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77章 道宗的強盛
  “你……你說你要干什么?”

  幾個曾經的隊友,一臉恐懼地望著我。

  但唯獨馮寶月有些興奮起來,期待我重復一遍。

  “陳雪跟青木認識不到一個月,何來感情可言?”

  我又喘了幾口氣,這才緩過來,道:“既無感情可言,又哪來的婚禮,陳雪是我的下屬,我不會讓她葬送自己一生的幸福,我是來帶她走的。”

  幾個人聽完我的話,頓時咽了口唾沫,轉身就走,連聲招呼也沒有,走得那叫一個干脆。

  他們哪不清楚,我如果真要帶陳雪走,肯定會和道宗為敵,那我們就是道宗的敵人,誰要是跟我們走得近,那不是給自己找事兒么?

  只有馮寶月,一臉興奮地拍著我肩膀,朝我豎起大拇指:“李木,我支持你,加油,雖然有點不太可能。”

  說完,她也轉身跑了。

  盡管她支持我,但她也明白就憑我們幾個,是不可能從道宗把人帶走的。

  但她也知道我們幾個會搞事情,如果當著整個圈子和同道的面,把事情鬧大了,沒準會破壞這場婚禮。

  道宗畢竟乃圈內大門派,要的就是一個臉面,如果被人揭穿這場婚姻有名無實,結局難料。

  我也不管馮寶月他們支不支持我,要做的事是一定要做的,刀山火海也要去。

  只是沒想到,我們一行人剛到道宗門口,就被道宗弟子給攔下了。

  倒不是不讓我們進,而是要出示邀請函。

  當然這么短的時日里,道宗不可能制作出來這么多邀請函,還一一給這么多圈內人寄過去,更何況現在這個年代,是電子產品盛行的年代。

  問了幾個來參加婚宴的賓客后我們才知道,圈子里有很多個群,道宗是通過這些群,發送的電子邀請函,所以只要掏出手機,出示道宗發送的電子邀請函,就能夠進去。

  可我們哪來的什么電子邀請函,我們連圈子里的群都沒加過。

  “道長,我們是新娘子陳雪的家屬,沒有邀請函,家屬可以進去吧?”

  我沖著守門的小道士撒了個謊。

  那小道士上下打量我們一番,若有所思道:“你們當中,有個叫李木的吧?”

  我心里一陣酸澀,想必是陳雪知道我會找到這里來,便點點頭:“是,我就是李木。”

  這小道士一聽說我是李木,立刻就變得客氣起來:“我知道了,你們是新夫人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們大師兄的朋友,請跟我來。”

  說完,小道士立刻叫來另外兩個道士在門口迎接賓客,隨后親自領著我們進了道宗。

  一番交談后才得知,是青木囑咐他在這里等我們的,青木知道我一定會來,并且告知他的師弟,只要是我們一行人,不用邀請函也可以進來,因為我們是他的好友。

  “草,青木這個小癟……”

  那個‘三’字還沒說出來,宋飛和項龍就趕緊捂住了藍武的嘴。

  這里畢竟是道宗的地盤,咱們就算是來搶人,也不能太招搖,太放肆。

  否則還沒等見到陳雪,我們就被人家趕出去了。

  “幾位先放放行李,青木師兄早已經為幾位留了幾間最大最好的客房。”

  “等放好行李,差不多就快到用飯時間了,待會兒我帶幾位去宴席那邊。”

  小道士把我們帶到賓客留宿的地方,囑咐了幾句,便在外面等我們。

  “有勞了。”

  我們先行進去,一一放好行李。

  不得不說,道宗里面真的是很大,比一個公園都大好幾倍。

  這里的建筑還保留著復古的模樣,即便是房間內部,用的也都是頗有年代感的家具,但不少家電和電子產品,仍然說明了道宗是與時代接軌的。

  “我估計待會兒吃席的時候,就能見到陳雪了。”

  放好行李后,宋飛嚴肅起來:“咱們怎么辦……聽我爸說,道宗弟子有上萬人,光是這里就有五千多人,而且青木的大喜之日,其他弟子肯定也要回來。”

  “我們如果強行帶人走,等同于和上萬會道術的人為敵,更別說還有道宗的天師,那些長老。”

  這個數據確實足夠嚇人了,難怪連道協都得對人家客客氣氣的。

  我說:“大門派,都要臉面,今天畢竟有這么多賓客,如果陳雪自己不愿留,我想道宗應該不會強行把人留下。”

  “我擔心的是陳雪……”

  我就怕陳雪為了讓道宗救我,死活不肯離開,到時候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就不是我們了,而是道宗,道宗若要對我們來硬的,他們就師出有名。

  即便他們想來點違法手段,我想這些賓客為了不得罪道宗,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陳雪不是一個死腦筋的人,她其實很聰明。”

  宋飛說道:“我相信她能理解我們為什么來,也能理解你不可能為了活命,讓她嫁給青木,大家一起經歷過這么多,我相信她會跟我們走的。”

  我心里十分不安,但聽到宋飛這么說,也平靜了不少。

  從房間里面出來,我們便跟著小道士前往宴席現場,道宗的宴席可謂是規模宏大,盡管已經擺滿了偌大的場地,但仍然容不下所有的賓客,應該是有好幾輪宴席。

  我們在人群里,又看到一位老熟人,而這位老熟人的到來,讓我感到十分難過。

  這個老熟人就是我沒有來得及道別的齊衛東,只是如今的齊衛東,說落魄都輕了,他瞎了一只眼睛,戴著眼罩,像個下人一樣跟在一位領導模樣的中年男人身后。

  而這個中年男人,其他人稱呼他為黃主任。

  看來果真如此,齊衛東被降職了,就因為使用黑符沒有向道協申報,他現在只能當個小跟班,跟在同為主任的同僚身后。

  看到齊衛東落魄的樣子,我心里一陣酸澀。

  真正做事的人,為什么會淪落成這樣,齊衛東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突然變成這樣,我想他心里一定很難受。

  齊衛東也看到了我們,但他沒有太過詫異,似乎也知道我們會來。

  但他沒有跟我們打招呼,就假裝不認識,我們當然不會覺得他和其他人一樣勢力,而是齊衛東的身份,注定他不能跟我們接觸太深。

  他現在的處境已經很不好了,要是再被我們連累,我們心里也過意不去。