛他們。

  我是肯定會死的,但宋飛他們不一定,也許有誰能夠逃出去,沒有吃的肯定不行。

  此時所有人都在吃東西和休息,我拔了幾根野草,編織了一個像戒指又不像戒指的東西。

  如果早知道我和陳雪都這么命短,我哪會老想著來日方長,我肯定會珍惜當下,早些表達我的愛意。

  只可惜我們都要死了,臨死才向對方互訴衷腸。

  但宋飛說得對,哪怕我們下一秒就要死了,至少這一秒,我們還在一起。

  我顫巍巍地走到陳雪面前,單膝下跪,舉著那枚野草做成的戒指。

  陳雪穿著一身大紅禮服,還在毫無形象地啃著面包,突然一愣,俏臉通紅地望著我。

  我從未像現在這么認真過,深情地說道:“以前我總覺得時間還很長,將來有很多機會可以跟我喜歡的人告白。”

  “我總是瞻前顧后,考慮太多,原來時間很短,短到不能白頭到老,短到……甚至我們隨時都會死,我后悔了,后悔沒有早點跟你說我喜歡你,我愛你。”

  “時間好短,我甚至來不及給你一個像樣的婚禮,陳雪,在這最后的時間里,你愿意嫁給我嗎?”

  此時宋飛他們也全都站了起來,一臉欣慰。

  我知道,他們一定是在為我高興。

  我和陳雪被他們開了那么久的玩笑,終于要修成正果了。

  陳雪也緩緩站了起來,從未有過的緊張,慌忙沖我點了點頭:“我……我愿意!”

  她伸出蔥蔥玉指,我慌忙將戒指給她戴上。

  也許是激動,也許是時間真的很短,短到一切都這么倉促。

  我和陳雪緊緊擁抱在一起,在這一刻起,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將我們分開,哪怕是死亡。

  宋飛笑了起來,望著我和陳雪:“既然都求婚了,那不如把婚期提上日程,就今天吧,咱就把這婚禮給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